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时真的很好奇,我忍不住问了句你刚才拿给金丝眼镜看的那是啥玩意、小丑男也没拒绝回答,他直接说:锦衣勋章。

  我继续问什么是锦衣勋章,小丑男说在黑拳市场上连续取得十场以上就可以获得最低级别的勇士勋章。

  卧槽,连续十场获胜才是最低级别,刚才小丑男那玩意儿一下子唬住了金丝眼镜,肯定不是最低级别的啊。

  我立刻继续问;你手上的是啥级别?这种地下拳场那里有几个?

  小丑男下意识的又散发出了那丝强者的桀骜,他轻哼一声说:他这种小擂台还没资格评选。

  麻痹,我突然感觉自己被这么一个人给救了,自己也变得牛逼了。

  这下李毅肯很快也会知道我被一个有锦衣勋章的家伙救了,就算他不知道什么事锦衣勋章,估计他那个爹也要得到消息了,估计也得掂量一下轻重,兴许就让那个李毅别来找老子麻烦了。

  我是这么想的,可是事情却远远出乎了我的意料。

  我当时被小丑男手里那个什么jb锦衣勋章给弄得有些来了兴趣,继续问道“那你以前是打黑拳的吗?啥级别啊,是不是狠牛逼啊!”

  小丑男抽了一口手中的烟,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这勋章不是我的,是瑶瑶他哥的!”

  “苏瑶她哥?”

  我当时一愣,心想这丫头什么时候又冒出来一个哥了,而且以前还没听说过!真特么够神秘的、。

  我擦,这锦衣勋章竟然是苏瑶哥哥的。,这听起来够虎的啊,估计就算不是最高级别,也是牛逼哄哄的存在了。

  不过从小丑男刚才那稍纵即逝的忧伤来看,苏瑶的哥哥可能遭遇了什么不测。

  我想要开口问的,但我也明白,有些逆鳞是不能触碰的,我和小丑男的关系根本没到那种无话不谈的境界,就算我问,他有也不定要告诉我。

  我就问小丑男:现在打算怎办,要不然我直接回学校?

  小丑男则对我说:现在你还不能回学校,会出事的,我当时有些疑惑,准备问小丑男,我会出什么事,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看见小丑男背后好几个彪型大汉正躲墙角的背后朝着我这里望了望,我一下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看见了吧?要是你现在离开,我估计明天早上你就上报纸了”

  我当时没反应过来,问他为什么上报纸了。

  小丑男瞪了我一眼说道“河里发现不明浮尸!”

  我愣了一下,赶紧朝着小丑男靠了靠我问小丑男,那接下来怎么办,不可能一晚上我们就坐在这里吧小丑男想了想说道,我马上打个电话,派人来接你和那个傻大个,相信我们苏家的车应该没人敢拦!

  “那你还不回去?”我看了看小丑男问道。

  小丑男说他还有事要处理,让我自己先走,不用管它小丑男有事,这个我之前倒是想过,毕竟他不可能是跟踪我的,但是我隐约觉得,这家伙来这个拳场,应该和苏瑶的哥哥有关,可是具体什么事情,我都还只是猜测,不敢乱说。

  我倒是没多说什么,就恩了一句,然后跟着刚子就走出了拳场在马路边等车来接我们等了好一会,一辆别克商务车突然停在了我和刚子的面前,车门一打开,里面只有司机一个人,司机朝着我们问道“是不是杨伟?”

  我点了点头,然后司机就让我和刚子上车,我当时也没多想就直接上车了。

  刚上车就看见车后座防着一个黑色的塑料口袋,被随意的丢弃在车座下面。我当时愣了一下,透过微张开的袋口,我竟然隐约的看见里面有一只手,血粼粼的看上去恶心的不行卧槽,看见这一幕,我特么脸的绿了,胃里面一阵反胃,有点遭不住了。

  这个时候司机也说话了,“这是刚才一个sb的手!”

  听司机这么一说,我也是心有余悸,真他妈的狠,砍了手还能活吗?

  不过我也没同情那个被砍了手的人,倒是希望他知道他是谁,为啥会被砍了司机倒是没说什么,只是透过后视镜看了我一眼,然后继续钻心的开着自己的车。

  大概过了小半个小时,车停在了我学校,下车的时候,司机说了一句让我感觉有些意味深长的话!

  司机说“白马探花!你竟然认识他!?”

  他说完这话就开车走了,我当时也是愣了,他怎么会知道白马探花的事情,这事我只跟肌肉男说过啊,可是这家伙怎么知道?

  按道理来说,这家伙只是小丑男的司机,从刚才小丑男的反应来看,这家伙应该还不知道白马探花的事情,可是司机怎么会知道呢?

  我感觉疑惑不已,可是无论我怎么想,我也完全想不出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唯一能解释的就是,运气!或者是那个叫纳南伍德的长袍男透露出去的。

  说实话,我当时心里也是嘀咕的不行,要知道我特么只是一个学生啊,就算我跟李毅有矛盾,也只是学生之间的矛盾啊,可是现在似乎一切都变得复杂了,我自己已经无法控制了,我总感觉自己似乎在一步一步的接近一个阴谋一个天大的阴谋这种感觉让我感觉很不舒服,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算是玩完了,感觉命都没有掌握在自己的手里面,似乎像是风中的浮萍一般,随时都有被暴风雨吞没的危险。

  就在这个时候,我手机突然响起来了。

  是王伟打过来的电话!

  我本来是不想接的,可是又怕惹了这个阴狠的家伙,犹豫了半天还是接了电话、直接对王伟开口道:伟叔,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事?

  王伟则对我说:是啊,这么晚了,你人在哪呢?

  我立刻回道:在家里睡觉呢,刚lol了一把,现在困了,想睡觉。

  王伟轻轻笑了一下,然后跟我说:小子可以啊,撒谎一溜一溜的,我可听说发生大事了,有人用锦衣勋章救了一个人,这人不会就是你把妈的,王伟消息还真灵通,这么快就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sz更#R新{最X快上酷B匠T}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