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4年,日本仙台,某所国际学校。

  一位年仅十岁的男孩子,坐在座位上,望着周围的同学,心理感到恐惧,同时又感到一丝欣慰,因为这所学校聚集着全世界的学生,有十几个美国孩子跟他分在了同一个班。

  他一脸斯文地走上讲台,用一口流利的日语和英语自我介绍道:“大家好,我叫威廉·钱恩斯,今年10岁,是美国人,因为家人工作的缘故,从小和父母在仙台生活,后来请多多指教!”

  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老师赞许地对他点了点头,认为这孩子将来很有前途。他转过头腼腆地对老师笑了笑,脸上露出可爱的深情。

  当然,越是斯文的孩子,除了有人肯定之外,也会招来高年级大哥哥的欺负。

  有一天,钱恩斯走在教学楼的楼道和他的朋友山野一起散步,突然几位高年级的大哥哥懒腰横在他们面前。

  山野张大了嘴巴,用日语说了句“天啊”,便下意识溜走了。跑得比火箭还快。

  小小的钱恩斯一脸疑惑地望着这些高年级的大哥哥,当时他还不懂事,用日语问候了他们一句“你们好,高年级的英俊的哥哥。”

  但是对方一脸麻木,毫无表情地直勾勾看着钱恩斯。很倒霉,钱恩斯不小心撞上了高年级的痞子。

  只见对方用自负的语气自我介绍道:“我是佐藤,是这个学校的老大,这是我们例行收过路费的时候!”

  钱恩斯一脸疑惑,用天真的口吻问道:“哥哥,什么是过路费啊?”

  佐藤弯下腰,对钱恩斯挥了挥拳头:“哼哼,我们只要钱,不要别的。只要你碰到我们,你就得拿钱来此后我们,要不然你就死在这所学校里,谁也保不了你。”

  钱恩斯一脸闷苦,对着佐藤恳求道:"哥哥,我现在真的没有钱,下次来我一定给你,好吗?”

  佐藤冷笑道:“这次就放过你一马,小孩子。下次我在遇见你还没钱的话,你就得和爸爸妈妈说再见了哦!”

  佐藤还摸了摸钱恩斯的头,大声喊道:“快哭吧!快喊爸爸妈妈来救你啊!哈哈哈!谁也保不了你!”周围的佐藤的帮手也哈哈大笑起来。

  当天放学回家,钱恩斯再也忍不住了,一到家门就哭了起来。

  钱恩斯父亲看见钱恩斯的一脸闷闷不乐,就低下头,用温柔的声音询问道:“乖儿子,你怎么了?谁又欺负你了?”

  钱恩斯边哭边把事情的原委都说了出来。

  钱恩斯的父亲皱了皱眉,安慰道:“儿子,跟我来。”

  他父亲是一位军火商,是一位前海军陆战队员,参加过沙漠风暴行动。因为钱恩斯的母亲工作缘故,一家人搬到日本生活。他父亲就负责卖武器给当地警察。

  钱恩斯哭丧着脸,随着父亲上了楼,走进了父亲的房间。

  父亲拉开他的工作抽屉。里面堆满了文件夹以及零乱的财务支出单。

  紧接着,父亲把文件夹全部抽开,并扔到了一遍。

  一把配有消音器的M9手枪和它的两副弹匣呈现在父子俩的面前。

  父亲拿出了M9手枪,把它递给了钱恩斯。

  他拿着消音器对他说:“儿子,这是一把M9手枪,是我在紧急情况下才用的,现在给你了。你在学校或者在小巷被他们勒索了,你就掏出这个出来,我等会帮你装好消音器。就放在你书包的侧面那一层,你随手用手拉开拉链就可以拿出来了。必要的时候,在你没有退路的时候,你就向他们开枪,知道了吗?”

  钱恩斯惊讶地对父亲说:“可是爸爸,这样做……真的好吗?”

  父亲用着鼓励的口吻对着钱恩斯说道:“儿子,你要记住,开枪使人毙命是一瞬间的事情,那是他应得的惩罚,你要做的,只要轻轻动动你的小手指,扣下扳机。有消音器在,没事的。”

  钱恩斯用力地点了点头,对着父亲说:“我会把佐藤拉下地狱的!爸爸,相信我!”

  父亲点了点头,摸了摸钱恩斯的头,“这才是我的小陆战队员。你看,这是安全保险,看好,应该这样用……”

  奇怪的是,钱恩斯这几天在学校都没有见到佐藤一伙人,这也让钱恩斯松了一口气。

  但是,该来的还是要来的。

  1994年7月13日,日本仙台,下午16:24,阴天.钱恩斯向往常一样,哼着歌曲,慢悠悠地漫步在回家的路上。

  突然,他感觉有一个黑影在向他逼近,还没等到他回头,他就被捂住嘴巴拖进了小巷!

  酷\匠网首Y{发O

  他顿时感觉头晕乎乎的,他似乎听见了有人在叫他的名字。

  “我们等你等了很长时间,说好的钱在哪里?”

  原来是佐藤那伙人!

  只听见佐藤大声吼道:“别以为你小我就会对你有同情心,你是美国人,身上一定很有钱!我相信你身上已经带好我们要的钱了!”

  钱恩斯没有说话,他用余光瞟了一眼,旁边有个佐藤的同伙挥舞着手上的棒球棍。

  钱恩斯故作镇静点了点头,用日语答复道:“是的,我已经带给你们钱了,我这就给你打开书包。”

  此时此刻,钱恩斯心理紧张的要命。

  打死他们?还是像奴隶一样任他们殴打?

  只有搏一搏了,还可以看得见父母的!

  但是如果失误了,就死在这里不见天日了!

  钱恩斯想了想,他不得不做这个危险的活。

  他决定一气呵成,杀死这些渣滓!

  他数了数,周围大概有四个佐藤的帮手,自己手上的手枪有9颗子弹。

  就这样了,没办法了!

  钱恩斯脱下书包,慢慢蹲在地上,拉开了书包侧面的拉链。

  佐藤看见他慢吞吞的,大声催促道:“你能不能快点啊,蠢猪!真是反应迟钝!来,你既然那么慢吞吞的,我们来找,拿到钱之后再打死你。“钱恩斯恍然大悟,无论给不给钱,自己还是会死在异国他乡,还是死在一条肮脏的小巷里。

  小小的钱恩斯第一次有杀人的念头。

  他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怨气,便快速拉开拉链,掏出了手枪。

  他遵照父亲所说的,迅速调好了保险。

  在佐藤的手下逼近钱恩斯的时候,迎面而来的是四颗冰冷的子弹。

  随着消音M9冰冷的子弹射入佐藤手下的脑髓,钱恩斯面不改色,将枪口对准佐藤,慢慢靠近他。

  佐藤脸色煞白,哀求道:”求求你放过我,我这里有一大笔钱,我们可以好好谈谈!我这里有上次打劫我们班班长的钱,我们可以平分!“钱恩斯冷笑了一下,对着佐藤说:”当初你在抢劫我的时候可不是这种样子。你看你一脸娃娃似的求饶,少他妈卖萌了,贱猪。“随着钱恩斯轻轻地扣下了扳机,墙上划过一个一字型的脑浆喷溅的血迹。

  钱恩斯轻轻笑了一声,这个大患已经解决掉了。

  过了不久,钱恩斯因为枪杀学生被送进了少管所。母亲一怒之下跟父亲离婚。

  父亲决定,在钱恩斯出来之后,把他带回美国生活。

  钱恩斯回到美国之后,惹下的麻烦越来越多。

  在年轻时便总是招惹麻烦。青年时期便总是在自己的寄养家庭和少管所之间徘徊。随后,他通过贿赂等手段,加入了军队,成为了一个优秀的士兵,但他总是厌恶被人命令。估计是因为小时候的阴影所埋下的。

  再后来,钱恩斯离开了军队,成为了一个小痞子,称之为“兵痞”,为出价最高的人贝恩提供他的“军事”服务,成为一名雇佣兵。

  在贝恩的推荐下,钱恩斯加入了老霍斯顿组织的雇佣兵集团。

  老霍斯顿带领着他的雇佣兵拯救小霍斯顿的时候,钱恩斯也参与其中,作为一个接应的司机。

  后来老霍斯顿坐牢了,是钱恩斯带着队伍,和小霍斯顿一起劫狱,营救老霍斯顿出来的。

  钱恩斯很乐意和这个集团合作。

  现在钱恩斯已经是37岁,他已经不是之前软弱的那个可怜孩子了。他已经是职业罪犯兼暗杀能手,来无影去无踪。

  为钱而生,为钱而死。

  有时候只有这样才能生存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