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无话,次日早晨。

  贺羽如往常一样,上山砍柴的节奏。

  当他走到一条小河边的时候,突然发现在河的中央有一个东西在反光。(大家知道人类的好奇心是无法抑制的,好奇心害死猫啊)贺羽径直向河中央走去,将裤腿一卷,就趟下河了。走到面前一看,是一个完全黝黑的小锤。

  贺羽从没有见过这么黑的东西,黑的仿佛将周围的水元素、光元素都吞噬了一般。并且这把不足一尺的小锤竟然散发出一股恐怖的气息,如同一头洪荒猛兽盘踞在那。

  这把锤仿佛有无穷的吸引力一样。贺羽忍不住的伸手去摸。就在靠到锤子的那一瞬间,从锤子中陡然窜出了一股黑气。这团黑气翻滚着、汇聚着,竟然渐渐变出了一张狰狞猥琐的脸。

  “想获得无穷的力量吗?想获得至高无上的权利吗?想美女无数吗?想称霸全大陆吗?想钱财无数吗?把你的灵魂交给我吧!”

  那张脸说的话竟然如同有魔力一般,贺羽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我要无穷的………………(夺舍常规套路,不提了)

  还没与等贺羽把话说完,那股黑气就迫不及待的冲向了他的脑袋,并钻了进去。贺羽顿时感觉头痛欲裂,仿佛有无数只银针在疯狂地扎着头皮,头上青筋暴起。贺羽抱着头昏倒在了小河里,没有了直觉…..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贺羽的双眸缓慢得睁开,发现眼前金茫茫,雾蒙蒙的一片。“哦,我到了天堂了吗?嘿嘿,看来我每天给的那5个铜币还是没白给,死了之后还真的就上天堂了。看来,好人有好报啊!”不过,这也只是贺羽嘴上说说而以,他知道他没有死。因为贺羽发现他对这个奇幻的地方有着无上的控制力,只是不知怎么用。

  试问,一个人能对天堂有着,控制力吗?当然是不可能的。

  贺羽揉了揉眼睛,环顾了四周发现了他的后方有一本合起来的古书。而那古书下面有着一张黑色的脸庞在书下到处乱撞,但就是无法出去,仿佛周围有着一道看不见的结界一般,不给这章脸一丝机会。

  突然那本书发出万丈金光,刺的贺羽不得不闭上眼睛。当他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发现面前出现了一位和蔼可亲的老年人。这老人穿着一身管家服(别想多了)右手托着一个红色木质算盘,左手便在后面。

  贺羽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却发现他的脚下根本没有地面,“啊——我还年轻啊!”贺羽的身体开始了标准的自由落体,可是当贺羽准备再一次接受死亡的洗礼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浮在了半空中。

  “主人,你在干嘛?”那位老人朗声说道。

  “主人?,你说谁?在说我吗那?”贺羽好不容易稳定了身体,看向那位老人,摸了摸鼻子道。

  那位老人向前一步,对着贺羽鞠了一躬,“是的,请容我为你介绍一下。这里是你的灵魂的居所:识海。你现在的状态就是灵魂状态。”老人微微颔首,向贺羽介绍道。

  贺羽陡然瞳孔放大,仿佛想到了什么事情:“识…..识海!书上说这只有到达武王级高手才能进入!我….我这是!”

  “不对啊,你是谁?为什么叫我主人?”贺羽反应过来“那你一定知道些什么了!快告诉我!”

  老人敲了一下算盘,对着贺羽来了一个十分标准的礼仪微笑,笑的贺羽是那么心寒。“主人,我是谁,我也记不清了。只记得我姓韩,你就叫我小韩吧!”

  “哎呦我**”贺羽忍不住的爆了粗口“你这么老,我就叫你韩老吧!嗯,就叫韩老。”

  韩老又大了一下算盘对着贺羽道:“主人,既然你应为机缘提前来到了这里,那么觉醒仪式就要提前进行。准备好了主人,请盘腿,轻轻吐纳。觉醒时可能有些疼,请忍住!”说完不管贺羽准没准备好,就打开了那本古书。

  翻开到扉页,上面映着三个苍穹有力的大字:泯生门!

  韩老对着这本书虚空一抓,手中竟然就多了一团白光,再次转向贺羽。将手中白光往他额头上一拍拍了进去。右手快速收回,与左手飞快的结出了无数繁琐的手印。口中喃喃这一些苦涩绕口的口诀。

  数以万计的黑白符文凭空出现,滴溜溜的汇聚成一个转盘。这个转盘一会变大,一会变小….足足变了九次之后停留在了婴儿头颅大小的样子,“嗖”的一声也没入了贺羽的额头。

  贺羽现在的“身体”开始“滴答滴答”的流着“汗水”其实是灵魂中的杂质。而与此同时,贺羽的身体正在干嘛呢?“大便”可以这样说吧。

  贺羽身体的每一个毛孔的无限张开,向这外面(也就是河里)“排泄”这一些黑色的胶状物。这些胶状物散发出阵阵恶臭。并且在小河中迅速扩散,河水瞬间变黑,河里小鱼在接触之后5秒内全部死绝,岸边方圆十米内小草全部枯萎,随之而来的是身体的一阵阵抽搐。

  韩老一边快速向后退,一边向贺羽的胸口处打入一道道白色光团。

  ‘’啊――创造之力!别让它靠近我!让我出去!我什么都愿意!我的身体!啊――‘’那张张脸因为恐惧,边变得更加狰狞。

  韩老应声看去:‘’诶,差点把他忘了。泯灭之力的源泉吗?正好省了我得到的,这东西更有效。‘’说着,便对着那张脸虚空一抓又向着贺羽的腹部一扔。那脸竟然整的应声而动,进入了贺羽的腹部丹田处。

  ‘’啊――这特么什么意思啊,本来都快好了。还来!要死啦――你大爷的!不!我不能死!要不然我没脸见爹娘!我要活下去!我要娶灵可!我……要……活……下……去……啊――――――‘’‘’扑通‘’一身声,贺羽应声倒下,失去了知觉。

  韩老看向贺羽,心中暗叹:这一次的种子发生了变异,看来很有可能成功!这一次我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让他渡过那场大劫!

  虽说我无法看透那位的存在,但还是隐隐看出他的大限,恐怕没多少机会了!

  这次我就算灌,也要把他灌出这个世界!只有到了那,他才有那种可能!

  看正9◎版章W节Wl上酷匠网

  韩老见贺羽进入了昏迷,也不着急。静静得在贺羽身边盘腿坐下,用精神力为贺羽护法。

  …………………….<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敬伯安说:

  啦啦啦~~新手,球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