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前面那几个女生不熟也就没问,就自己一个人从最后面开始,一张桌子一张桌子的往前面找,最后找到李思然那排的时候,我就愣住了...

  可不是,李思然右边那张桌子赫然就是我的啊,抽屉那板子上还刻了个很深的‘欣’字,除了我这么有范还有谁能干得出来?

  我有些纳闷,就凑上前拍拍她肩膀问她说我桌子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她当时正算数学题呢,被人打扰了明显很不耐烦,抬头见是我,眉头更是紧邹,轻描淡写的就说了一句,说这是班主任老人家的意思。

  我一听就火了,狠狠的拍了下桌子,说凭什么啊,都没经过本人同意就随便调动我座位!

  这一掌拍的挺响的,后面有两个女生都被吓得惊叫了一声,李思然稍微好点,不过吓得也不轻,整个人都往后倾了下。她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说你这人有毛病吧,是老师安排的又不是我弄的,跑我这来撒哪门子疯?爱坐不坐(做),还以为老娘想跟你坐是怎么着?

  她这话说的理直气壮的,胸前那两坨肉虽然不丰满但此刻也气的七上八下的,看的倒还蛮不错。不过她刚一说完,就听到不远处一个女生‘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紧接着周围几个女生也跟着笑了起来,还小声的嘀咕了几句。

  我当时就想莫非这帮娘们中邪了?后来一回想可不是,李思然那句话内涵十足啊:爱‘做’不‘做’,还以为老娘想跟你‘做’是怎么着?这话听着怎么那么像男女做ai时吵架说的话呢...

  那几个女的私底下本来就看不惯(嫉妒)李思然,现在听她说了句这么出糗搞笑的话,哪能不把握住机会好好嘲笑她一番,不过后来被李思然一瞪眼,也就一个个乖乖的收敛了,这就是副班长‘冰山玫瑰’的威力。

  而后我就又问大老黑(班主任)把我调这儿来干嘛,这里不是夏磊坐的吗?李思然还没回答呢,就听到我右边一个女孩子说夏磊转学了,这个位置空着也是空着,大老黑说让副班长好好带你呢,帮你把成绩提上去。

  我哦了一声,然后转身瞧了瞧那妹子,呦呵,长得还不错,我就乐了乐说美女,长得不错啊,叫啥名来着,挺眼熟啊。

  那美女笑了笑说枫哥你咋还那么老套呢,见哪个女的都说眼熟,我叫韩小雨呢,都做一个多月的同学了,居然连我名字都不知道,真是讨厌。

  我一听就‘哎呦’的惊叫了一声,说你该不会就是咱班的‘小姨妈’韩小雨吧,听说混的不错啊。

  韩小雨‘嗨’了声,说女孩子家家的混啥混啊,无非人家瞎传闻,就拿我这‘小姨妈’的名号来说吧,还不是咱班上那些男的瞎起哄,开始还叫我大姨妈呢,后来被我整了一顿改口了,但是要封口就难了,你们男生啊太贱了,老是欺负我们女孩子!

  这话一出,其他几个女生也纷纷表示赞同,教室里一下子就热闹起来了,我就又问那韩小雨,说你这女混混还这么用功学习呢?

  韩小雨一听就乐了,把书直接拿了起来,指着封面说枫哥您老人家看清楚这是啥书,还用功学习呢,逗死我了,哈哈!

  我一看,我靠,你还看武侠小说呢?

  她说可不是,像我这样的哪有心思学习啊,手机玩腻了就看看小说消遣消遣呗,别说还挺有意思的。

  她还想继续说点什么呢,结果突然有人吼了句:“闹够没有啊,你们不看书别人还要看书!”

  我不用回头也知道这是李思然在叫,挺无奈的冲韩小雨笑了笑,说有空再聊,她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低声跟我嘀咕了句说这人天天被大姨妈造访,枫哥你得小心点啊,然后就继续看她的武侠小说了。

  我转身回到座位,挺无聊的,她们一个个都有事做就我一个人不知道干啥,想了想突然记起一件事来,就问李思然说副班长啊,我坐这来了,班长不会看我不顺眼整我吧,心里却想着嘿嘿,班长啊班长,让你特么跟老子作对,老子现在跟你女神坐一起呢,嫉妒不死你!

  李思然一听突然就放下了笔,然后忽的转过身来很严肃的看着我,把我吓了一跳,心想她啥时候这么主动了。

  她看着我说:我不管你俩有什么矛盾,爱怎么闹就怎么闹吧,但千万别把我牵涉进去,座位是班主任强制安排的,并不是我提出来的,所以请你分清楚状况,还有,从今天开始,上课期间:不许迟到,不许旷课,不许说闲话,不许吃东西,所有这些都由我亲自来监督,希望你能够有自知之明多收敛点,不然到时候别怪我不认同学情面。

  我就又问说,你长得这么漂亮,大老黑把我安排到这就不担心我占你便宜啊?

  \H酷U匠网u…正…P版}3首$发,M

  她瞪了我一眼说你有胆就试试。

  我坏坏的笑了笑说,我才不试呢,到时候要是被我女神知道了,估计就没追求的机会了。

  她白了我一眼说你就贫吧,待会上课了有你好受,然后就继续钻研她的数学题了。

  我撇了撇嘴特鄙视的斜了她一眼,然后就趴桌子上睡觉了,没理她,不过一想起她那句‘有你好受’,我就顿觉浑身发冷。

  下午快上课的时候,班上同学陆续都来了,四眼田鸡(张国洋)和大天二(郭天佑)跟我打了声招呼,然后埋汰了我一顿,问我上午又跑哪浪去了,我就说枫哥我在你们心目中就是这种多情浪子的形象?

  他俩白了我一眼说不然呢,我一听就没理他们了,心想要是知道我在蓝欣家过了一夜,他俩还不得羡慕死。他俩拍了拍我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了句节哀顺变,然后就快步向后跑回到了自己座位,我自然知道他俩这是说我和李思然做同桌呢,所以当时就骂了句节你俩的小jj!

  然后就看到一旁的韩小雨在那乐,当然,班长那嫉妒目露凶光的眼神也尽收我的眼底,不过我不怕,相反很享受这种刺ji的感觉。

  下了第五节课吧,王皓就从隔壁班来找我了,不出我所料说的就是昨晚上的事,问我之后送蓝欣回家没出啥事吧,我说没呢,还在她家过了一晚上,王皓一听就大惊小怪的叫了句真的啊?还问我有没有和她干那事,我当时就白了他一眼说干你妹,他说妹没有,表姐倒是有一个,送你你也不敢干。

  之后我俩闹了会,然后我就跟他说正事了,把张龙早上捉奸以及下午放学约战的经过就跟王皓讲了遍,他叹了口气说怎么感觉这蓝欣是个祸害啊,啥事都能因她而起。

  我说我乐意,耗子就趁机埋汰了我一顿,说我迟早要毁在女人的手上,然后又跟我说让我上课的时候发短信通知一下虎哥,看他怎么说咱就怎么做,我点了点头说也是,然后就回教室准备上课,顺带发短信给高虎了。

  高虎是我们几个兄弟里的领军人物,大家都叫他虎哥,人高马大的,有点像灌篮高手里的赤木刚宪。混的很不错,算是高二第二大势力吧,第一大势力就是我们学校的扛把子了,所以虎哥的地位和高三的张龙差不了多少。

  虎哥那边的信息回的挺快的,问我地点约在哪里,我说就在校门口对面那条路上,虎哥说成,我知道了,待会放学的时候在我们高二楼下面的大厅集合吧,把耗子他们都叫上。

  我说好,然后就把手机收了起来,心里扑通扑通的在那跳,倒不是害怕,而是激动的热血沸腾,妈的上一次干群架还要追溯到半个月以前,也是和张龙他们打,不过是在校内打的,所以没打几下就被保卫科的给阻止了,还抓了几个给了处分,真特么不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行本尊说:

  开干了,求追书求撸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