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1l匠z网G永9久)免费看小%说%

  果然和我预想的一样,这个醉酒的女生不是别人,赫然就是我的女神——七姐妹大姐大蓝欣!

  我实在猜不出她为何会一个人出现在这种场所,更想不通她为什么要喝这么多酒,以至于哭闹的挣扎中还带着些许疯癫。

  但我知道,我喜欢她,这就够了,我不能让她受到任何伤害,哪怕一丁点一丝毫都不行!

  我的靠近,尤其是手上还抄着啤酒瓶,瞬间就引起了周围所有人的注意,就连挣扎着的蓝欣也发现了我的身影,当然,她是无意间回头看到我的,足足呆了五六秒钟,显然是没想到在这种窘迫的境遇下会遇到我。

  那两个杀马特见周围那些人的眼神有异变,加之蓝欣停止了反抗目光呆滞的看着后方,他俩也就有所察觉,转过身来然后就看到了我,不过他俩的脸上都写满了错愕,显然是不清楚我来所为何意。

  我的嘴角抽动了下,冷笑道:给你们五秒钟时间,自觉放开这个女孩,然后从我面前消失...却不料我这话还没说完呢,他俩对视了一眼,接着就好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我冷冷的盯着他们,表情没有丝毫畏惧,身体也没有任何的退缩。刚才过来的时候我就仔细的打量了一下他俩的身板,都挺瘦弱的,感觉被那啥给抽空了似的,一看就没什么力量。

  “哈哈,真特么笑死老子了,尼玛的算哪根葱啊,我们哥俩的好事也敢破坏?”头发长点的那个红毛杀马特率先嘲讽我道。

  “就是,毛都没长齐,口气倒还特么挺狂,你要是现在跪下来给爷爷磕十八个响头跟爷爷认个错,爷爷倒可以考虑不跟你一般见识。”

  呵呵我呸!我跪你爷个屁,磕你妈个比!妈的哪只狗眼看到老子毛都没长齐啊,老子要是把裤子脱了,吓不死你!

  我气愤的一脚将长红毛杀马特踹开,然后高举起啤酒瓶正对着那个要我磕头的杀马特的额头,大声骂道:“我再说一遍,全特么给老子滚!”

  那个被我指着脑袋的杀马特见我这么横,一下子愣住了,不过没几秒又缓了过来,毕竟我年纪小,又是一个人,而他是在街上混的痞子,自然不会把我放在眼里,所以反推了我一把,怒喝道:你特么脑子有病吧,老子请蓝欣喝酒关你毛事啊,别特么瞎搀和!

  我日,这俩SB居然和蓝欣认识?不过仔细想想蓝欣是七姐妹的大姐大,认识些街头的痞子倒也不稀奇,可是我刚才那是亲眼看见他俩强行拉扯蓝欣以至于她哭闹求救的,很明显是酒灌得差不多了想把蓝欣拖走做些什么不好的事情,这些在电视上都看得多了,大家都懂。

  但是碍于他们认识,也不清楚关系深不深,所以我不可避免的纠结了,直到蓝欣叫了一声‘戚枫’。

  这一声呼喊柔弱而又惶恐,却如同寺庙的大钟敲中了我的心脏,我猛地抬起头向她看去,原来,那个被我踹了一脚的红毛杀马特又开始动手强行拉她了。而她泪眼婆娑,眼睛上铺上了一层晶莹的水雾,看得出来她已经浑身无力了,显得很害怕。无论是声音还是脸上都充满了哀求,望着我,希望我能够帮帮她。

  唉,想不到她一个风风光光的大姐大,也会有这般柔弱无助的时候,其实说到底这就是学校与外面社会的差别,学校就好比充满梦想的童话世界,而社会就是冷酷残忍的现实世界,无论她的骨子里流淌着哪种血液,终究不过是个女孩子,一个无屌的残缺生物。

  见我还站在原地没有离去,那个要我磕头的杀马特不高兴了,又冲我喝了句:“傻必,这是张龙的马子又不是你的,你为了这么个婊子跟老子动手值得吗?自己几斤几两不会掂量还是怎么着?!”

  妈的这傻必居然侮辱我的女神是婊子!我婊你骂个比,骂我可以但骂我女神就是不行!

  这么一弄,我心里的火气更浓了,直接把啤酒瓶往桌子上一砸,‘嘭’的一声就碎了,碎成了好几块。我把那块大点的酒瓶渣子紧握在手中,趁着面前这个侮辱我女神的杀马特防备不及一脚将他踹翻在地,迅速的扑腾过去一把将尖锐的酒瓶渣子扎进了他的大腿,然后飞快的抽出来,连带着些血液飞溅到我的脸上。

  周围那些看戏不怕事大的jian人,看已经闹出血来了,一个个都惊慌的朝四周避闪,还有几个婆娘跟被强jian似的尖叫了起来,那声音尖锐的就跟杀猪嚎叫一般。

  而这个被我扎了大腿的杀马特此刻正痛苦的在地上挣扎狂叫,跟要死了似的,不过我知道伤口并不深,刚才下手的时候就注意到了分寸。而另一个拉扯蓝欣的杀马特本想过来看看他伤势的,但被我狠瞪一眼给威慑住了,愣在原地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显然是没有想到我小小年纪竟然敢下这种狠手。

  其实这也怨不得我,妈的刚才好心让他们滚不滚,非得跟老子对着干,还指手画脚的教训老子,这不是逼着老子动手么,泥人也有三分火气,更何况老子还不是泥人,爷爷我大名叫戚枫,小名叫疯子,当年在初中就已经打出名头了的,要怪只能怪这俩傻必狗眼瞧不出爷爷的厉害!

  我看了一眼已经安全的蓝欣,她的脸色还有些苍白,但相比起我来救她的时候好多了,不过她的泪痕还挂在脸上,正用一种迷茫的眼神看着我,那眼神似乎是在问我,值得为她这样做吗?

  我笑了笑直接把酒瓶渣子给丢了,然后向蓝欣走了过去,用那只没有沾血的手将蓝欣扶稳。

  这还是我第一次这般近距离的接触她的身体,虽然只是搂住她的肩背,但也很是满足,至少相比她之前的冷漠避闪,我终于更近了一步。

  蓝欣的身体软绵绵的,触碰一下都很舒服,尤其是她的肌肤,很柔滑,即便隔着一层薄纱,依旧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

  见我半天没有动静,她似乎察觉到了些什么,一抬头就看到我正色眯眯的俯看着她,脸色不由一恼,伸出粉拳就往我的胸膛就来了一拳,可惜刚才已经把力气耗的差不多了,所以拳头一点力度都没有,跟挠痒痒似的。

  她有些气恼遂将我的手臂挣开,我虽然有些不舍但还是从了她的意思,可我刚一撒手,她的身体却往一边撇去险些跌倒在地,显然她的腿因为酸麻已经软了。

  我再度伸出手去一把将她扶住,柔情似水的对她放了下电,嘿嘿,让你躲,这下你就算不从也得从了吧,那一刻我内心的得意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我将她的玉臂架在我的肩膀上,另一只手搂住她的细腰,然后冲着那个傻愣在一旁的红毛杀马特骂咧威胁了两句,便打算把蓝欣带出去。

  可还没走两步呢,大腿却被人给拽住了,我回头往地上一看,正是那个被扎了大腿的杀马特,一手捂着伤口另一只手拽着我的大腿,不过我蹬了几下之后他的手就松了,渐渐地从我腿上滑落,落在了我的鞋上,尼玛我再一挣脱鞋都差点给甩掉了。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带着两个壮汉朝我们这边赶了过来,显然这边扎人闹血的动静已经惊动了他们。

  瞬间我就急了,紧张得心肝扑通扑通地跳,搂着蓝欣细腰的手都开始冒汗了。那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估计就是这酒吧的经理,而那两个壮汉应该就是看场子的打手,尼玛要是被他们抓住了,显然不会站在我这个学生这边,指不定我还要挨顿胖揍赔点钱什么的。

  更无奈的是蓝欣还在这儿,不把她带出酒吧我怎么会放心,可是她醉酒了的身体跟滩软泥似的,脑袋枕在我的肩膀上都昏昏欲睡了,她身子几乎是被我拖着前行的。

  危急关头,一个女人突然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回头冲我笑了笑,然后向那个经理迎了上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行本尊说:

  手机上的酷匠网页改版了,好屌啊!太高大上了!哈哈!!!大家可以玩玩签到这些新功能,感觉和贴吧差不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