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文的反应也是够快,猛地一记勇往直前,身上顿时出现一个盾护,护盾将斩钢闪的伤害给直接抵消掉,也就是说,这个技能我相当于白放了,没有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

  事实是这样吗?当然不是!

  瑞文似乎恼羞成怒,提着手中那把巨大的黑色符文之刃,不由分说,一段*折翼之舞瞬间展开,护盾率先被打掉,血量宛若泉水一般外冒。

  我赶紧将仅有的一瓶血药给磕了下去。

  避其锋芒,伺机而动。

  看着瑞文伤害如此之高,我心里也是嘀咕的不行,看了看技能,除了*斩钢闪之外还有两秒**之外,*风之障壁还没用,*技能踏前斩已经冷却完毕。

  不由分说,瞬间一个*,直接借着一个靠着我最近的小兵,使用踏前斩,直接穿梭到了小兵的另一边,可是这距离还是被瑞文折翼之舞的第二段伤害给打中了,这让我感觉比较郁闷,瑞文这个时候似乎已经打红了眼,紧接着最后一段折翼之舞,即将打出爆炸伤害,,一记疾风斩,最后一个点燃,带走我妥妥的。

  可惜,剧本却超出了她的意料。

  突然间,我的技能点亮了,六级了,我赶紧点亮了大招的图标。

  这个时候亚索的斩钢闪已经完全能却完毕,就在她以为我的亚索在仓皇逃命之时,亚索猛然转身,寒光陡然闪过。

  杀意已决!

  “hoseigi”

  旋风拔地而起,夹杂着断鳞残甲,带着滔天气势,呼啸而去。

  这一次的瑞文就没那幸运了,直接被旋风陡然刮刀天上,呼啸的风声不停地在耳边回响,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狂风绝息斩”

  此时的亚索宛若天神下凡一般,一道黑影借着风声呼啸而过,剑光逼人,只见无数道剑光在瑞文身上炸现。

  “轰!”

  惊天巨响传来,伴随着狂风绝息斩最后一击,瑞雯应声落地。

  最后一记斩钢闪,准确无误,直接插中瑞文胸膛,剑锋略过,瑞文不复存在。

  “仁义道德,也是一种奢侈"“**********”

  电脑熟悉的声音响起,看着已经倒地的瑞文,我心里不由的松了一口气,妈的,玩个游戏,比打仗还紧张,真他娘的操蛋。

  不过还好,我特么的至少赢了吧我不由的长舒了一口气,心里暗想,什么国服第一瑞文,吹牛到挺厉害的我朝着李毅望了望,这家伙这个时候脸色铁青,就跟吃了翔一样,看着屏幕上的黑白画面,还有鲜红的失败字样,似乎怎么都不相信自己的瑞雯竟然就这么输了。

  看着李毅这个一脸吃瘪的样子,我特么心里那个高兴啊草泥马的,有钱了不起啊,还不是照样被老子虐!林曼曼看见我赢了,一下就在旁边炸开了,不停地蹦跶“赢了,赢了,李毅,你这下服了吧,我男朋友赢了你,就你那技术跟我男朋友差十万八千里呢!别不识好歹了,快点滚吧,不然我男朋友等会发飙了,你们在场几个都走不了,都得挨打,告诉你们,我男朋友可是捅过人的,见过血的”

  哎哟卧槽,林曼曼这丫头还真特么不怕事情闹大啊,竟然把我吹牛说的伤口都给说出来,我特么当时也不好自己打自己脸,就故意说道“这网吧,还真热啊”

  然后就故意将自己的衣服撩了撩,将那个割阑尾炎的伤口若隐若现的露了出来你特么别说,这b装的还真有成效,虽然这李毅是一个打架斗狠很厉害的家伙,可是终究也只是一群初中生,平时打架也就是动动拳头,见到我肚子上的伤口,还真以为我是什么厉害人物呢,李毅这个时候也变得犹豫了起来的,低下了头,我特么心里一下就自信心爆棚了。

  可是俗话说,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特么的,我刚嘚瑟还没两分钟,就听见从后面传来一个熟悉且猥琐的声音“伟哥,伟哥!”

  我当时一愣,转过头一看,卧槽,竟然是胖子这里介绍一下,这胖子原名谢东,是跟我一个班,也是一个宿舍,在我下铺睡觉,挺逗的一个人。

  胖子看见我显然很激动,屁颠屁颠的酒跑到我跟前“伟哥,我就说你去哪了,果然又跑来上网了,嘿嘿”

  我当时别提多无语了,瞪了一眼胖子,示意他快离开,可是这家伙完全不懂状况,朝着四周将李毅他们一群人给全部打量了一遍,也不知道那些人是干嘛的,就朝着我挥了挥手说道“那你们继续玩吧,我自己过去玩了”

  说着就转身准备离开,我正松了一口气的时候,胖子突然转过头来说了一句,让我顿时石化的话“伟哥,你还是别经常把割阑尾炎的伤疤暴露在空气中,我上次听医生说,这样容易感染!”

  我勒个擦,我当时鼻子都要气歪了,恨不得直接上去朝着胖子的菊花连捅三十下,正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一阵阴风从背后袭来,我当时整个人就楞了,缓缓的转过头来,看见李毅和林曼曼两个人的脸都阴沉的可怕,骂了隔壁的,这尼玛猪一样的队友,胖子我去你妈。

  我寻思这地方不能呆了,我特么的立刻走啊,不走就得在这里等死了,我朝着林曼曼和李毅挥了挥手,从脸上硬生生的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各....各位,我妈叫我吃饭,我....我先走了”

  说完我特么立马脚底抹翔,转身准备溜。

  。C看*Z正…版}章l、节I,上酷匠x网YE

  可这还没跑出去两步呢,就听见李毅在后面骂了“你妈的,这玩意儿装还挺厉害啊,兄弟们给我抓住他,老子今天不爆了他,我特么就不叫李毅”

  李毅这话刚一落地,刚才站在李毅身边的几个牛鬼蛇神立马冲了出来,哇哇哇的怪叫朝着我冲了过来,这尼玛装逼装过头来,我转过头就准备跑。

  网吧里面人不少,门口还站着几个聊天的,我逃跑还遇见不小的障碍,不过还好,我和后面那几个杂碎的距离也算是一点一点的拉开。

  网吧门就在前方,离我不到十五米的距离,我特么马上就要出到门口,我脑袋里面甚至浮现出我逃出网吧之后,留个世界的潇洒背影。

  那感觉,一个字,真特么的爽啊李毅这个时候也感觉我马上就要逃了,估计心里也是着急,竟然扯着嗓子在网吧里面喊了起来。

  “谁帮我抓住前面那孙子,我奖励他一千块钱”

  mmp,李毅这竟然开始用金钱调动人名群众的积极性了,我去你妈了的个b。

  可是这一千块钱可不是吹的,李毅瞬间从包里面摸出一叠红票子,不停地在手里晃悠着。

  果不其然,网吧里面被李毅这么一说,先是一阵安静,然后靠我最近的几个王八羔子,就跟吃了热翔似的,猛地一下从自己的位置上蹦了起来,直接朝着我冲了过来。

  幸好我也不是吃素的,这么些年一直保持这运动会跑步冠军,这优势还是存在的,我不停地闪转腾挪,跟天天酷跑似躲过了好几个朝我扑来的王八羔子,可是我终究如何还是一个人啊,被一千块钱诱惑的人越来越多,很快我就被逼到了墙角我心里当时场子都要悔青了,心里不停暗暗下着决心,这次要是我能完好无缺的走出去,再也不装了。

  我手里拿着一根椅子,用凳子脚对着面前这一群禽兽,我心里当时也紧张啊,毕竟我面前可是吧接近几十号人啊,我特么以前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啊,说实话,我特么当时脚都在打抖了。

  “草泥马的,谁敢上来我弄死他”

  我感觉自己心提到了嗓子眼,脑门上早就布满了大汗,汗水将衣服都快打湿了。

  说实话,人被逼到绝境的时候,总会爆发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能量。

  也许站在我对面那群畜生也知道这一点,看着我拿着凳子,气势汹汹的样子,几乎所有人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每个人都是面面相觑,没一个人当出头鸟的。

  我心里呵呵一笑,心想,看来我特么还是有王霸之气。看来我还真不是一般人。

  我特么这还没活过神来,一个头发染的五颜六色的杀马特就恶狠狠的骂了一句,我弄死你,然后手里拿着一根不知道哪里来的马桶塞子就朝着我冲了过来。

  “妈的,竟然不要命了,敢第一个冲锋”

  枪打出头鸟,我特么还是明白这个道理的,这家伙手里将一个马桶刷子举的老高,结果还没走到我面前,我直接轮圆了手上的凳子,二话不说,直接朝着这家伙的脑袋上就狠狠一下。

  哎哟,你别说,我特么这还真算是第一次打架,可是还见红了。

  我这一凳子直接砸在了杀马特脑袋上,这一下着实够狠,只听见砰的一声闷响,杀马特哇的大叫了一声,整个人就倒在地上,估计在眼冒金星,而脑袋上也顺着额头留下了红色的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