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完短信后,我就一直坐在那想,不知道张龙那边这次带了多少人,如果人少点的话,这次一定得好好教训张龙一顿,之前他和蓝欣好的时候,我因为顾及到蓝欣的感受所以打张龙的时候并没有下狠手,现在的话就情况不同了,都分手了蓝欣应该也不会管了。

  我想的正出神呢,就感觉手臂一阵剧痛,一看吧就见李思然正掐着我的手臂,而且特么是用指甲对着掐的,我没忍住,实在是太疼了,一下子就喊了出来,把老师讲课的声音都给盖住了,班里所有的目光都冲着我这里投了过来。

  偏偏不巧的是讲台上的老师正是大老黑,当时他的手上恰好握着粉笔呢,见我这么一闹,气愤的就朝我的脑袋扔了过来。

  大老黑平时也挺热衷打篮球的,所以我有些忌惮他会砸到我,于是脑袋一撇就给躲开了,不过让我意外的是大老黑的粉笔居然砸偏了,就算我不躲也砸不到我,可不是,那粉笔不偏不倚的就‘咚’的一声砸在了李思然的脑袋上。

  当时班上其他同学看了就一直乐,议论纷纷的叽喳个不停,我心里也是一阵窃喜,暗骂这大老黑投篮挺准的,扔个粉笔头倒还砸偏了,再一看李思然,也不知道是受了委屈排气不畅,还是被这么人看着羞恼,脸红的跟个红苹果似的,虽然有点受不了她的脾气吧,但我还是好心的跟她道了个歉,不过她不理我我也就没办法了。

  下午放学,田鸡和大天二还跑来问我去吃饭不,我说不去了,待会有活动呢,田鸡和我关系好点挺好奇的,就问我啥活动啊,我说待会要跟张龙他们开干呢,今天早上他约的,田鸡一听挺兴奋的,问我要不要帮忙,我随即就敲了下他脑袋,说就你这瘦猴样,到时候人家一脚就能把你干趴了,你还是跟着大天二多练练吧。

  田鸡一想说也是,等我把身子练好了肯定得去帮你,随后大天二也问我要不要他帮忙,说实话他一米八五的大个子站在那就挺有威慑力的,但我跟他除了是前同桌,也没啥太要好的交情,只能算是一般的朋友吧,所以我担心把他牵涉进来会影响到他读书,因而婉拒了他说我们这边人手够了,以后需要的话一定叫你,他说行然后就跟着田鸡一起去吃饭了。

  我出门的时候耗子正好站在我们班后门等我,我跟他打了个招呼然后跟他一起上楼把同为高一的任明涛也叫了下来,还带了几个弟兄,而后就去高二楼下面的大厅跟虎哥他们汇合了。

  虎哥带的人也不多,就十来个吧,加上我们这些人一起也就二十多点,聊了几句后就看到几个张龙的人有说有笑的从左边楼梯下来,出大厅的时候回头恰好看到了我们,还挑衅的冲我们笑了笑,惹的我们这边暴脾气的春哥很是不爽,冲他们嚷嚷说笑你们妈个比,待会不特么干si你们,老子就不姓李!

  因为李春吼的声音挺大,所以那几个人是听见了的,其中一个和李春一样矮个子的家伙,还回过头来冲着李春勾了勾手,说有种特么来试试啊,李春被这么一激,还真就要冲上去动手了,不过被虎哥一把拽住了,说都还没出校门呢,瞎咋呼什么呀,先忍忍待会出去了把他们打服就是了,李春一听也就点点头忍住了,虎哥的话他还是很听的。

  到了校门口的时候,那几个保卫科的大叔恰好在那看门呢,见我们十多个人走一起就警告我们别瞎闹事啊,最近学校抓得严,我们自然是满口答应说知道了,不过心里肯定是一个个在骂我去年么买了个表,哪次看到人多的时候不是这样说?你们说的不嫌烦,我们听都听烦了。

  学校出来个十几米是个十字路口,不过来往的车辆很少,路边的几座平房因为城区改建被拆迁了,所以有片挺宽敞的空地,挺适合打定点的。张龙说的学校对面那条路上就是指的那儿。

  张龙比我们先到,带着人正有说有笑的在那闲聊呢,跟没事人似的。他们那边的人比我们这边要多,不过也就多个四五人的样子。

  不知道为啥,我这时候的右眼皮一直在那跳,总感觉这架打不了多久,至于为什么,我也说不出来。

  张龙和虎哥俩人说了几句,然后从身后拿来个蛇皮袋,往地上一丢,说这里面棍棒啥的都有,不过可能数量不够,然后就问虎哥是用这些器具啊还是用拳脚解决。

  虎哥笑了笑说男人嘛拳脚用的更自在,张龙也笑了笑,不过他的那种笑很假,也就是大家平常说的笑面虎,他说行,然后又看了看站在虎哥身边的我们几个,当然看我的时候那眼神特别的阴毒,他就问说你们要不要先热热身,不然待会被吓到了不好发挥啊。

  李春一听又怒了,说要干就干,怕个鸡吧啊!张龙说成,就喜欢你这种豪爽的,然后捏了捏拳头没啥征兆的突然就开打了,而且这一拳头恰好就是冲着我来的,我曹,特娘的又跟老子玩偷袭,我当时杀他全家的心都有了,因为反应不及所以我活生生的挨了他这一拳,是打在我鼻子上的,疼的我感觉跟鼻梁骨断了似的,估计他把早上受的那气全都用在了砸我的这拳头上吧。

  虎哥他们见张龙玩偷袭也是纷纷咒骂,然后两边就正式开打了,我和张龙缠斗在一起,虎哥跟张龙的打手程辉缠斗,李春打的正是在学校大厅时勾手挑衅他的那个矮个子,而任明涛、耗子和周明他们面对的都不是啥强手,基本没打几下就放倒在地了。

  张龙显然是做好了充足的准备,每一拳每一脚都特别的用力,不过我也预料到了这一点,所以就咬着牙和他死扛着,每次出手的时候都会想起蓝欣的样子,一想吧就特别的想打死张龙,所以在他渐渐乏力的时候,我就咬着牙拼命的反击,打他踹他!

  这还是第一次正面的跟他交手这么多回合,估计他也没想到我会这么猛,额头上情不自禁的就冒汗了,脚下的步伐也显得有些飘了,不自觉的就向后跌退了好几步。

  反观虎哥和李春那边,反而打得挺吃力,尤其是李春,显然是轻敌过度,鼻血也被打了出来,身上还被踹了好几脚,而耗子、任明涛那边依旧是毫无压力,地上已经倒了七八个张龙那边的人。

  不过那边有个胖子挺贱的,趁着任明涛他们不注意,从蛇皮袋里拿出根棍子,冲着任明涛的后脑勺就去了,好在我嚷呼的及时让任明涛反应了过来,不过肩膀上还是挨了一下,好像挺重的,疼的任明涛龇牙咧嘴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转而向那胖子的肚子一脚就飞踹过去,那胖子脚下不稳向后连退了好几步,最后一屁gu栽倒在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愣是半天没有爬起来。

  然而让我意外的是,虎哥那边好像有点扛不住了,被程辉连打着退了好几步,都快要到我身边来了。看着程辉那身板也确实挺恐怖,一米八五左右的个头,身上的肌肉特别明显,上次群架的时候我和他交手过几个回合,根本就扛不住他的攻势,拳头太特么硬实了。

  我这么一分神,被张龙抓住了空当,猛地弯下腰,伸手从我的裤裆勾了过来,然后用他的后背顶着我的肚子,咬牙奋力的一抬,加上他冲过来的惯力,把猝不及防的我一下子就摔倒在了地上,疼得我腰酸背疼肚痛的都想放炮了。后来我才知道他使的这招叫做过肩摔,趁着人家不注意的时候特别实用。

  张龙走过来一脚踩在我的肚子上,怒斥道你特么不是挺狂么,你牛你给老子站起来啊!说着还勾了勾小拇指尽情的挑衅着我。我当时真的是气炸了,可被他这么踩着根本就没力气爬起来。

  不过就在这时,一道靓丽的身影出现在了张龙身后,然后在一片惊呼声中朝着张龙的后腿窝那里,狠狠的一棍子就敲了下去,张龙此时的体力也已经匮乏腿也软了,所以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棍子击打后,直接‘扑通’一声的跪倒在了地上。

  酷^匠n网*永X久免y.费*g看?S小V说

  我本满怀期待的以为这个女的会是蓝欣,但当她走到近前我才发现不是,不过看到她我还是非常意外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行本尊说:

猜猜这女的是谁。。。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