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斩十字刀》,无比的霸道,二哥的脾气有些爆燥,他修练的便是狂斩十字刀,每次见二哥练刀,我都觉得二哥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这门武技,太过于狂野霸道了,不适合我。”

  傅天武又摇了摇头,放弃了第二门武技。

  “《霹雳无双掌》,不温不火,到是适合我。不过,我不太喜欢掌法。拳法剑法,是我的首选。”

  “《凤舞九天》,研娅就是修练这门武技,我一直觉得这门武技适合女生修练。”

  一连放弃了四门武技,就只剩下最后一门了,名为《破殇九拳》。这门武技,傅天武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因为他的父亲和爷爷,都是靠这门武技在魔风城打出了一片名声的。而这门武技,也算是傅家修练者最多的武技。因为父亲的原因,从小傅天武对这门武技,就有些趋之若鹜。《破殇九拳》一共有九种拳境,一境比一境可怕。当能够一气呵成的施展出这九种拳境,那威力也是大的吓人。

  当然威力大,也意味着修练的难度大。纵然是傅子阳当年,也是修练了整整一年的时间,直到突破到了通经八阶之境,才能够施展出九种拳境。而当时的傅子阳,也靠这《破殇九拳》跟一名通经九阶的高手战个平分秋色,这个事迹,也在魔风城广为流传着。

  傅天武努了下嘴,看来选来选去,还是要选《破殇九拳》了。拿起了破殇九拳,傅天武目光一瞥,看到下面竟然还有一本书籍,不过好像纸张有些奇怪,而且很薄。书籍的上面,赤然的写着《霸衍犀皇拳》五个金色的大字。不知为何,看到这五个字,傅天武心中却是有着一丝说不出来的感觉,仿佛被某种力量吸了一下似的。

  对于拳法,从小以来傅天武都有些情有独钟。

  “父亲,这是?”傅天武有些疑惑的看向了傅子阳。

  傅子阳看了眼《霸衍犀皇拳》才道:“怎么把这个残篇也拿出来了,这也是你爷爷当年在一个废弃的遗址中得到的残本,是个不齐全的武技。”

  @u酷B+匠$u网c正r版首V发pa

  傅天武到是莫名的有了几分兴趣,翻天看了起来,奇怪的是这本武技竟然只有图画,而没有一个文字注解。而这些图画画的正是一个人在打着拳,虽然给人直观的感觉是很形像,但是没有运行的功法和文字注解,到是让人理解起来很是费劲了。看到这些图画,傅天武的脑海中却是闪过了一个个画面,一口气番完了,傅天武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

  “父亲,不知为何,我感觉这套拳法的威力非常的强大,如果能修练有成的话,足以让实力大增。”傅天武如实道。

  傅子阳点了点头道:“没错武儿,这门武技确实应该是一门比较高深历害的武技,能爆发出来的威力也是不可估量。可以肯定的是,比我们傅家的这五门武技,都要高上可能不止一个档次。你爷爷也是猜测,可能是某个大势力的武技,只可惜是个残篇,并不完整。当然,你爷爷和我都尝试修练过这种武技,不过却发现这武技实在太过于霸道,而且施展起来,消耗神力的速度也非常的可怕。修练起来的难度,足足是我们傅家这五门武技的数十倍。而一般人,恐怕就算能修练小成,也难施展的出来。正是这些弊端,所以这门武技也一直被封存了起来,并没有拿出来给你们修练。”

  傅天武这才释然。

  不过,也正是如此,他反而对这门武技,更是多了几分炙热。而且,好像心里也有个声音告诉自己,去修练这门武技似的。

  傅子阳也是皱了下眉头,他自然看出了傅天武的心思,道:“武儿,《霸衍犀皇拳》异常的霸道,修练时的痛苦不是一般人能受的了的。而且修练的难度,也是你无法想像的,就像是为父我,当年在通经九阶之时尝试修练,足足一个月,都没有丝毫的进展,总是感觉充满着艰涩。你爷爷修练之后,也是告诫我说,以后不许我们傅家人修练这么霸道的武技。所以为父,不赞成你的想法。”

  父亲不赞成,这个傅天武已经想到了。这门武技自己都没听过,而且听了父亲刚才的解释傅天武已经知道这门武技绝对非凡。一般人修练,恐怕一辈子都修练不成的。

  修练的痛苦,傅天武并不在乎。武技的重要性,傅天武也是深知。一门历害的武技,对实力的影响,绝对是无比的巨大。傅家的武技虽然还不错,跟其他三大势力比到还行,但要是拿出去跟魔风堡比,显然是比不过的。而傅天武的对手,并不仅是慕容家,还有魔风堡。所以,他对武技的追求,自然也是往高看。

  一个是自己从小就趋之若鹜的武技,也是傅家引以为荣耀的武技,自己修练肯定是水到渠成,很快便能有些小成。另一个,是一个霸道无比,连父亲都难以把握的强大武技,而且还是个残篇,充满着未知。短短的一个月时间,也不见得能有一丝进展。这两门武技,要做如何选择?

  如果没有《霸衍犀皇拳》那不用说,肯定选《破殇九拳》。

  “父亲,我决定了,我要修练《霸衍犀皇拳》。”傅天武一脸决绝的道,信念无比的坚定。因为他很清楚,修练《破殇九拳》,自己要战胜他人,恐怕只能在境界上去压倒他人了。而如果自己修练《霸衍犀皇拳》,那自己完全就有能力越阶杀敌,这才是自己追求的。自己的敌人很强大,所以自己也必须尽快的强大起来。光靠神装拳套的修练效果,对傅天武来说,显然还是不够的。

  有了信念,就必须要坚定,必须去追求。

  不管路有多艰辛,傅天武都无所畏惧。

  傅子阳沉默了下来,傅天武的性格,他最清楚不过。一旦决定了的事情,就绝对不会改变的。

  几晌过后,傅子阳才用力的抿了下嘴道:“武儿,虽然为父不赞成你选《霸衍犀皇拳》,不过为父尊重你的选择。或许...你能走出一条属于你自己的路。你有这个信念,才是最重要的。修练之道,慢长而又悠远,心性才是最重要的。你能有如此坚定的心性,为父相信你一定能成功的。这《霸衍犀皇拳》残篇,为父就交给你了。”

  “谢谢父亲,武儿不会让你失望的。”傅天武重重点了点头,心中也是一暧。从小到大,父亲都是一如继往的支持自己。

  有了父亲的支持,傅天武的心中也更充满着动力,有些迫不急待就要开始修练《霸衍犀皇拳》了。不过现在是晚上,不适应修练,傅天武只能将这想法强行的压了下去。

  “好了武儿,时间也不早了,你早点修练吧。”留下了一句话傅子阳便离开了房间。

  送走了父亲,傅天武将《霸衍犀皇拳》收了起来,平复下了心情,继续修练。时间不多,他必须争分夺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