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夜遇

  时间尚且充足,我们校区离市里也不是很远,故而我们决定步行前进。大学士更是美其名曰:低碳交通。边走边商量着,哥几个今天准备去哪乐呵。而这一路上,周胖子的待遇被瞬间提了好几个档次,为什么呢?周泰那是在身份证上的名,在家人除了他爹还没人叫他全名。人在家叫少爷。听听,少爷那可不是一般人的称谓,一般只有在一些家族里才会出现这么复古的称谓。现在就算是暴发户家里请的保姆也不能这么叫。那可代表着一种身份。而在当今社会有身份的第一要素和必要前提是你得有钱,周家老爷子据说在本市黑白道通吃,那他周少爷自然是一个花不完的金山银矿。所以,我们哥几个只要一出来,不用问那都是花销包在周胖子身上。那李赫然此时悠悠说道:“大家本是同寝室好哥们,这么次次的让周少替我等破费。贤兄我还真是不好意思。”看着李赫然那副欠揍的表情,周胖子开口道:“那这个好办啊,既然让李贤弟心生惭愧,我还怎能让贤弟为难,那今天你的那份、、、”周泰话还没说完,李赫然慌忙摆手道:“无碍,无碍。贤兄我只是感慨两句,周少不必在意这些细节。”我们一寝室人一致对着李赫然伸出了中指鄙视了他一顿,谁知道这货的脸皮也是练出来了,竟然在那笑着摆摆手对我们说道:“无碍,无碍、我不会在意这些细节的。”周胖子的爽快是我一直很敬佩的,这货平时在寝室会藏个鸡腿啥的,甚至对于我们寝室之外的人,他向来都是很少交际的。唯独对自己寝室的人特别无私,尤其出门在外的时候是一点都不会含糊。处事果断,雷厉风行,可能也是受到家里的影响,这种人能办大事。想到周泰的家庭情况,我不禁得开口问道:“小胖,你说你老爹是那么牛掰的人物,为啥会让你上这个技术学院,随便用点手段也可以把你送到更好的学府,你爹面子上也有光啊。”不仅我一个人觉得有疑问,我们一寝室还就周胖子是不是他爹亲生的展开过一次激烈的讨论,大家一致认为周胖子是领养的,或者是路边捡回来的。所以家里才会对他不好。无奈周泰把我们带到学校的自动取款机前,把他的那张跟我们明显很不一样的银行卡插了进去,输入密码然后显示余额。看着1后面让人眼花缭乱的0,我们彻底傻眼了,尚且清醒的楚小龙一点头一点头的开始数了起来,最后惊讶的嘴都变成0型了:“我靠,6个零。”周泰看着我们淡定的说:“这是我大学三年的生活费,你觉得我是不是我爹亲生的。”此时的我们震惊到无语,一个劲的点头道:“亲生的,绝对亲生的,亲生的不能再亲生了。”此时的我们已经适应了周胖子金钱袋的存在。故而这个疑惑又上心头,周泰看着我,眼中多了些平时没有的东西,然后又很是认真地看了看我们寝室其他两人,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周泰不想说我们自然不会继续刚才的话题,大家开始说着待会去哪家饭馆吃饭在哪家KTV唱歌的问题。

  正在我们嬉戏打闹的时候,忽然看到前方不远处围了好多人,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引来众人围观。楚小李立刻来了精神,好像打了鸡血一样迅速跑到人堆里,秒秒钟突破了数道人墙。我看了不禁感慨一声,小龙女的名声果然不是虚的。果真比女人还八卦的多。旁边李赫然不以为然,他说道:“小龙女之所以能在网络上有现在这样的能力,让我等叹为观止,正和他的对事事好奇的态度是分不开的。世界上个个伟大的科学家都说过,好奇是人类探索未知的最大动力。”李赫然说着,脸上不似方才那种贱贱的刻意黑队友的神情。不过他认真起来,加上肚子里也有些东西,在这种时候倒是能看到一个不一样的大学士。

  酷d匠&@网T唯-、一“正d版,2M其7他都是v盗b^版7

  不一会楚小李跑了回来,看他那一脸的兴奋劲像是已经打听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楚小龙一路跑来,兴奋的目光一直看着李赫然,还没到身边,楚小龙便喊了起来:“李贤弟,我见到你祖宗了。”我们一脸的黑线,可怜李赫然刚刚酝酿起来的丝丝风范被楚小龙一句话吹的烟消云散,他也顾不上面子了直接反击道:“我呸!我还日了你祖宗了。”楚小龙也不生气,笑吟吟地说道:“我玉面小龙女什么传过假的消息。人堆最里面你老祖宗穿着一身古装,嘴里还不断之乎者也,看那架势像是卖孙女呢?”李赫然瞬间爆起了:“再给劳资废话,今天哥几个就把你在这给贱卖了!”

  楚小龙的话让我感觉牛头不对马嘴,这什么跟什么啊,怎么感觉那么不靠谱。这楚小龙八成是看到一个老头子和李赫然有几分意境相像,瞬间来了乐子就来戏耍一下李赫然。我也对人群里的情况很是好奇,慢慢走近,一阵声音从人群里传来,这声音明显能听出来有些苍老但是依久浑厚有力。“老朽赵天明,我怀中孙女身中异病,这里离家族甚远,此病甚是奇异,需要一位赵姓青年相助,但求哪个赵姓25岁以下的青年俊杰伸手相助。老夫定会重谢!”

  声音萦萦不断,在我耳边重复响起。这个声音是我铭记一生的声音,这位老人的出现让我的世界发生了质的改变。在这个声音出现之前,我是那么的不显眼,甚至不显眼到了读者都不知道我是这个故事的主角。这个声音,这位老人让我了解除了我们眼前的这个世界,还有另一个我们的世界、、、我的传奇从这刻开始。

  听到老人的求助,我很是好奇,从未听过什么病是需要一个同姓的人相助,听老人的意思,好像是寻求一味治病救命的药引子一般。我挤进几层看热闹的人墙,入眼是一位头发眉毛花白的老人,身着一套黑白唐装上印青花瓷纹,给穿着者沐上一层高贵典雅之气。老者怀中抱着一个仿佛瓷娃娃般的女孩,看起来小女孩应该有四五岁的样子,不过此时的小女孩依偎在老人怀里,身子蜷缩着。让人心生怜爱。老人的这套装扮确实让人感到新鲜,尤其是在冷漠单调的城市中,很少能看到什么新鲜的事。虽然周围的人越聚越多,可却都是来看热闹的。也好在以后茶余饭后当做自己无聊解闷的谈资。有些人甚至拿起了手机拍了起来,甚至有些混混模样和不务正业的人竟然打电话互相通知来看热闹。

  “喂,哥们,哪呢?没忙啥呢吧,那就好,快来人民路,这里有一新鲜事。好玩吗?那还用说,必须好玩,要不哥们能专门给你打电话吗,这事可是可遇不可求的,来晚了你可挤不进来了。一可逗的老头在这行骗呢,你要看速度点啊,待会警察来了给带走了你可看不见了。哈哈、、、”

  “路遇奇葩老人,携萌娃联手吸引市民,尚动机不明。原创自拍,有图有真相,求点赞!”一些年轻人已经开始发微博了。

  “不知道这又是什么新骗局,现在的老人啊,脑袋可比一般的年轻人灵活的多喽。”

  周围类似的声音不断传来,老人还用乞求的目光在人群中苦苦寻找,看着眼前的一切,我忽然觉得社会是如此的冷漠和人心如此的戒备。有种悲哀的感觉。物质如此发达的城市却是精神和人心最贫瘠的地带,这里的人面对所有的事,心里第一件想的事就是利益,就是金钱。看老人的衣着和气质确实非一般庸人,可能怀里的小公主是他的心肝宝贝吧,故而他可以放下自己的身段和所谓的尊严,百般无奈在街边寻求帮助。人就是一种随大流的动物,当周边所有人都认定一件事之后,有些人即使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开始跟风了。先前还只是个别人说老人是行骗,拍个照片求个乐。但现在竟然几乎所有人都在嘲讽着老人。

  “嘿,老头,看你这身行头是不是刚唱完戏忘了换衣服就出来带着孙女做「兼职」了?”一声聒噪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引得周围麻木的人如丧尸般附和而笑。而刚刚说话的黄毛青年看到自己一番话引得那么多人共鸣,心里竟然膨胀了,特别的周围人看着他,还有几个长的不错的美女。他喜欢这个感觉,这种被人注意的感觉,于是黄毛开始想着下句自己要怎么说这个老头子大家更会注视他。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向来不喜欢感慨的我为什么今天对这个事情的看法是那么的多。甚至有些句句偏向老人。

  “嘿,老家伙,你怀里的女孩倒是生的可爱,我这能给你联系一些生意,给你孙女一个稳定的家庭,还能给你一笔钱够你养老。你考虑考虑。”一些更过分的声音响起,说话这人是一个七尺大汉,留着络腮胡,胳膊上纹着青龙白虎,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这人的话好像戳中了老人的逆鳞,老人看着他定睛一瞪,那一幅笑着嘴脸的男人既然被吓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引得周围一阵哄笑。这位左青龙右白虎瞬时不乐意了,你这老东西竟然敢让我丢人,不得不说这二货血冲脑门冲动的时候忘了刚才这位自称赵天明的老人一眼就让他吓趴了。正当这位准备走向前对老者动粗的时候,一声娇喝从不远处传来。“再多走一步,废了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