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第一次看见我爹那个样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征了一下,眼睛一下就变得有些红,最后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窗口,拉开窗帘,看着门外灯光闪烁的霓虹灯,微微发福的肚子,不过一米七左右的个头并没有显得伟岸,只有无尽的落寞,短短的三个字,仿佛比一记铁山靠还要来的吃力,几乎是从喉咙里面硬生生的挤出来。

  酷匠i网首◎$发

  赵晖没有说话,而是转过头去,背对着我爹蹲在地上,发抖的手从茶几上拿过我爹剩下的半包香烟,颤抖着双手将香烟给点燃,却始终没有抽一口,只是等着那烟头冒着青烟,最后燃烧殆尽,就像人的生命一样,在无声无息中就消失了。

  没有痛苦,也没撕心裂肺的哭号,头埋在两腿之间,双肩不停的怂动着,似乎是为了不让谁看见自己模样。

  我感觉有些伤感,虽然没有经历过生死离别,但是我能看出,赵晖赵弈这两兄弟之间的感情到底有多深。

  我爹愣了好半晌,最后转过身来,眼睛微红的跟着赵晖一起蹲了下来,却抬着头,似乎不愿意让某种东西从眼睛里面流出来,轻声道“你哥走的时候跟我说了,他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这个弟弟,他说你还小,身子骨还很弱,他怕你受欺负!”

  赵晖突然抬起头,望着我爹的脸,最后问道“我哥葬在哪里!”

  说道这里,我爹也轻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没抢回来尸体,被那群畜生给抢走了!”

  “他们是谁?”

  赵晖从对上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像头愤怒的狮子,眼睛通红,急需撕碎他的猎物。

  “还不是时候!”

  我爹没有多余透露什么,只是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然后转身坐在了沙发上。

  "那到底多久才算时候!"赵晖有些急不可耐的问道我爹没有废话,只是说了一个字“等!”

  “你现在的实力太弱了,想要赢那个杀你哥的人,是不可能的!你必须把自己变的更强大,只有绝对的强大,才有绝对的道理!”

  我爹最后从沙发上站起来,拍了拍赵晖的肩膀说道“可是就算我变的在强大,我哥也看不见了,我哥看不见了,你知道吗?我哥他死了,他死了!”

  赵晖身体微微颤抖,这时情绪瞬间奔溃,这个接近两米的汉子,竟然哭泣了我第一次看见我爹那个样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征了一下,眼睛一下就变得有些红,最后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窗口,拉开窗帘,看着门外灯光闪烁的霓虹灯,微微发福的肚子,不过一米七左右的个头并没有显得伟岸,只有无尽的落寞,短短的三个字,仿佛比一记铁山靠还要来的吃力,几乎是从喉咙里面硬生生的挤出来。

  赵晖没有说话,而是转过头去,背对着我爹蹲在地上,发抖的手从茶几上拿过我爹剩下的半包香烟,颤抖着双手将香烟给点燃,却始终没有抽一口,只是等着那烟头冒着青烟,最后燃烧殆尽,就像人的生命一样,在无声无息中就消失了。

  没有痛苦,也没撕心裂肺的哭号,头埋在两腿之间,双肩不停的怂动着,似乎是为了不让谁看见自己模样。

  我感觉有些伤感,虽然没有经历过生死离别,但是我能看出,赵晖赵弈这两兄弟之间的感情到底有多深。

  我爹愣了好半晌,最后转过身来,眼睛微红的跟着赵晖一起蹲了下来,却抬着头,似乎不愿意让某种东西从眼睛里面流出来,轻声道“你哥走的时候跟我说了,他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这个弟弟,他说你还小,身子骨还很弱,他怕你受欺负!”

  赵晖突然抬起头,望着我爹的脸,最后问道“我哥葬在哪里!”

  说道这里,我爹也轻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没抢回来尸体,被那群畜生给抢走了!”

  “他们是谁?”

  赵晖从对上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像头愤怒的狮子,眼睛通红,急需撕碎他的猎物。

  “还不是时候!”

  我爹没有多余透露什么,只是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然后转身坐在了沙发上。

  "那到底多久才算时候!"赵晖有些急不可耐的问道我爹没有废话,只是说了一个字“等!”

  “你现在的实力太弱了,想要赢那个杀你哥的人,是不可能的!你必须把自己变的更强大,只有绝对的强大,才有绝对的道理!”

  我爹最后从沙发上站起来,拍了拍赵晖的肩膀说道“可是就算我变的在强大,我哥也看不见了,我哥看不见了,你知道吗?我哥他死了,他死了!”

  赵晖身体微微颤抖,这时情绪瞬间奔溃,这个接近两米的汉子,竟然哭泣了起来“真的吗?”我爹推攘了一把赵晖,指了指天又指了指地,然后又走到窗户前说道“死了的,在他天上看,活着的,等着看,所有人都在看,赵晖我告诉你,你要知道当年杨公救我的时候,我就已经认定了,只要我不死,我就一定会保护少爷,直到杨家再次东山再起,让那些曾经落井下石的人看看,杨家的人,永远不会被击败”

  我爹说这句话给我震惊了,他口中的少爷,难道指的是我吗?如果指的是我,可是他为什么要喊我少爷呢?不是儿子吗?难道….我脑袋里面突然升起一个不好的念头,可是立马摇了摇脑袋,将这个念头给压力下去,突然觉得自己好可笑。

  赵晖被我爹说的有些楞,最后停住了眼泪,抹了一把眼睛,将最后的烟蒂放在嘴里面狠狠的吸了一口。

  香烟入肺,大声咳嗽。

  “希望你明白我今天说的话!好了,你可以走了”

  没有丝毫拖泥带水,我爹直接转身打开了房门,可是打开房门那一瞬间,整个人却又愣在了门口。

  我当时第一反应就是“门口有人”

  只见我爹脸色一变,倒是没继续说啥,只是将们敞开,然后转过身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缓缓道“今天家里的客人来的可真不少!”

  话音刚落,只见一个穿着长袍,手里拿着一柄纸扇的秀美男子从屋外走了进来。

  我这形容没错,他真的穿着的是那种汉代的长袍,手里拿着一柄画着山水画的纸扇,看上去倒是有几分像古装剧里面的公子!

  张晖似乎知道这个家伙,神情一愣,瞬间却又恍然大悟,猛然伸出右腿,拿出一把尖刀,对准自己的大腿狠狠的刺了下去。

  鲜血顺着他的大腿流淌而下,最后从伤口处,张辉竟然掏出来一个莫名其妙的东西,而这个东西一拿出来,桌上的窃听器一下便有了反应。

  “纳兰先生,这么晚的,怎么不在东北好生休息?”

  我爹轻瞟了一眼长袍男,有些不以为意的说道“长袍男微微扇动纸扇,脸上露出一丝微笑,然后将客厅给整个打量了一番,最后说道“白马探花-白展堂?十几年竟然就窝在这个地方?不知道杨公他老人家,到底是怎么想的!”

  长袍男一边说着,一边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杨公的安排,岂是你家族这种忘恩负义的小人能够理解的?”

  我爹轻哼了一声,似乎对这个长袍男很是不屑!+长袍男脸色突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