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乞丐第一句话就给我震住了,白马探花?他说的是我爹?这是我爹的外号?我以前咋没听说过?难道说我家真的像这个家伙说那样?有什么莫名其妙的家族?

  我爹皱了皱眉头,蹭的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看着乞丐然后道“等等!”

  这句话说完,我爹突然从裤子包里面摸出来一个类似于火柴盒的黑盒子,这玩意儿我看着怪眼熟的,后来我才突然想起来,这玩意儿就是在窃听风云3里面防窃听器吗?

  拿出这个玩意儿之后,我爹似乎放心了不少,松了一口气,然后看着乞丐微笑着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现在挺着个大肚子,拿你没什么办法?”

  说着我爹就拍了拍自己的啤酒肚!

  乞丐连忙摇了摇手说道“不不不!我可不是这个意思,我相信就算是您八十岁了,也没人敢在你面前打主意”

  乞丐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有些奇怪,不像是开玩笑,当时我就更疑惑了?难道我爹真的是什么武林高手?握了棵草!那我特么这下是不是要像小说主人公一样,走上人生巅峰了啊!

  艾玛,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我爹则不紧不慢的从包里面拿出一盒黄鹤楼。不以为意的给自己点燃,放到嘴里面猛地吸了一口,最后从嘴里吐出袅袅烟雾,看了一眼乞丐,然后说道“你这么处心积虑的接小伟,到底是为了什么?”

  艾玛,我爹说处心积虑这个词,还真让我感觉有些受宠若惊,毕竟我特么一个屌丝,估计没啥人愿意处心积虑的来接近我!

  “今天的杨家,已经不是以前的杨家了,你来接近也没什么作用”

  我爹说着就从旁边拿过一份报纸,开始折纸!

  乞丐呵呵一笑,一只手不知觉的放到自己的裤子包旁边说道“早就听闻当年的白马探花,实力早已超天罡劲,难道今天真的要动手吗?”

  乞丐这么说,我当时在一旁听得云里雾里,不过至少也明白了七八分。

  我家可能真的在以前有什么势力,不过估计是在我出生以前,不过听我的爹的口气,似乎现在已经没落了,哎,本来还想凭借着我家的老关系,瞬间达到人生巅峰呢,这下特么的又泡汤了我爹是个高手,而且这白马探花估计是他当年行走江湖的名号,听乞丐的口气,我爹似乎当年在江湖上还有点名号!

  “你如果是想要拿手枪的话,我劝你趁早放弃了这个念头,你可以去问问,这个世界上,到底有几个人能用手枪在十米之内杀了我!”

  我了个草,我爹这句话差点给我吓尿了,用手枪十米之内还杀不了,这尼玛是开了挂吗?虽然我听刚子说这世界上猛人不少,不少人能不借助外力轻而易举的跳过两三米高的墙壁,可是这十米之内手枪无效,这技能也太尼玛逆天了吧!

  乞丐听了我爹的话,整个人一下愣住了,脸上的表情一下变得很复杂,阴晴不定,最后犹豫了半天还是将手从裤包上移开了。

  我爹笑了笑,似乎对乞丐的是实物很满意,最后将手里面已经折叠成一个尖头的报纸朝着前面猛然一甩。

  “唰!”

  一道划破空气的声音传来,最后只听见一声闷响,报纸竟然稳稳的插在了墙上。

  我特么当时都快吓尿了,要知道那玩意儿报纸啊,是纸啊,就算折叠的在尖,那玩意儿也只是纸啊。要多大的力量才能将纸给插进墙里面啊!

  乞丐也是被吓了一跳,看见插在墙上的报纸,整个人脸色一下就变绿了,额头上的汗水是大滴大滴流淌着,估计现在这家伙的心里也很复杂,也许他活到现在也没有遇见能将报纸插进墙里面的高手,整个人吓得有些说不出话来。

  “其实你应该很庆幸你刚才没摸枪,不然你现在也许已经是一句尸体了!”

  }*酷…匠Y网"永久免费h6看小y?说&

  我爹缓缓的说道,声音不快不慢,却带着一丝压迫感,让整个房间的气氛一下变得格外压抑!

  我从来没看过我爹这个气势!突然脑海中萌生出一句古诗“黑云压城城欲摧!”

  乞丐转过头来胆寒的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神情自然的杨坚,最后咕咚一声吞了一口口水。

  顿了顿神,乞丐似乎在调整自己的心态,也许是刚才的刺激太大,也许是我爹那句带着警告意味的话。

  可是半晌过后,乞丐的心里素质着实过硬,瞬间脸色便恢复了正常,只是额头的汗水还未消去!

  “白先生!噢!不对,应该叫杨先生!我这次来,是为了一件东西!这件东西是狼族叫我来调查的,跟20年强那场变故有关!”

  乞丐从凳子上站了起来,脸色严肃的的说道“东西?什么东西?赵鲲鹏那个家伙吩咐你这么做的?狼族?哼?一群小屁孩聚在一起,就可以叫组织了?”

  听乞丐这么说,我爹轻哼了一句,有些不以为意的说道被我爹这么一说,乞丐整个人一下就不好了,脸上的脸色不知道什么表情,最后从嘴里蹦出来一句。

  “我也是为组织效力!”

  “你叫什么名字?”我爹似乎根本没听他说话,只是自顾自的问道乞丐错愕不已,最后抬起头来愣了一下,说到“赵晖!”

  “赵晖?你知不知道赵弈?”

  我爹默念了一遍名字,然后问道赵晖似乎对我爹提起赵弈这个名字很是惊讶,愣在原地张大着嘴巴。

  “你....你认识我大哥?”

  “你大哥?你说赵弈是你大哥?”我爹也有些惊讶的问道。

  “你知道他在哪吗?”赵晖追问道,我找了他十几年了,那场变故之后他就不见了。

  “他吗?”我爹低头猛地吸了一口香烟,最后抬起头来缓缓的吐出一口香烟说道“我知道在哪?”

  “在哪?”

  赵晖整个人仿佛发狂了一般,猛地冲到我爹面前,一把抓住我爹的肩膀,急切的问道。

  “上面!”

  我爹伸出一个手指来,指了指天花板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