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抬起头仔细看了一眼这个家伙,表情很是坚毅,甚至说有些冷峻,几乎看不见任何的情绪波动,说的每一句话斩钉截铁,脱口而出,似乎在说之前脑袋里面早就已经想好了。

  乞丐身材格外挺拔,之前佝偻着身躯趴在地上乞讨时,宽大的绿色军大衣将他的身材给完全遮蔽了,可是现在他挺直着身子站在我面前,结实的肌肉看上去让我感觉有些咂舌,可是有一点我感觉有些奇怪,他看我的时候眼睛总是虚着,我以为他在偷瞄什么,后来才知道他左眼以前受过伤,至于受过什么伤,他没说,我也没问。

  “回答我!,到底是不是!”

  乞丐的声音突然加大,空旷的空地上,都回荡着他那浑厚的声音。

  我被他这突然的一吼给吓了一跳,愣了一下,半晌才回过神来,面对这家伙的眼神,我却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

  我当时没敢说话,虽然说这个家伙刚刚从李毅的手下将我救了下来,可是现在这家伙这个态度,我真的不知道他到底是敌是友,最后犹豫了半天,我还是顿了顿说道“没错!我是杨伟,我爹叫杨坚,你是谁?”

  听我这么说,乞丐突然嘴角翘起一个诡异的弧度,不知道为啥,我突然感觉不对,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乞丐却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只手枪,对准了我的脑袋!

  #酷Jv匠{v网kI唯一3正、版A2,Y其I!他‘都!是/盗版◎;

  没错,真的是一支枪,电视里面经常见过,是一把五四!乌黑的枪声乌黑锃亮!看上去不像是玩具!

  “带我去找你爹,不然小心你的脑袋!”

  卧槽,我他么当时就愣了,这你妈是要搞哪样?刚才还救我,现在就拿枪指着我?这尼玛实在开玩笑还是咋地?

  说实话我当时也是怕啊,我特么一个屌丝,别说枪了,平时就连西瓜刀都没拿在手里挥舞过,今天突然有人拿着枪指着我的脑袋,说不怕那特么是吹牛的,没看见我都要尿蹦了吗?

  我当时哪敢不答应啊,连忙说行行行,好汉饶命,不知道我爹到底什么地方惹到你了啊!

  可是无论我怎么说,这家伙都是一句话不说,只是在我身后,拿着那根黑洞洞的枪口比着我。

  最后估计是被我烦的不行了,他才有些无语的说了一句“别问了,这事儿是关于你家族的,估计你爹没告诉你!”

  他这句话我一下就愣了,我家族的?我特么还有什么家族?在我的映像里面,我家里就只有我爹,我妈还有一个在老家定居的爷爷,平时基本上没什么亲戚来我家串门,突然对我说我家族怎么怎么样,我特么还真不能接受“我说哥们儿,你认错人了吧!我家里啥也没有啊,你要是不嫌弃,你把家里那台电视机抱走吧,一天到晚都是雪花,我看着都烦”

  其实我也挺佩服我自己的,都这个时候了,我当时反而变得有些轻松了,没用刚才那么害怕了,直觉告诉我背后这个用枪指着我的家伙,不会怎么伤害我!

  不知不觉我被他这么压着来到我家门口,我本来想敲门,可是乞丐却一把将我给拉住了,让我别动!

  我愣了一下,没敢回头,只见乞丐走到我面前,在我家房门上不停地看着什么,最后从墙壁一个缝隙里面掏出一个只有耳屎大小的玩意儿。

  “这是啥?”我看着他手上的东西,有些无语的问道“窃听器!”

  乞丐食指和大拇指猛的一捏,手上那东西,一下就碎了,最后在放到手上呼的一吹,彻底烟消云散了。

  我当时都愣了,感觉有些不可思议,刚才他说那玩意儿是窃听器,可是为毛在我家门口会有这种微型窃听器啊!这是要监视我家的一举一动吗?

  可是问题又来了,我家又不是什么富豪,也不是什么大官,掌权人,在我家门口装窃听器到底有什么作用啊!

  直觉告诉我应该跟乞丐嘴里的家族有什么关系。

  我一下就懵了,敢情我家里还真特么的是小说里面那种隐世家族?不能啊,为啥我从来没听我爹妈说过啊!

  “敲门!”

  乞丐走到我身后,越发显得小心谨慎,似乎在忌惮什么我有些没搞懂了,这家伙实力这么强,害怕什么?不过我也没多问,直接敲了敲房门,不一会就听见我爹在里面答应le“来了!谁啊!”

  我爹一看门看见是我,骂了一句死犊子,还知道回来,赶快进来,马上吃饭了,说着就转身进屋了。

  “爹!”

  我赶紧将爹给喊住了。

  我爹这个时候估计也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转过头来从上到下仔细打量了我一翻,眉头一下紧皱。

  “后面的朋友,出来吧!”

  话音刚落下,我身后的乞丐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脸上很是严肃,仿佛如临大敌一般“白先生,你好!哦不对,或者说,应该叫杨先生”

  乞丐走到我爹面前,一本正经的说道可是这句话却让我有些疑惑了,他叫我爹白先生?这是什么意思?我爹不姓杨?那么是不是意味着,我也不姓杨,或者说,我们一家根本也不姓杨,我们原本的姓就是白?

  我感觉有些震惊,整个人有些反应不过来,愣在门口好半晌不知道做什么“杨伟,你先进去,我来跟他谈!”

  我爹这个时候朝着我指挥到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顿了顿身子,晃晃悠悠的进了自己房间,回到自己房间之后,我紧紧的靠着房门,想听听他们在外面到底说了些什么!

  两人进了房间,好半晌都没说话,连我都感觉房间里面有些沉闷,透过房门的缝隙,我看见我爹正坐在沙发上,嘴里叼着一支香烟,不停地在那里吞云吐雾呢。

  而那个乞丐呢,正站在我家的客厅中间,不停地仔细打量着整个客厅突然乞丐说话了乞丐说“当年的白马探花,今天竟然藏在这个穷乡僻壤,真是奇闻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