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是我的话说的太重了还是怎么的,刚子一下就沉默了,低着脑袋半晌也没说一句话。

  “怎么了?怎么不说话了?你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你今天必须跟我说清楚”

  我看着刚子,语气严肃的说道。

  可是刚子就是不说话,低沉个脑袋就像犯了什么错似的。

  这下可给我急了,尼玛你不说话是个啥意思,你特么好歹也反驳两句啊,卧槽!

  “伟子!”张刚突然抬起头来,两只手紧紧地抓住我的肩膀,很用力,我甚至能感觉这家伙抓的我胳膊一阵生疼。

  伟子是我的小名,小时候他叫刚子,我叫伟子,刚子伟子,穿一条裤子,这是我们小时候邻居家这么说的,可是自从上了初中以后,张刚就再也没叫过我伟子,而改成了伟哥,其实第一次我还挺不适宜的,让他别这么叫,可是他总是笑笑,说要这么叫!后来我也就习惯了,也没多说啥。

  我没想到张刚会突然叫我的小名,顿时一怔,愣了愣神。

  “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不过我能告诉你,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你好,你要相信我!知道吗?我只能告诉你,这一切都跟你父亲有关!”

  刚子说这话的时候,瞪大着双眼,眼睛里面全是血丝,看上去有些骇人。

  我也是被刚子这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半晌之后才回过神来,不过刚子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可是他最后一句话就让我有些不理解了,跟我爹有关,我爹不是在家吗?怎么跟他有关?

  我本来还想问的,可是刚子却直接躺在草地上,闭目养神起来,估计是我接下来的问题也不回答了。

  看刚子这个样子,我也没有多说什么,可是脑袋一转,又转到李毅这个事情上面来了。

  我在刚子的脸上拍打了几下“喂,卧槽,睡你妹啊,劳资有事找你帮忙呢!”

  刚子揉了揉自己是双眼,有些睡眼稀松的打了个哈欠“他妈的,这太阳晒着真舒服,我竟然睡着了!”

  我特么当时就无语了,在张刚的脑袋上敲了一下,有些恨铁不成钢的问道“先他么给我解决李毅的事情吧,你没听卫天说吗?现在全校都混子都特么想揍我!你说现在怎么办啊!”

  我当时挺急的,可是刚子倒是有些不以为意的打了哈欠说道“伟哥,放心吧,有我在,没人动的了你!谁敢动你一根汗毛,劳资豁出命不要,也得揍死他!”

  酷B匠‘网永5#久A免|9费看A小G说C

  听见刚子说这话吧,我突然心里一暖,眼角突然湿润了,一滴热翔划过脸庞!

  不过我很快整理了情绪,虽然我知道刚子说这话是真的,我也不怀疑刚子是不是真的愿意为我豁出命,可是这刚子在我身边的时候还行,万一刚子没在我身边呢?那我特么不得三天两头挨打啊!

  我将我的顾虑跟刚子说了,刚子这才能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句,转过头朝着我嘿嘿一笑,说“伟哥,还是你脑子好使,我咋就没想到呢!”

  我骂了一句滚犊子,别拍马屁!

  “那你有啥办法啊!”刚子看着我的眼睛问道我低头思索了一会,转过头对着刚子说道“听说你哥哥是警察学院的?”

  刚子点了点头,有些莫名其妙的回答道“对啊,可是两件事有关系吗?”

  我说有关系,有关系大发了,这次要是干的好,不仅能解决李毅这个sb,说不定还能让我在学校里威风威风呢!到时候大家见了,都特么的朝我毕恭毕敬的鞠个躬,然后喊上一声,伟哥!

  刚子听我这么说,也来了兴趣,问我咋整啊。

  我问刚子,他能不能让他哥来帮我们一下,刚子几乎都没思考,就回答了。

  “帮我估计不行,不过帮伟哥,他肯定会来的!”

  我当时就纳闷了,为毛伟子的哥不帮伟子,非要帮我?

  我当时只以为刚子说这句话只是句客套话,可是这知道,竟然是真的。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现在暂且不提。

  我说只要你哥能来帮我,而且要是在叫上几个警院的同学来帮我,到时候这事就成了百分之八十了!

  刚子听得有些迷迷糊糊,不过最后还是答应了一声“好”

  然后就准备去给他哥打电话。

  十分钟之后,刚子就回来了,说他个答应了,到时候来帮我们,问我接下来该砸整。

  我想了想,眼珠子直溜一转,一下就计上心头。

  不得不说,屌丝的智慧还是不错的,脑袋里面也不全装的是翔,这关键时刻还是能不掉链子。

  “到时候你带几个人就在学校里面传播消息,说我要干李毅了,让他小心点!一定要说狠点,对了把那天李毅在厕所尿裤子的事情给抖落出去。”

  刚子有些不理解的看了我一眼,想说什么,可是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

  我倒是知道刚子在担心啥,毕竟我现在跟李毅已经算结梁子了,我要是在这么去戳李毅的脊梁骨,估计李毅到时候恼羞成怒,得更加疯狂的报复我。

  其实他哪里知道,我特么就是要让他恼羞成怒,就是要让他找人来揍我,我现在可跳可痒痒了!恨不得他找人来打我呢!

  我要来一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而我现在是禅,可是没人知道我既是蝉也是那只黄雀!

  ---------------------分割线------------整整一天,教室门口来了好几拨人,有的人我认识,有的人我不认识,可是动作行为都几乎一样,都是来到教室门口,不提的朝着教室门口张望着,时不时的朝着我指指点点,嘴里不停的嘟囔着什么!

  我特么突然感觉自己有点像动物园里的动物,那些人就像看猴一样,脸上全是戏虐的表情,估计现在我在他们眼里,只是两万块钱吧!

  我倒是没说啥,反而大摇大摆的走到门口,趾高气昂的对着外面那群家伙说道“叫李毅那sb等着,劳资迟早有一天都揍死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