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刻,我冒着严重的性命威胁,决定将不要脸的精神贯彻落实到底,并且继续发扬光大。

  如我所料的,欣儿被我撩拨的再一次发飙,不过她今晚的脾气倒是又一次地出乎我的意料,“你丫的要是再敢调戏老娘,我就一菜刀子阉了你,你信不!爱洗不洗,不洗就滚,老娘我都还没洗呢!”

  我这人就是贱,被欣儿这么狗血淋头的喷一顿之后,我就乖了,屁颠屁颠的往卫生间走去,啥话也不瞎BB了。

  进了卫生间后,我就坐在马桶上把身上的衣服轻轻褪去,每一下都特别的小心,生怕把身上的伤处给擦疼了。我粗略的看了下身上的伤情,发现大腿、手臂、肩膀上都有不同程度的淤青,手掌被石块划破的那处伤口微微有些发肿,泛出来的鲜红血液早已干涸,稍微碰点水进去绝逼蜇的我龇牙咧嘴。

  我都不记得当时是怎么完成淋浴的,反正那次绝对是我十六年里最艰难的一次洗澡!

  酷匠!A网Y5永~D久3免,J费看%小/j说e8

  洗完澡我就把欣儿她老弟的衣服给套上了,还挺合身的,看来她老弟个子也不小啊!出门的时候我就看到欣儿在她卧室对面翻箱倒柜的找着什么,我用干毛巾擦了擦湿头便问她,你这干嘛呢?

  她没理我,大概过了个两分钟吧,就看到她从柜子的顶上搬下来个小型的密码箱,拉开之后从里面拿出一把医用的钢质剪刀,在灯光的照射下银光一闪,差点亮瞎我48k土豪金巨屌狼眼,她还别有深意的瞟了我一眼,波澜不惊的嘴角在我看来却暗藏着浓浓杀机...

  我靠,不会是要咔擦我的老二吧,亲,我才十六啊,还没品尝过女孩子的滋味呢,放下剪刀,立地成仙啊,欣儿,我的女神!

  当时我的心里七上八下的胡思乱想着这些,跟吃了炫迈似的,根本停不下来。

  还是我亲爱的欣儿先开口,她一手拿着剪刀一手提着小密码箱,对我说,快,去我房间!

  去..去你房间干..干嘛啊?我一脸谨慎的看着她问。

  欣儿白了我一眼说,你再废话,信不信老娘现在让你滚?

  当然不信,哥这巨屌生物都进来了,岂是你这无屌残缺生物所能轻易打发的?不过这些都只是我心里想想而已,嘴上还是说,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说完,我就跟着她进了她的房间,结果一进去就看到床头放了个粉色胸zhao,还有一条黑色的小内内,哎呀,那一刻我这个小骚年真的羞羞脸啦。

  欣儿红着脸叫了声不许看,然后飞奔过去把那两个遮羞之物藏在了枕头下面,继而转过身来表情有些不自然地对我说了句,把衣服脱了。

  嗯,啊?!我一时没反应过来,被她这句话吓了一跳,有些结巴地问,脱,脱衣服,干..干嘛啊?

  干..干你呀!欣儿很是无奈的瞪了我一眼,然后走到我身前,问我,你脱不脱,不脱那就我帮你脱了?

  我看着她那不悦的神色,忙说我脱..我脱,草,这话听起来怎么那么没节操?!妹的早知道要脱衣服我当时就不该穿着衣服出来了,如果光着腚子出来的话,说不定还可以用猛nan计唤起欣儿的春心呢!

  我三下五除二的把上衣脱了下来,而后便俯下身子开始脱裤子,结果这一举动反倒把欣儿吓了一跳,她警惕的看着我问,你想干嘛?

  我心想我要干你啊,不过嘴上还是说不是你让我脱的吗?她白了我一眼说,我只让你脱衣服没让你脱裤子,语文是食堂大妈教的吗?我一愣问你咋知道,欣儿很干脆的回了句:滚!

  当时我还觉得有些扫兴呢,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衣服都脱了裤子不脱,忒别扭!结果欣儿特善解人意的说了句,待会让你脱裤子的时候再脱。

  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顿觉心头520只爱你鸭戏水而过,激动的二弟打鸡血似的拔地而起!

  趴下,欣儿再次命令道。

  我..我肚子疼...我一脸委屈的看着亲爱的欣儿。

  你怎么不说你要死啊?欣儿不爽的骂了我句,然后指着床头说,那不有枕头么,自己拿过来垫在肚子下面。

  yes,sir!我兴奋的让二弟给欣儿行了个军礼,然后扑腾过去一把将枕头抱了起来,趁机近距离的偷瞄了下罩罩和小内内,而后又嗅闻了口松软的枕头,嗯..嘛!枕头上残留着欣儿幽幽的发香,闻一下真尼玛的爽!

  我乖乖的趴在柔软的床上,心想欣儿每天晚上可就是睡这张床的啊,而我现在就平趴着压在这儿,这算不算是间接性的把她压在身下呢?而且我二弟那里可是压了个枕头的,柔软又富有弹性,摸一下、捏一把、顶一发都特别的来感,这么一遐想连篇过后,我直接把枕头yy成了我亲爱的欣儿,就差没在枕头上搞个洞,然后插进去了...

  过了个半分钟吧,欣儿也上chuang了,就坐在我的旁边,拿着一瓶酒精、一瓶药水,还有一包刚刚撕开的棉签,她说,待会消毒上药的时候可能会有点痛有点蜇人,你稍微忍耐一下,要是瞎叫喊的话我就一脚把你踢出去!

  我点了点头说,笑话,被那么多人围殴我都没怕还怕你这弱女子不成?欣儿笑了笑说那就好...

  可是,话音刚落呢,我就很无chi的杀猪般的嚎叫了一声‘啊!!!’,这一声发自内心的痛苦嚎叫绝逼感动天感动地,然而还是感动不了我亲爱的欣儿,她回应的特别果断,狠狠的在我后背上拍了一巴掌,‘啪!’的一声比贝多芬的音乐更让人悲伤,我再一次痛的鬼哭狼嚎了一声,然后回过头不解的问她,你干嘛打我?

  欣儿恨铁不成钢的瞪了我一眼说,你不是说你不怕、不叫的么,结果叫的跟我虐待了你似的,老娘真是败给你了!

  我特委屈的看着她说,你这不就是虐待啊,下手那么重想灭了我啊?

  欣儿一听眉头不由一蹙,把药水瓶放到了一边的凳子上,然后不耐烦的说,我累死累活的把你带回家,好心好意的给你疗伤,你反倒还这么多的怨念,信不信姑奶奶我现在不伺候了!

  我一看情况有变,整个人瞬间就软了,忙用好话来讨好亲爱的欣儿,欣儿是个好女孩,刚才那些只是发发牢骚的气话,见我一服软气也消了,只是郁闷的叹了口气,唉,好人做到底吧,你一次两次的帮我,我也得尽心尽力的偿还,你稍微忍着点啊,我现在下手会轻很多。

  果然,没多一会,我就感觉到一只小手搭在了我的后背上,很轻柔的给我拍打按mo着,手上还散发着淡淡的温热,温在我的背上,暖在我的心里。我用余光向欣儿瞥去,此刻她那修长的美腿距离我近在咫尺,还有身体上淡淡的体香迎面而来,即便如她所说的她还没洗澡,但那独特的幽香依旧让我黯然销魂。

  同时,她的另一只手握着棉签,又蘸了下酒精,然后在我背上受伤的地方轻轻地擦拭着,她这会的动作说不出的轻柔,完全换了个人似的,我顿觉后背上一阵清凉,真的很舒服,柔柔的,软软的,身上的痛感都减少了很多。

  过了个三分多钟吧,欣儿长舒口气说好了,起来吧,先把裤子脱了,然后就坐在这床沿,我给你把前面的伤口消下毒上点药,还有你大腿那里,不是说很疼么,我帮你检查检查。

  说这话的时候,我亲爱的欣儿手里正耍弄着一把剪刀,嘴角泛起一抹微妙的弧度,脸上的神情平淡无比,但我却感觉浑身发冷,尤其是和她对上眼的时候,我二弟都凉了大半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行本尊说:

  看书的兄弟记得点追书和撸撸哦,嘿嘿,谢谢!希望能够加下书友群:109042930,大家一起交流,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