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肌肉男吃了瘪,我心头那个爽啊,正准备上去补刀,妈蛋,谁知道,我刚走到那家伙面前,这家伙竟然猛的一下抬起头来,朝着我呵呵一笑,我特么当时就感觉不妙。

  可是这时候想躲已经来不及了,肌肉男猛的一脚恰好就踢在我腰间,妈蛋,这家伙这一脚真特么有够狠,完全不像刚才的情意绵绵腿,这一脚踹在我身上,差点要了我的老命啊。

  真特么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浪啊。

  这肌肉男真你妈的阴险,差点就把劳资给k.o了。

  不过幸好我特么机智,被这家伙这么一脚踹中腰眼,我特么顺势就朝着旁边倒了下去,一把抓住这家伙的腿,猛的朝着后面一扯,这家伙一个重心不稳,直接朝着我扑了过来。

  嘿嘿!这下劳资就要好好收拾你了。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肌肉男居然舍弃了那条被我抱着的腿,然后整个人直接跳了起来。

  用另一只脚直接踹向了我的腿。

  麻痹,肌肉男早就算好了的,他的真正目标是我另一条大腿!

  真他妈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

  我被肌肉男反算计了,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这家伙竟然凌空一脚,直接踢到了我的大腿上。

  他这一脚是稳准狠,直接命中,刚才打这么久,我本来体力就有点跟不上了,再被这家伙这么一脚踹中大腿,我当时特么差点跪下来。

  好在我反应也不错,我顺势往后一躺,躺倒在了地上,没跪下来。

  可是这个时候我也算是处于下风了,肌肉男在对面不停狂吼着,还有谁,还有谁!像特么个逗b一样,我当时竟然一下就乐了。

  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肌肉男很明显听见我在笑,转过头来用拳头朝着我指了指“特么的,你还笑得出来,你知不知道你都快死了?”

  我当时呵呵一笑,当时没说啥,就说我知道啊,不过你应该知道,你要是打死了我?你觉得你能活吗?

  肌肉男一愣,笑了笑说道“我为什么不能活?难道还有谁能杀我不成?”

  我当时心里也是嘀咕,心想到底该怎么忽悠他一下,突然我想到了那天晚上那个叫纳南伍德的长袍男叫我爹什么白马探花,我寻思这应该算是我爹的外号,估计挺能唬人的,而这个肌肉男很明显应该是黑道上的,事到如今,没有别的办法,只有试着吓唬一下他了。

  我顿了顿身子,摆出一副不以为意的神情说道“不知道白马探花够不够资格让你死?”

  这下子,肌肉男果然整个人楞住了。

  他抬起头来,眼神颇为奇怪的看着我,似乎在看什么怪物似的,似乎我知道白马探花这个称号让他很意外,也很吃惊!

  “白马探花?你知道白马探花?”

  肌肉男果然知道这个外号,我特么的机会来了,我故作镇定的说道“我不仅知道,我还认识呢!”

  我摇了摇脑袋,张开嘴巴,然后颤颤巍巍的说道“白马探花,不就是...”

  话还没说完,我就直接昏了过去。

  当然,我这昏肯定是装的,我特么可不敢在这地方说我爹是白马探花,从他们那天的对话应该能够听出来,我们家的势力,应该算是没落了,而且白马探花这个外号,如果让外面知道,估计要引来不小的麻烦,我可不愿意才出狼窝又入虎穴。

  肌肉男的情绪果然被我给调动了,伸手准备推我一把,让我别特么昏啊。

  我瞅准了这个机会,抓准时机,用自己积蓄的全身力量朝着肌肉男猛扑了过去。,肌肉男根本没防备,我这么突然扑过来,这家伙一个没料到,直接被我给压在了身下我当时也是疯了,根本顾不得那么多,一口酒咬在了这家伙的脖子上。

  我当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一定要弄死他。

  酷c匠!。网首W@发√@

  这个时候从擂台下来传来一阵阵的惊呼,估计这些家伙已经变得疯狂了吧,擂台上竟然会有人用咬的,这特么到底算是光明正大还是算什么啊。

  不过很过瘾倒是真的。

  肌肉男被我咬的嗷嗷直叫,不停地用拳头朝着我背上,脑袋上打。

  可是无论他怎么打,我都不松口,我特么现在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头疯狗,而眼前这个肌肉男就是惹了我这个疯狗,惹了我,我特么就要你死我当时真的是红了眼,眼睛里面几乎全是布满的血丝,脸色很是恐怖。

  我感觉当时整个世界已经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擂台下的叫声离我渐行渐远,而肌肉男拳头却一个不停地朝着我背上和头上招呼,嘴里也不停地问候着我十八代祖宗。

  当时我真的感觉自己要挂了,可是当时我心里还是坚定着一个信念,我死也要啦这个肌肉男垫背,不然我特么做鬼也不瞑目!

  所以无论如何我都不松口,渐渐的,我感觉有一些腥,一些苦涩的液体流进了我的嘴里面,顺着我的喉管,流进了我的胃。

  那感觉别提多恶心了,我感觉自己要反胃了,肚子里面一阵翻江倒海,恶心的不行可是渐渐的,肌肉男的动静却变得小了,刚才还如同暴风骤雨一般砸在我背上和脑带上的拳头,这个时候却变得没了动静。

  而擂台下面的声音也变得小了起来,没人在像刚才发疯一样的狂叫了,倒是窃窃私语了起来。

  刚才那个裁判又来了,吹了一声自己身上的口哨,然后将我两给强行分开。

  这个时候我感觉自己脑袋也是懵的,耳边不停传来嗡嗡声,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肌肉男正躺在血泊之中,不停地喘着粗气,鲜血从肌肉男的脖子上不停地流下来,几乎快染红整个擂台了。

  我这辈子也忘不了,当时肌肉男那个表情!

  肌肉男整个人仿佛发羊癫疯一样,浑身不停地抽搐,嘴巴一张一合,发出一阵阵嘶嘶的声音,穿起也没个规律,眼神都开始翻白了。

  我当时也懵了,心里闪过一丝恐惧“我特么竟然杀人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