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黑夜奔逃

  相比杀马特的敏捷反应,义少甚至还要快不少。在杀马特喊出第一个字的时候,义少就已经开始加速向我跑来,紧握着的木棍高高举起,嘴里也在咒骂着:小比崽子!

  我现在所处的这个路段属于老城区的某条老街,距离我家还有好一段路程,路上基本没什么行人的踪影,昏黄的路灯显得那么的凄凉,在这种情形下,我还不开始逃跑就是傻子了!

  “我曹你们老母个比,有种来抓老子啊!”我故意刺ji他们的心智,然后转身向来的那个方向重新返回。只不过这一次的马力可就疯狂多了,我一边狂奔着一边回头往后看,发现最后面那三个家伙竟然发动了面包车,把杀马特和义少都重新载上了车。

  草!老子再怎么飞毛腿也比不过面包车追上来的速度啊,这样下去的话不要几秒就会被他们擒住了!我不由得把速度提的更快了。

  但就在这时,对面也出现了两个人,年纪看起来和我差不多,一左一右的手里也拎着棍子。

  他们的面孔都挺生疏,我一个都没见过,加上光线不好,更不敢确认了,只是心里一直狂跳着,直觉告诉我特别不好。看他们这架势很明显是冲着我来的。妈的,居然前后夹击,而且我身上本来就受了伤!

  我一只手伸进兜里,紧紧的握着匕首然后看着他俩问,你们什么意思?

  那两个人互相看了看,而后很无谓的笑了笑,但一个说话的都没有。

  S酷6匠网、“唯Y一正a9版42,g其他6-都是L盗√版

  我看着他们不说话,就紧接着开口说,二位大哥,咱们素不相识无冤无仇的对吧,有话好说,好说。

  在这种情形下我不说点好话服点软,那我就是自掘坟墓找死!

  这会其中一个个高消瘦点的,在一边冲我笑了笑,指了指身后开来的面包车说,我大哥让我来堵人,我不得不来。

  跟着另一个壮实点的也开口了,不过他的口气就没那么好听了:谁让你这傻必一点眼力价都没有,非得装蛋瞎得罪呢!为了个婊子,值吗?

  我一听他这话,火气又上来了,也不管啥伤势不伤势的了。“你特么骂谁婊子呢,老子爱怎么着关你特么屁事啊,老子认得你么!”草特么的竟然又是个侮辱蓝欣的傻必。

  “呵呵,你不就是一中的么,老子就特么骂了,你这小B能把老子怎么着?!草你么的,在老子面前装尼玛的蛋啊装!”

  草,这家伙知道我是一中的?!不过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成,这尼玛是你说的!”,我咬着牙在心底恨恨的默念着这句话,然后以迈克尔乔丹附体般的爆发力,迈出幅度极大速度极快的第一步,向面前那俩人飞奔而去。不得不说,人的潜力还真是无穷的!

  而我的身后,面包车已经追了上来,车上那几人也迅速的跳下车,也就是说我必须在五秒之内冲破面前这俩人的最后一道防线,不然我就会被包饺子似的栽在这儿!

  我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冷汗,如果现在还说不怕那就真是装逼了,相反是非常的怕。老子活了十六年,被人堵倒是也堵过,但那都是学生,而这次是直接在大街上被社会上的混混堵,这种阵仗还真特么是第一次见,而且我的身上还有伤..尼玛这也太彪了卧草!

  但是在这种境遇之下,光怕是万万不行的!

  在我距离二人仅有一米多远距离的时候,那个说话难听点的装逼蛋一棍子就朝我的左臂打了下来,那棍子也不知道是哪种木材,特么打一下还带点弹性,比那种硬邦邦的棍子打人疼多了,好在这一棍子也算是在我的意料之中,而且用左臂去扛这一棍就是为了方便我用右手掏刀!

  ‘叱’的一声,刀子从一个隐蔽的角度插进了那装逼蛋的大腿!(这还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动刀干架)然后我闭上眼猛地一拔,只听他痛的撕心裂肺般的惨叫了一声,然后条件反射似的向后撤退了好几步,这一共就花去了我两秒多的时间。

  他旁边的那个瘦高有点帅气的家伙大骂一声‘草尼玛!’,然后也扑了过来,一把抓住了我的身子,哦不对,应该是拽住了我的衣服,紧接着就听到‘哗啦’的一声,衣服的腋下就被他给扯开了,我索性将计就计的把俩只手从衣服里抽了出来,然后在他那错愕神情的注目下,凭感觉的朝他卵蛋那儿一脚踹去,便头也不回的跑了。

  在我迈出第一步的时候,义少和杀马特那五个人距离我只有四五米的距离了!当时莫大的压力和前所未有的恐慌压在我的心头,吓得我啥也顾不上了,只知道跑,疯狂的跑,永远都不要停!

  没经历过那种场面的朋友肯定无法体会到当时的感受,真的是几近绝望几乎奔溃了,我甚至有几次都打算要放弃逃脱让他们打一顿算了,但听到他们愤怒的咆哮——‘草泥马的别跑!’,我就不敢停下了,期间还有两次因为跑得太猛摔趴在了地上,要不是起身及时,特么的老子腿都要被他们打残!

  后来转角的时候恰好遇上了三条路,一条是笔直往前行的大马路,另一条是距离我很近的老胡同,还一条就是胡同斜对面的巷道了。

  站在我个人的立场来看,一般搜人的话第一感觉都会选择从胡同搜起,因为那里面有很多拐角便于藏人,我也正是拿捏住了人类心理常态的这一点,没有选择老胡同而是选择了从胡同斜对面的巷道逃脱!

  我也管不了里面是否会遇到什么危险了,一头就扎了进去,拐了几个弯后就看到很多即将拆迁的老房子,其中一户人家的灯正好亮着。我左右观望确认后面的人暂时没有追上后,便推门而入。

  里面一共有四口人吧,正围着一张方桌吃晚饭,见我这个陌生人突然跑了进来,一个个惊慌的看着我,我也来不及解释那么多了,赶紧就找到了屋子的后门,然后打开门朝外面冲了出去。

  屋子的后面是一片开阔的黄土坡,肥点的地方种上了蔬菜,更多的地方则荒芜了,长满了杂草灌木丛。

  当时只能从远方看到一点零零星星的微光,周围都黑灯瞎火的,可吓人了。那冷风还‘呜呜呼呼’的刮着,就跟寡妇大晚上的哭泣一般。我的外套已经没了,身上就穿了一件很薄的长袖运动T恤。冷风肆意般的侵袭着我的身躯,暴露在空气中的肌肤如同刀刻般钻心的疼。

  期间有一下我还不小心跌坐在了一个墓碑前,要不是我还有点胆子,那脚都得被吓软。特娘的活了十六年,啥时候遇到过这么悲催的晚上啊,神经都开始恍惚了,根本分不清自己这是在噩梦的梦境当中,还是在悲凄的现实世界里。

  跑了很长一段距离吧,我才敢往身后看,发现后面一个人影都没有,只有一些草木在冷风中左右摇曳着,真有一种身临恐怖片的感觉。

  妈的!我咒骂了几句,然后就无力的坐在了地上,嘴里剧烈的喘息着,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着。

  我掏出手机一看发现已经七点多了了,疲惫与饥饿瞬间就涌了上来。我两眼一闭的想躺下来歇息一会,结果谁知道我此刻所处的竟然是个斜土坡,而且土质有些疏松了,于是猝不及防间我的身体便从土坡上滚了下去,好在没有什么石块,不然我这张脸就破相了。

  最后我是落在了一处松软的草地上,因为霜露水汽的缘故,草地还特别的湿润冰凉,不多时就将我的运动T恤给沾湿了。之后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昏迷过去,反正当我微微睁开双眼的时候,已经看到了一些人影窜动。渐渐地视线更加清晰了才发现周围有了灯光,而且是一些装饰性的景观灯,比我刚才那边的老城区要亮的多了。

  待我眼睛完全睁开的时候,就看到很多人的身子都凑了过来,嘴里惊喜的喊着‘醒了醒了!’。

  我晃了晃晕乎的脑子,然后问那些人这是哪儿啊?其中一个老爷爷说孩子啊,这是青山公园呀,你怎么一个人从那坡上面滚下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啊?

  我忙说没有没有,谢谢爷爷啊,然后便咬牙起身了,被这么多的人看着狼狈的样子,感觉面子上特过不去。

  那老爷爷见我走路都很不方便,还说要带我去医院看看,不过被我给婉拒了,我这人最怕亏欠人家的人情,而且青山公园离我们的学校很近,再走点路程就可以去蓝欣家了。也不知道她会不会欢迎我,反正我知道如果现在回家的话,我老爹看到我这一副惨样,肯定会打断我的狗腿!

  走在马路边上我特别的小心,四处的张望着,生怕杀马特那几个家伙突然从哪杀出来,同时还要强忍着来往路人的异样眼光,加之全身都跟散架似的痛的我冷汗直冒,所以去蓝欣家这一往日里不是很远的距离,今天却走了很长的时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行本尊 说:

  两章六千多字,破四万了...看书的兄弟帮忙拉拉人呗,谢谢哦!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