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家庄的占地还是很大的,建筑也还算是雄伟,不过很多建筑都废弃了。傅家在紫阳镇扎根,也有近百年的历史了,以前也一直是紫阳镇当之无愧的第一家族。不过,十多年前一场变故,就开始没落到了现在的地步了。关于这段历史,傅家三代所知的至少,大人们对这些事情,也是很避讳。

  傅家南院,便是傅天武一家的居住之地。

  “父亲,母亲我回来了。”回到家中,傅天武便喊了一句。

  傅子阳和傅天武的母亲张纳兰正座在客厅,桌子摆满了饭菜,傅子阳在喝着酒。

  张纳兰马上起身走到了傅天武的身边,将傅天武拉到了桌边,有些疼惜的道:“你这孩子,又不回来吃午饭,你总是这个样子,身体会吃不消的。人是铁饭是钢,就算努力修练,也要吃饭的啊。”边说着,张纳兰已经帮傅天武盛好了一碗饭,不断的跟他夹着菜。傅子阳,则是一边喝着酒,一边看着傅天武。他隐隐感觉到,傅天武身上的气势,好像变了不少。

  “吃慢点,别噎着了。”看到傅天武狼吞虎咽的样子,张纳兰不由的提醒道。

  三下五除儿,两碗饭便下肚了,傅天武放下了碗筷,落得张纳兰的一个白眼。不过对于傅天武这样的行为,她也是习惯了。

  “父亲,我们家情况现在怎么样?”傅天武忽然问道。

  }更/U新最n快rz上57酷b匠网{/

  傅子阳看了眼傅天武,才挑了下眉头道:“不太好,慕容家催着我们快点跟他们交接我们傅家一半的产业。因为这次的事情,我们会家的生意也受到了巨大的影响。算了,不说这个了,武儿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听着家里的情况,傅天武心中也像是被一把利剑划了一刀一般。而这一切,都是由自己而起,而罪魁祸首就是慕容家。

  沉默了半晌,傅天武才道:“父亲,有个情况,我想跟您说一下。这次的事情,我认为有些蹊跷。”

  傅子阳自然听的出来傅天武话中的意思,眉头顿时皱了起来,眼里闪过了一道锋芒,看向了傅天武,半晌才沉声道:“武儿,你有什么情况,就跟父亲说。”

  傅天武点了点头道:“父亲,我记得您跟我说过有一种药,可以让人变得嗜血好战,一旦战斗起来甚至有可能会丧失一些本性。”

  傅子阳点了点头道:“是,确实有这种药,不过这种药对历害点的武者,是没有什么作用的...”说到这里,傅子阳的目光顿时变得锋利了起来,身上散发出了一道强大的煞气:“武儿,难道你是说你中了这种毒药?”

  傅天武道:“是的父亲,虽然我不敢百分百肯定,不过我觉得应该是八九不离十了。孩子的心性父亲您应该知道,那天我也不知道为何,一跟魔烈战斗起来,就感觉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满脑子里就是想要战斗,血液沸腾,所以出手才难以控制,才会打伤了魔烈。还有一件事情,我觉得也太巧了,那就是那个慕容紫为什么会到我们会家的后山来,而且还会在那湖里洗澡,还恰好被我路过看见?再就是,那天我去魔风堡,她也明显是唆使魔烈对我动手。整件事情,她应该都是有预谋而为之的。而这件事情,也肯定是慕容家的手段。”

  傅子阳脸色冷沉了下来,眼里闪烁着异芒。

  “哼!”好一会儿,傅子阳才重重的冷哼了一句:“武儿,如此说来,这件事情应该是慕容家的手段。果然好狠的手段,怪不得你出事后,慕容家会突然那么热情,说有办法保你一命,但条件是我们傅家的一半产业。如此看来,这整件事件,确实是慕容家早有预谋的。好你个慕容老匹夫,竟然想要对我傅家下手了。”

  “父亲,我们现在要怎么应对?”傅天武道。

  傅子阳道:“武儿,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做?”

  傅天武微一楞,家里的大事决策,自己是插不上嘴。

  “这里是在我们住处,旦说无妨。”傅子阳道。

  傅天武这才沉思了下道:“父亲我觉得慕容家肯定还有后招,而且比这一招还要狠还要毒。光是这一招,就让我们傅家大伤元气,失去了一半产业。下一招,应该就是想至我们傅家于死地了。而我觉得,这一招,应该就是会在一个月后的镇比上施展了。”

  “嗯,说的不错,继续说。”傅子阳点了点头。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慕容家应该是暂时联合了林家和金氏商行,想着要在镇比上对我们傅家下手。如果这三家真的联手的话,我们傅家,就危险了。不过好在,林家一直是紫阳镇的第一家族,就算会和慕容家联手,也绝对是各怀鬼胎。至于金氏商行,从来都不会过多的去参与到我们紫阳镇的势力竟争之上,这次估计也是做个看客的角色,所以最危险的,依然还是慕容家。不过,想要解除这次的危机,恐怕就只能看镇比我们傅家的表现了。”傅天武道。

  傅子阳脸色有些凝重,点了点头道:“武儿你分析的很不错,看来你真的长大了,这些东西你都能看的明白,为父很高兴。这次的危机,是没有办法躲辟的,只能是去面对了。武儿,这次镇比很重要。三年一次的镇比,已经有近百年历史了,也是我们紫阳镇最受关注的一个风俗。硬拼的话,我们傅家显然不是慕容家的对手,而且还有林家这只豺狼野豹在一傍虎视眈眈。一旦慕容家要对我们傅家下手,他们林家绝对不会袖手旁观,必定会是趁火打劫,坐分一杯羹。而金氏商行,恐怕也会出手。一旦落入那个地步,我们傅家就危矣。而唯今之道,恐怕也只有在镇比上能夺得第一的话,会暂时让慕容家有所顾虑,不会对我们傅家下手。不行,我得马上将这件事情告诉你爷爷他们。”

  不等说完,傅子阳便快速的向外门掠了出去,眨眼便消失在了屋中。

  傅天武沉默了下来,镇比能夺得第一的话,确实是能够让慕容家有所顾虑,不会马上对傅家动手。毕竟,那个时候整个紫阳镇的目光都汇聚傅家,如果这个时候慕容家想要动手的话,那必然会遭到整个紫阳镇的唾弃,会说慕容家是嫉妒傅家夺得第一,是输不起。

  但是这份顾虑,并不能维持多久,快则一个月,慢则两个月,慕容家必然还会对傅家下手。

  巨大的危机,已经悄然的笼罩在了傅家的上空。单论实力,慕容家比傅家就要强上不少。因为就在两个月前,慕容家有一个突破到了小圆满之境,这样一来慕容家就有了两名小圆满境。而傅家,只有傅子阳一人是小圆满境。傅子泰和傅子剑,都是通经十二阶。第三代中,就老大傅天祥通经九阶,还能拿的出手,这也就是傅家的全部底蕴了。

  而慕容家,除了两名小圆满境,通经十二阶还有四人。光是实力,都有傅家的两倍了。

  “父亲早年便成名,这十年来一直滞留在小圆满之境未能突破,踏上通脉之境的境界。想要慕容家发难之前,让父亲突破到通脉之境,显然是不太实际的。想要解除傅家的危机,只有靠更强大的实力了。两个月的时间,不管怎么样,我都要拼一拼,如果我能达到小圆满境,那他慕容家,也得掂量掂量了。”傅天武心中暗暗思忖着傅家的后路,变强之心,更加的热烈。

  这不仅是自己,更是关乎到整个傅家的生死存亡。

  傅天武,也是给自己下了一个死目标。

  “母亲,我回房间了。”傅天武丢下了一句话,便向自己房间跑去。

  回到了房间,关好了房门,傅天武便般坐到了床上,意念唤出了神装拳套,动起了功法,顿时感觉到了源源的神力通过神装拳套向自己体内涌去。虽然这样的修练效果不如直接施展‘奔雷疾风拳’,不过效果比自己以前修练不知道好上了数百倍了。以这样的速度积累神力,傅天武相信,不出一个星期,自己便可以突破到通经六阶了。

  一个星期能从通经五阶突破到通经六阶,要是传出去,估计要吓死无数天才了。

  不过修练了多久,傅天武目光忽然睁了开来,意念一动便收起了神装拳套。此时门外,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关于神装拳套的事情,傅天武暂时还不想告诉父亲。一来,是想在镇比之时给父亲一个惊喜,给傅家一个惊喜,也是给慕容家一个惊喜。当然最重要的是,神装仍是传说中的存在,这样的事情一旦泄漏出去,恐怕自己要受无穷尽的追杀了。而且傅家,也会永无宁日了。所以,这个事情,傅天武还是想暂时放在心里,等自己有点实力再告诉父亲。

  匹夫无罪,怀壁其罪。这个道理,傅天武很早就懂了。

  有点小秘密,不告诉并不是不信任,相反是一种保护的措施。

  傅天武快速下床打开了门,傅子阳走了进来,顺手将房门关上。傅子阳的目光扫了眼床上,才看向了傅天武道:“还不休息啊?”

  傅天武挠了下头道:“还睡不着,想修练一下。”

  傅子阳点了点头:“还有一个月就镇比了,武儿你能这么努力,父亲是很欣慰,不过休息也要多注意,不要顾此失彼,做得不偿失之事。”

  “我知道了父亲。”傅天武点了点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