• 第十七章 飘飘欲仙(第一更)

  “你,你拿着剪刀干嘛?”我惶恐的看着欣儿手里拿着的那把银光闪闪的医用剪刀不解的问道。

  酷)!匠网永久免:,费-看T$小?:说2b

  欣儿并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跟我说:“经过这些天我算是想明白了,你们男人其实都一个德行。一开始都对我们女的服服帖帖的,话也说的特好听,但终其根本,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为了得到我们的身体!一旦得到了或者是一直得不到,你们就会露出原来的本性,说到底就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欣儿愤世嫉俗的在我面前演讲着她的感想。

  “你说的那些仅仅代表张龙一类人,并不包括我,所以别一棍子全打死。”我信誓旦旦的给自己辩护道。

  “呵呵是吗?”欣儿一脸鄙夷,奸笑着往我身前贴近,手里的剪刀一开一合着!

  “额,你..你想干嘛?!”我结结巴巴的问道。

  “你们男人无非就是因为多了条腿,如果没有了它也就不会再用下半身思考了,所以我要替女行道,除了这条祸害!”欣儿侠气凛然的高举起剪刀,以讯雷不及掩耳之势朝我伸过来..

  我这回是真慌了,不由菊花一紧,发出啊的一声惨叫!

  “哈哈...”她却突然停住了,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指着我说:“吓唬你呢,瞧你刚才那出息样,乐死我了,哈哈...”

  “我擦!大姐,有你这么吓唬人的么,这相当于是拿我生命在和我开玩笑,你知道吗?”我长呼了口气,显然还没从刚才的惊魂中走出来。

  欣儿被我这么一说,就不笑了,也没说话,低着个头,心事重重的,看着特别惹人怜。

  我叹了口气说,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了。

  欣儿一愣,问我,你看出什么来了?

  我正视着她说,从刚才上楼前我就注意到你和往常有很大的不同,无论是说话上还是举止上。其实你何苦要这般伪装自己,难受的话哭出来就好,你一个女的还怕我笑话你不成?

  欣儿这下不敢看我了,眼睛里多了些慌乱,就像是一只披着狼皮的羊被人扒去外衣,发现了它的本质只是只柔弱的绵羊一样。

  你…你瞎说什么啊!我现在很开心!欣儿继续故作坚强的为自己掩饰着。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我先帮你把药上好吧,快把裤子脱了。

  “哦。”我脱到一半的时候,发现亲爱的欣儿竟然一直盯着我看,我不由得矜持道:“这个,一定要脱吗?”心里却想着,脱吧脱吧,脱光了才好呢!嘿嘿。

  欣儿白了我一眼,“你也可以不脱的!”

  我:“.......”

  “现在不想跟你闹,快点脱!”欣儿继续催促道。

  我嘞个擦擦,这女人啊,变脸就是快,前一秒还是满面桃花的,后一秒就满脸乌云了,不过谁让人家是女神呢,就算是让我给她跪舔我也得上啊,何况我一个大男人又不吃亏,还怕她不成?!

  说实话,我曾经在梦境里幻想过此刻的画面,但万万没想到会有成真的一天,这要是在耗子、田鸡、大天二他们面前炫耀加吹嘘一番,还不得羡慕死他们啊?!

  欣儿矮下身子给我擦药水,她衣服的领口有些松垮,从我这个角度正好能够看到里面的风光,我瞬间就来感觉了,蒙古包不自觉地就支起来了!我很是尴尬,希望自己能赶快平复下去,但是我越想平复,它就越不听话……

  就在这时,给我擦着药水的欣儿突然把头抬了起来!!!你们能想象出那一刻我心中的慌乱吗?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搭错了哪根筋,但就是怕她看到我这个样子,所以条件反射的就伸手把她头往下按。

  这不按还好,一按吧,直接把她的脸贴到了我的……欣儿顿时涨红了脸蛋,一脸恨不得把我千刀万剐的表情!完了完了,这下是真的完蛋了!我的脑子里不断的重复着这两句话,人家好心好意的给我上药,我却起了这么超强的反应,太丧失太禽兽了!不过,我喜欢~

  为了让自己的罪刑减轻些,我忽的一下就把欣儿的脑袋给放开了,然后赶紧起身向后退,嘴里不停的道歉着:“我..我不是故意的,纯属意外,哈~意外,意外...”

  “我意你个大头鬼,你妈生了你也真是个意外!”欣儿回应的很坚决,丝毫没有可以商量的余地,不过她那句大头鬼似乎成了她的口头禅,说起来别有一番风味,特别的可爱,这也是为什么我说她生气的时候也特好看的原因了。

  “嗷!!!”我的脑子里、心里还在赞美着亲爱的欣儿呢,但我的肉体,此刻却饱受她的摧残,条件反射般的再次发出杀猪般销魂的嚎叫。

  “知不知道自己错了?”欣儿问。

  “知道了..”

  “错在哪了?”

  “错在我不该yy你..”

  “你再说?!”欣儿不由得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我的右手手臂上瞬间被揪出一片潮红。

  “哎呀老婆你轻点,轻点...嗷!姑奶奶,我服了,我错了,我错在不该是个男的?...啊,救命啊,要死人了!...姑奶奶,我想明白了我错了,你快松手啊!!!”我再一次陷入语无伦次的深渊之中。

  “该,痛死你才好,让你嘴欠!”欣儿羞恼的瞪了我一眼说道,不过好在她的手已经松开了,不然哥的手今晚得废掉!“自己擦!”欣儿忽的又添了一句,把药水也丢到了一旁的椅子上。

  我抬头委屈的看着欣儿,她的脸比我还红,跟个红苹果似的。“我手疼,动不了..”此刻我的表情和语气要多凄惨有多凄惨,要多无助有多无助,就跟下一秒要断气了似的,连我自己都感觉看不过眼了。

  果然,亲爱的欣儿见我这副贱样,心也软了,警告我说:“再有下次,我就阉了你!”似乎觉得力度不够,又添了句“说到做到!”

  经过刚才甜蜜的折磨后,我算是怕了,之前老觉得‘冰山玫瑰’李思然那招黯然惊魂掐够绝了,却没想到人外有人,还有这招更牛的黯然惊魂揪,而且使这招的还是自己未来的媳妇,想想都觉得后怕。所以我悻悻然地笑了笑说:“绝没下次了!”心里却想再有下次,也由不得你做主,我可就要用我自己的办法收拾你个小妖精了!

  欣儿以为我真的从良了,就继续过来给我上药了。我二弟的头颅已经垂丧下去,欣儿脸上的红晕也渐渐消散。

  不得不承认,欣儿的手法真的特别好,把药水很好的渗入了我的皮肤里面,据说这样有助于伤情好的更快。

  被弄完了之后,我舒服了很多,下身的痛觉也消失了很多,感觉整个人像是活了过来一样。

  之后欣儿还帮我擦了下手臂、胸口以及脸上的伤口,其中手臂和手掌上的伤口还用纱布给缠了起来,就是用那把吓唬我的钢质医用剪刀裁剪的,服务特别的贴心,气氛极其的暧昧,感觉经过这样一晚上的相处,我俩的关系应该会突飞猛进般的发展了。

  尤其是在给我脸上上药的时候,我俩面对面的隔得很近,能够听到彼此的呼吸,暖暖的,痒痒的,那种感觉真的很美妙。

  当时她的头发是披着的,一靠近我就散落下来,特别的柔顺,在我的脸上我的嘴角不断磨蹭着。如果是一般的女孩子把头发碰到了我的嘴,我会特别的反感,但欣儿这样我就不会了,反而心猿意马。

  那芬芳的发香深深地诱惑着我,迫使我的嘴鼻刻意的向发丝贴近,闻一下,沁人心脾;吸一口,飘飘欲仙...

  情不自禁的,我就伸出手,想抓住她柔顺的发丝,试试广告里从指间滑落的感觉。结果让我意外的是,欣儿这时候突然回头拿东西,头发也跟随她的挪动而改变了位置,但我的手,却没有停下来,依旧朝着那个地方摸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行本尊 说:

  望通过……求追书,求撸撸!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