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了下手机,已经十点多了,如果再不回去铁定会被老爹打一顿,可是我刚迈出两步,蓝欣的手突然就伸了过来,再一次的握住了我的手臂...“别走...”

  她的声音特别的柔弱无助,但威力却形同尖刀扎进我的心脏,以至于我的双腿仿佛灌了铅一般,一步都迈不出去。

  “别走,我..我害怕。”她断续着又唤了一声。

  唉,难道她不知道‘别走’这两个字在此刻的情形下显得很暧昧么,我纠结的叹了口气,还是转过了身去。

  她的眉头紧邹着,额头上冒出些细密的汗珠,双腿轻轻的蹬着被子,也不知道是做噩梦了还是身体不舒服,我凑上前给她摸了摸额头,体温没有什么异常,显然不是发烧。

  “蓝欣,蓝欣...”我一边叫唤她的名字,一边摇晃她的身子,想把她摇醒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不适,但她一直扭捏着不愿醒过来,只有嘴里一直喃喃的低吟着什么,我把耳朵凑到近前才听清她在说些什么。

  原来她一直在说:张龙,为什么..张龙,为什么?

  老实说,听到她在喊张龙的名字,我觉得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切了一样,很痛,很伤心,很失望。

  我为她默默的付出了这么多,在她最无助的时候,是我出现在她的身边,为她打走了那两个混子;在她最需要人照顾的时候,是我一直守候在她身边,给她以最贴心的照顾,但她的潜意识里却还是在呼喊着张龙的名字...那一刻,我眼前一黑,差点栽倒在地;那一瞬,我心生疲惫,险些转身离开。那是爱上蓝欣的一个多月里,我第一次对追求她的千秋大业感到心灰意冷。

  可是我走了两步便再也迈不出步伐,脑子里猛地回想起在酒吧那会,我扎了其中一个杀马特的大腿后,蓝欣曾怔怔的用一种迷茫的眼神看我,那眼神里仿佛是在询问我:值得为她这样做吗?

  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我的心里在说:为了最爱的人,不管做什么,都值得!

  是啊,她又没有逼迫我为她做什么,一直都是我自己心甘情愿的在付出,爱情,本来就是一场不奢求回报的投资,而我,又有何可以生气的?

  待我回过神来,她那柔弱的声音再一次传入我的耳内,她一直在重复的念叨着:“酒,我要喝..喝酒,哈哈,喝酒!”任我怎么劝说抚慰她,她都一直重复着这句话,最后我心一横,索性真的下楼去超市给她买酒了,连外套都没有添上。

  秋风萧瑟,落叶纷飞,往日繁星似锦的夜空今晚却漆黑一片,一颗星辰都看不到,夜风呼啸着如同冰刀一般刺在我暴露于空气的肌肤上,又冷又痛。

  我搬着一箱啤酒缓缓的上楼向蓝欣家走去,可是进了卧室却不见蓝欣的身影,我还以为被什么坏人趁虚而入给拐跑了,结果到卫生间一看才发现她正在呕吐,酒吧喝的那点酒都吐得差不多了。

  她洗了把脸便走了出来,虽然很没精神但至少脸色比刚才好了不少。气氛特别的尴尬,我俩平时就没说过几句话,现在大晚上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更加的不知道怎么开口,我两只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放了,很是别扭,很是紧张,比打架还要难受。

  我假装喉咙不舒服干咳了两声,同时心里不断的暗示自己:戚枫你个大傻必,有什么可紧张的,蓝欣再牛也只不过是个无屌的残缺生物罢了,吵架没你嘴贱,打架就更不用说了,何况她是醉酒初醒,你还有啥可怕的啊?!

  “呵呵,你醒了。”我微笑着说,不过说完我就后悔了,妈的她要是没醒,那站在我面前的难道是鬼不成?

  =W看?E正i.版z章I节d2上(,酷匠网

  蓝欣抬起头来,表情比我要自然不少,还对我笑了笑,笑的那叫一个倾国倾城,勾的我又是一阵意乱情迷。她轻轻的点了点头:“嗯,感觉比刚才好了很多,呵呵。”沉默了会后又加了句“谢谢你。”

  我哦了一声,随即又反应过来,“啊,哈哈,不用谢不用谢!”我慌乱的摆了摆手,就跟多年后篮球火里元大鹰要跟湛洁儿说什么秘密时的表现一样,反应、动作都变得迟钝起来。

  这种尴尬的感觉,真的很不爽啊,以我的性格,很少会有这么尴尬不知言辞的时候,总想找点什么话题,可是又找不到,就连说话都有些结巴,真特么难受!

  最后还是蓝欣‘噗嗤’的一下笑了出来,把紧张尴尬的气氛都缓和了许多,她笑着说:“走,去陪我喝会酒。”

  “啊,好,好啊,喝酒!”妈的我说话还有些结巴,在女神面前这样真特么丢脸啊!我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冲蓝欣笑了笑,然后便走到客厅把啤酒箱的封口撕开,将里面的啤酒一瓶瓶的全部启开...那一晚我们喝了很多,后来不够了蓝欣把她老爸买的啤酒都搬出来喝了,不管我怎么劝她都阻止不了。喝到很晚,大概到了凌晨两三点吧。我们一边喝还一边聊了很多。

  有人说酒是促进感情最好的催化剂,确实是如此,蓝欣平时不怎么和我说话的,那晚却跟我吐露了很多心声,包括她和张龙的感情进展都跟我说了,听的时候我是瞠目结舌的,但听完之后我却异常高兴。

  这里要说一下,我们一中分为初中部和高中部,蓝欣和张龙初中的时候就在这儿上学,不过她们相识是在蓝欣上初三的时候,也就是今年上半年吧。当时张龙已经上高二了,是个有名的学校混混,加上自身长得还不错,家里有点臭钱,所以身边的女生就没断过。

  但是认识了蓝欣之后,整个人就被她迷住了,疯狂的追了蓝欣几个月,又是送花又是请她吃饭的各种献殷勤,就连以前身边的那些女生,他都不怎么往来了(当然,只是表面上),还把七姐妹大姐大的位置送给了蓝欣(七姐妹组织是张龙一手提拔起来的,任职换人这些全是张龙一句话的事)。

  其实蓝欣对于什么大姐大并不感冒,她看中的只是张龙对她好,跟他在一起有安全感。都说女人很虚荣,蓝欣也有点,见周围的那些朋友整天用羡慕的眼神看她,她很开心,于是在张龙各种糖衣炮弹的狂追了两个月后,她同意了和张龙在一起,除开暑假的时间外,在一起也有三个多月了。

  开始的时候二人特别甜蜜,对于蓝欣说的话,张龙一向言听计从。然而好景不长,过了两个月后,张龙就开始和蓝欣吵架了,原因就是蓝欣不愿跟他上chuang,蓝欣听后大骂一声无chi还扇了张龙一巴掌,这可不得了,打那之后张龙就暴露出了原形,一天到晚的和其他女生泡在一起。

  像他这种人zha,一向都是先有性,才会去考虑爱不爱,蓝欣明白这点后很是后悔当初答应和张龙在一起,可是张龙对她的好却深深的印在了她心里,无论怎样都说服不了自己去忘掉他。

  今天晚上蓝欣去过张龙那儿找他,然而开门后看到的却是他和另外一个女生缠绵,她一时接受不了便去了酒吧买醉,也就有了我后来看到她所发生的那些事。另外提一句,那两个杀马特是张龙在街上认识的哥们,混的一般但特爱装逼,还很猥suo,经常对一些孤身一人的女性下手,今天如果不是我看到了,估计蓝欣的后果都不堪设想...第二天我是被一阵冷风给吹醒的,醒来的时候我和蓝欣都在地板上躺着,妈的又冷又硬,蓝欣的两条长腿蜷缩着压在我膝盖上,搞得我酸麻无比,起身活动了好一阵子才稍微缓过来。往周围看去,到处都散落着喝空的啤酒瓶,有些没喝完的,里面的酒水也全都溢了出来流淌在地板上,以至于整间卧室里充斥着浓浓的啤酒味。

  我把蓝欣重新安顿到床上,然后去浴室里简单的洗漱了会,出来的时候蓝欣也醒了过来,第一句话就问我几点了。我掏出手机一看,我曹,都十二点多了,也就是说一中已经中午放学了!靠,刚刚前两天旷课,今天又旷了半天,回去不但要交罚款,还要被大老黑(班主任)臭骂一顿,指不定还会抽老子,妈蛋,想想就黑暗!!!

  相比我的恐慌,蓝欣倒是要从容很多,这也难怪,她们班班主任是个女的,才二十多岁,虽然作风有点问题,但对学生却是出了名的好,从不体罚或者是罚钱,最多就写个检讨保证下就完事了。

  我正郁闷着呢,外面却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我和蓝欣对望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读出了疑惑,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是蓝欣她爸妈回来了,但后来一想得忙十来天,就算是提前回来也不可能今天就回来了。

  蓝欣并没有阻止我去开门,我深呼吸了口气,然后拧了圈门把将门缓缓拉开,结果忽的一阵大风吹了进来,还带了颗沙尘进了我的眼睛里。在我揉眼的那一刻,我很清楚的听到身后传来蓝欣失声的惊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行本尊说:

  群里有福利,欢迎加群,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