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多走一步,废了你!”我们哥几个一听对视一眼默默点头这必是一位女豪杰啊。一辆无牌照的车从前面拐弯处驶来,那位左青龙右白虎再傻也听出了这话语里真切的冰冷,呆呆站在那不再冲老人走过去。众人也来了兴趣,齐齐看向那辆黑色普通的不像话的车子。车停,门开,从这辆普通的不像话的车里走出来了一位漂亮的不像话的妹纸。至少以我那时的阅历来说,确实漂亮的不像话。若不是这美人脸上如寒冰般化不开的冰冷,让人根本就不会相信之前那句略带杀气威胁出自这樱桃小口。这冰霜美人刚刚下车,另一侧车门随之而开,“散开吧,为了你们的、、、”顿了片刻,“生命安全着想。”这话说的极其霸道,不过当说话人从车里出来那接近2米的身高,加上他从头上的帽子到脚上的鞋那黑的发亮的装扮,一身黑涩会的调调,让周围的人感到这伙人的神秘与不好惹,纷纷散开,连方才那个青龙白虎也早以不知道跑哪去了。呵呵,人就是这样,欺软怕硬的本性,世人可笑,世人更可怜。

  4.看正*8版|)章u8节_U上N酷()匠`网!

  “今天我们可能是真碰到大世面了,胖子,你家里是不是也是这个阵势?”楚小龙看着前面的慌忙散开的人群说道。周泰食指搭在嘴唇边:“小点声,说实话我也没见过这么奇葩的组合。那不是我们的圈。咱们还是低头赶紧走吧,这些人最不喜欢别人关注他们。”

  我们就这么小心的开始低头向前走去,再快走到他们身边的时候,突然我心里出现一种很亲切的感觉,然而这种感觉对于我来说是那么陌生,因为我有十八年不知道什么是亲切,因为在这个世上我没有亲人,或者我还没找到我的亲人。终于我忍不住好奇心,抬头看向他们,而那老者此时也抬起头看向我。就这么轻轻一对眼,那老者眼里好像是一个神秘的黑色隧道,深深把我吸引住了,我不由自主的和他对视起来,甚至连前进的脚步都顿住了。身边离我最近的楚小龙看到我的异常,慌忙拉我的衣角道:“大哥,这不是看美女的时候。这是非之地我们赶紧撤。”而我此时根本不去理会他对我的提醒,集中精神看着那位怀里还抱着一个女孩的老人。老者身边的那个美女猛男组合也注意到了我,慢慢向我走来。我那三个好兄弟已经开始慌张起来,三人一起过来拉我,想让我离开。

  “我好像看着你有种亲切的感觉。”老者微笑着说了一句话。他身边两个向我走来的美女和猛男突然顿住了脚步,略显疑惑的看向老人。

  “孩子,过来。”老人站起来,向我伸出了一只手。我心里完全空灵了,呆呆的向老人走过去,没有任何担心和害怕,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不会伤害我。我的三个好兄弟也是一头雾水,站在那不知所措。

  “你家族可是姓赵?”老人温和的问我“我没有家族。”我直接回答道,甚至我觉得他问我什么我都会如实回答。

  “敢问令尊大名?”

  “我没有父亲。”我的回答让老人眼中出现一丝惊诧,而我寝室那三个兄弟此时也惊讶的看着我。因为在此之前没有一个人知道我是一个没有家的人。

  “那你叫什么?”老人稍有疑虑。

  “赵飞云。”我老实答道。老人重重的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怀里那个蜷缩着的小女孩。

  “小友请随我来一下。”老人抱着女孩向那辆车走去,我像中了魔法一样不由自主,跟着他的脚步前进。但我心里确很安稳,很放心这个老人。我那三个兄弟不干了,周泰率先想冲到我面前,却被老人身边的那一男一女拦下。老人回头看了周泰一眼,对着我那寝室三个哥们道:“别担心,老头子我只是想请这位小兄弟帮个忙,必有重谢。”眼前的情况有些突然,也有些让人一时接受不了,我也知道我那一帮平日里的损友遇到真事以后都不会含糊,所以我回过头对着他们轻点了下头,示意他们别担心。

  老人把我领到了那个没有牌照的车旁边,打开车门示意让我进去。车内的空间看起来大的多,甚至让我觉得这不是在车里,而是在一个房子里。

  “年轻人,你既不知生身父母是谁,你这赵字一姓何来?”老人率先开了口。

  我把手伸到脖子后面,解开了那个玉佩的挂链,那个陪伴了我十八年的玉佩上面刻了一个字,正是赵。

  “捡到我的那对老夫妻在弥留之际告诉我,说捡到我的时候我赤身裸体出现的一个小池塘旁边,身上只带了一个玉佩,他们以为这是我的家人在丢掉我的时候留下的信物,最起码是告诉捡到的人,这孩子姓赵。”我平静地说着这些我心里最深处的秘密。

  “呵呵,造化弄人,不过也算好事。捡到我的这家人正好也姓赵。然后在养父家过了几年安生日子,虽然生活的艰苦,倒也满足自乐。后来两位老人归去了。他的两个儿子为了瓜分财产,其实也就是一块地,只是政府要拆迁,老两口的房子倒是变金贵了。两兄弟尚且撕破脸皮,又怎会再容忍多我一个外人。以后的生活大多是政府救济,加上我打零工。现在我在一所大专里读书。”

  老人问的不多,但是我却好想把自己所经历的一切心酸,一切不易讲给他听。不知是不是这个看起来神秘莫测的老人对我用的手段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让我对老人此时的情感就像一个迷路许久的孩童,在找到亲人之后心酸的倾诉。

  老人微微点头亦平静的听完了我的唠叨。伸出手向我说道:“小友的玉佩可方便借来一观。”我把玉佩递过去,老人拿着之后神色专注,不断反复看着玉佩的正反两面,并用手指不断抚摸擦拭。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在老人手指触碰到“赵”字的时候,整个玉佩微微闪了一下亮光。老人手里拿着我的玉佩,不应该说是拿因为他是紧紧的攥在手里。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身边躺着如缩小版白雪公主一样的小女孩。看着这架势我心里顿时紧张了起来,看过无数玄幻小说的我很清楚,一般男猪脚大多都是在这样一个神秘的相遇机会,遇到一个神秘莫测的高人,再加上我那如迷一般的身世,此时简直就是天时地利与人和。这时候不发生点什么神奇的事情简直太对不起观众了,于是我开始在心里YY起来,“难道我是某个大家族走失的少爷?”“不对,一般身份尊贵的少爷不会走丢了,那样随随便便丢了太失了身份。按照一般故事里的描写,肯定是被家族对手暗算,再加上再家族里安插的叛徒合伙把我给扔了。”“嗯,这样想来就合理了。怪不得我见到这老头有种亲切的感觉。这老头肯定是打听好了我的出行,故意在这里设局等我的。只等我拿出信物,就带我回家做回我的少爷去、、、对,就是这样一个节奏。”

  这样想着,我脑子里开始浮现网上疯传的各种富二代的极品幸「性」福生活。竟不自觉痴痴傻笑了起来。“小友?”老人看出了我的异常,拍了我一下。把我从幻想里扯了出来。看着眼前的老人,想着刚才的猜测,我愈发觉得老人越来越慈祥,越来越顺眼。我知道这个时候我是不需要说话的,只等着老人将这一切的计划讲出,再扑到我大腿上,“少主啊,老奴找你找的好辛苦。”于是我又挺了挺腰杆,尽我所能的把一个我认知里的少主架势端了起来。只等这老头儿道出实情叩首拜见了。我就这样很是装傻的看着老人,老人也微笑的看着我,终于不负我所望,老人嘴唇微动,看来真相要呼之即出啊。虽然幸福来得突然,虽然我还没搞懂什么状况,但这不影响我心甘情愿对幸福敞开大门的迎接。不过想想还是有点小激动呢、、、盼啊盼,老人终于说话了,不过这句话却让我从幸福的天堂摔了下来,还是摔得粉碎的那种。

  “敢问小友可还是童子之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