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恩负义?不知道展堂这句话从何说起?”长袍男犹豫了半天,最后坐在沙发上,有些奇怪的问道“呵呵,我以前看过一篇报道,据说这畜生的记忆都不会很久,好像鱼这玩意儿记忆时间只有奇妙,可是这狗的记忆时间确实几年,有的人似乎比狗还不如呢,也只能跟鱼比比了!”

  卧槽,我第一次听见我爹这么损人的,还真尼玛有水平,说话都不带脏字呢,旁边的长袍男被我爹这么一说,整个人就不好了,整个人似乎有些因为生气而颤抖。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从屋外面冲进了一个青年人,不对,应该是走进来,没错,是青年人,穿着很是随意,一个361的标志很是显眼的凸显在胸口,显得有些突兀。

  青年人留着斜刘海,头上的头发似乎染过,隐约透露出一丝酒红色,不过整个人看上去却跟他年纪有些不相称的沉着,他一步一步的朝着那个被我爹称围纳兰先生的长跑男走去,最后走到他面前时,竟然对着长袍男毕恭毕敬的做了一个揖“纳兰老爷你好!”

  长袍男朝着青年人招了招手,然后指着我爹说道“这位就是当年的白马探花-白展堂!你不是早就想跟高手切磋吗?现在你可以如愿以偿了!”

  青年人撩了撩自己的刘海,将自己狭长的丹凤眼给露了出来,眼睛里突然闪出精光,然后缓缓地走到我爹面前说道“白先生,您好!”

  话音还未落下,只见青年人手中一道残影略过,瞬间化手为刀,猛然朝着我爹的脖颈砍了过去。

  我当时都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朝着外面喊了一句“爹,小心!”

  可是这话还没出口呢,只见我爹嘴里轻哼了一句!

  "不知死活!“

  然后竟然挥动手臂,也是瞬间化手为刀,想要硬接下青年的手刀“哐当”

  一声闷响传来,两只手臂骤然相碰,青年只感觉自己仿佛与一块铁块相撞,整个人手瞬间麻木不已,顾不上剧痛,青年整个人身形爆腿!

  “天....天罡劲!”

  青年脸色惊讶不已,整个人仿佛看见了怪兽一般!

  “纳南伍德!你是不是觉得我老了就没用了?派个这种杂碎就想收拾我?”

  纳南伍德脸色剧变,犹豫了半天最后硬生生的挤出一张笑脸说道“展堂别生气,我这不是开玩笑吗?”然后转过头对着青年骂了一句“废物,还不得退下?”

  青年将右手紧紧的背在身后,整个人颤抖不已,抬头愣了愣,看了纳南伍德一眼。

  “还不快滚!等着打赏吗?”

  纳南伍德猛然踏出一步,整个人身形暴涨!脸色凶恶不已,似乎马上要将眼前这个不中用的手下给废了。

  青年不敢再说什么,低头愣了一会,然后转身走出了客厅。

  我当时感觉这家伙应该没受什么伤,毕竟刚才两人只是手刀互相对峙了一下,没什么流血冲突啊。

  可是我还是太天真了,我走到窗户前朝着楼下看着,结果恰好看见青年人从楼道里面走了出来,拖着一只手,左手死死的捂住自己右手的肩膀!那家伙的右手手臂看上去似乎有些异样,身后不停地滴着鲜血我当时感觉有些愣了,怎么会?刚才两人不就是对了一下手刀吗?怎么会这么严重的结果?

  “伟子,出来吧!”

  正在这个时候,我爹突然叫我名字了,我愣了愣,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出去走到客厅的时候,长袍男已经不见了,只剩下我爹和赵晖在客厅里面。

  我怔了一下,低头看了看,没错,门口还有刚才那个青年留下的血迹!看样子那家伙真的是受了重伤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爹突然说话了!

  “伟子,我知道你现在有很多问题,可是现在我只能跟你说,现在所有问题都跟你没关系,你现在还不能知道,等到了确定的时间我在告诉你!”

  我爹一字一句的说着,脸色严肃,说到最后几个字时我爹竟然用手紧紧的抓住了我的胳膊,看上去很是认真。

  我当时根本不知道咋回事,只是暗暗的觉得,似乎等不了多久就会有什么大事发生了,可是是什么事呢?我不知道!

  今天就这么过去了,什么事也没在发生,第二天上学的时候,张刚一大早就来找我了,这家伙看上去已经恢复了,一大早就跑到我门口敲的房门,最后看见我没事了才突然抱着我大叫了起来|“伟子,对不起,我没用,伟子,对不起,我没用!”

  刚子抱着我不停地说着同样的话,我突然心里一暖,感觉一滴热翔瞬间划过脸庞!

  我说没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倒是你,没什么事吧,昨天好像伤的挺重的!

  张刚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可是还是忍不住咳嗽了一下“我会有啥事啊,肯定没事啊,放心吧!不过你说的那个计划还搞不啊,我准备去找我哥了!”

  我这才猛然回过神来,想起了我本来对李毅的计划,我犹豫了一下,说别,暂时别找了,我要先看看情况,也不知道李毅那犊子还会不会找我麻烦,要是他不找了,那我们也别生事刚子听我这么说,倒是没多说什么,低头深思了一下说了句嗯。

  回到学校,我本来以为那些家伙还要对我虎视眈眈,可是结果让我和刚子有些意外的是,回到校园里面,几乎没人对我像之前那样,虎视眈眈的,反而很多人都朝着我投来和气的目光。

  l酷Ee匠E网唯j一正版:,r其@#他t…都v8是q盗5#版V

  后来一问才知道,李毅将那个三万快的悬赏令给取消了,而且还放出风来,说什么我和他的以前都是误会,这下误会都解除了,他李毅就是我杨伟的兄弟,以后再学校里面谁也别想在找我麻烦,不然到时他李毅可不客气。

  我当时都愣了,心想这小子啥意思?怎么突然来这么一招?他葫芦里面到底卖的什么药?

  我感觉有些奇怪,转过头看了一眼刚子,可是这家伙也是颇为无奈的朝着我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