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还是活蹦乱跳的,看来我魔风堡的天牢还让你住的挺舒服的嘛。不是我魔风堡来了贵客,你以为本少爷会让你舒坦的呆到现在吗?”一道刺耳讥诮的声音响起,一道身影向这边走了过来。衣着华丽,不过脸上还留有一些余伤。眼里,闪烁着傲慢之色,从骨子里就有着高人一等的傲气。特别是那写满了讥讽的脸色,到是让人看的很是不舒服。来者不是别人,正是魔风堡少堡主魔烈。

  魔烈这个名字,恐怕整个魔风城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吧。恶少,纨绔,色狼等等名词,都可以套用在他的身上。魔风城,不知道有多少人深受其害。所以魔烈这个名字,绝对是让魔风城绝大多数人都闻风丧胆的。

  这个杀神,谁敢惹?

  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看到一脸盛气凌人的魔烈傅天武神色也是一懔,拳头暗握了起来。不过理智告诉他,不能再冲动,不然父亲他们为自己所做的一切,就都白费了。

  大丈夫,当忍也则忍。

  傅天武现在才明白,从昨天被关进魔风堡天牢后都没有人来管过自己,也到让自己少了许多皮肉之苦。这个能让魔烈都忙的没时间‘折磨’自己的贵客,到是让傅天武有些好奇,怎么说这个贵客也算是间接的救了自己。

  傅子阳和傅子泰看到魔烈,两人的神色也是一阵变化,知道来者不善。一出来就碰到魔烈,显然是对方有意在这里等的。傅子阳还是马上对魔烈躬了躬手,道:“魔少主,犬子犯下弥天大错,我也深感痛心疾首。此次带回去,我必定会严加管教。还望魔少主大人有大量,多多海涵,我们傅家必定深感魔少主的大恩。”

  看到父亲如此的低声下气,堂堂小圆满境的高手,竟然向一个区区通经二阶的废材如此的客气,傅天武心中痛的像是被千刀万刮。

  他恨不能忍...

  “哼哼,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感情。你们傅家的大恩,你以为本少会屑吗?别给脸不要脸,往自己脸上贴金。”魔烈冷笑了起来,一脸不屑的扫了扫傅子阳。

  傅子阳的脸色有些难看,不过却也不敢有半点的发作。

  魔烈的目光看向了傅天武,冷哼了一声道:“怎么,傅天武,看你的样子,还很不服气是吧?哼哼,那本少就让你好好的服气服气。刚才你父亲向我父亲下跪求饶,我父亲才肯答应饶你这条狗命。不过,我父亲答应放你,我可没有答应放你...”

  傅子阳神色一震,脸瞬间化为冰冷。

  “你说什么?”傅天武怒视着魔烈,脑海中像是被惊雷劈中了一般嗡鸣作响。无尽的怒火抑制不住,瞬间的喷爆了出来。

  父亲,竟然为了自己,向魔风堡主下跪?

  一向最在乎自己尊严的父亲,竟然为了自己向别人下跪乞求?

  傅天武现在只想狠狠的抽自己几个耳光,眼泪再也禁不住的夺框而出。这眼泪,他不是为自己而流的,是为父亲的尊严而流的。此时,傅天武恨不得杀了魔烈,还有罪魁祸首的慕容家。这份仇恨,被傅天武深深的铭刻在了内心深处。

  傅子阳一只手紧紧的抓住了傅天武,看到父亲那苍老的似有十年的脸,傅天武泪如泉水。侮辱,对尊严的蹂躏践踏。

  “哈哈...”魔烈得意的朗笑了起来:“什么狗屁男儿有泪不轻弹,傅天武你也不过如此。还说你是一个可造之才,看来是夸大其辞了。强者才有资格去谈尊严,至于你们...哼哼,现在在我面前,不过是几个摇尾乞怜的狗而已。”

  “魔烈...”傅天武牙睚目裂,有些要控制不住心中无尽的怒火。

  傅子阳和傅子泰都阴沉着脸一人抓住了傅天武的一只手,再要是出什么乱子,怕是天王老子也保不住了傅天武了。

  傅子阳也是气的脸色发青,血脉膨胀,双拳暗握,不过他还是忍了下来,道:“魔少主,堡主大人已经答应了我们傅家放犬儿一命,魔少主这又是什么意思?以魔风堡的尊贵,断然应该不会有出尔反尔的事情发生吧?”

  傅子阳也只能打出一张暗牌,希望这个魔烈能对他父亲有所忌惮。

  “哼,少拿我父亲来压我。放心,本少也不是那种赶尽杀绝的人,既然是我父亲答应放人,我自然是会放的。不过...我身上的耻辱,我可没有取回来,怎么又有放傅天武这个家伙就这么轻易的走呢?”魔烈冷笑道,嘴角努出了一道道冷芒。

  傅子阳自然知道魔烈是想趁机羞辱武儿,也趁机羞辱傅家,他马上道:“犬子误伤了魔少主,道歉是应该的,武儿,快点过来给魔少主道歉。”傅子阳本想先下手为强,堵魔烈的后招。

  但是魔烈,显然没有这么好说话:“道歉就不必了,你们傅家人的一个歉意,还没有这么尊贵,本少还不看在眼里。你给我父亲下跪,我父亲才可怜你,答应放傅天武一条狗命。现在,我要傅天武向我下跪,这件事情我就当一笔勾销。不然...哼哼,那就别怪我算一算这笔账了。还有,我讨厌别人拿我父亲来压我。”

  傅天武怒不可遏,再是理智冷静,这样的侮辱还是让他怒火焚神。

  傅子阳和傅子泰脸色也是非常的难看,杀人的心思都有了,他们竟然被一个小辈羞辱到了这等的地步,这样的憋屈,实在是让人难以忍受。

  “让我跪,不可能!”傅天武的声音如九幽的寒冰一样的冷冽。

  酷}匠…g网唯H一n正版*r,t其}他C*都是d盗版

  傅子阳和傅子泰都保持了沉默,他们最清楚傅天武的坚强个性,宁死不会屈的。

  在这里动手,那与找死无异。不仅是找死这么简单,而且还会连累整个傅家上上下下几百口人命。忍,就算是枉死,也要忍。

  气氛,也被压抑到了极点。

  “哼哼,有骨气是吧,不跪是吧。很好,本少爷也到希望你不跪,不然本少爷怎么有理由来好好的羞辱你呢。你不跪,本少爷自然有办法折磨你,以泄本少的心头之恨。”魔烈笑的有几分阴险。

  傅天武的拳头,已经快要被自己握爆了。

  自己真的没有了选择吗?没路可走了吗?

  他不干...

  “魔烈,给我一个面子,放了他们吧。”正在这时,一道悦耳的声音响起,一道曼妙的身姿走了过来,到是让人眼前一亮。

  年纪跟魔烈相仿,长的到是水灵动人,很是让男人看之动心。

  傅天武看向了那漂亮女子,那高贵优雅的气质和那散发出来让人不敢轻易亵渎的强大气势,都让人明白这女子肯定不凡。这女子,傅天武以前并没有见过。

  傅子阳和傅子泰也是猛一震,满是诧异的看向了那说话女子,眉头深皱了起来。

  “洛小姐,你怎么来了?怎么,洛小姐和他们认识?”看到来人,魔烈脸色顿时变得有些殷勤讨好了起来。

  被他呼洛小姐的女子轻摇了下头,目光在傅天武的身上停留了片刻后,才道:“不认识,不过既然人家已经向你道歉了,这件事情就算了吧。再说,难道你要在这里弄出点事来,影响你的风度嘛,我相信你应该不是这么没有风度的人吧?”

  洛小姐的话显然对魔烈很有用,魔烈一笑道:“怎么会呢洛小姐,其实我刚才也不过是吓唬下他们,逗他们玩一下呢。好了,既然洛小姐不喜欢,那就不玩了。”说完,魔烈看向了傅天武三人道:“还不快点走。”

  傅子阳和傅子泰对洛小姐躬了躬手,拉着傅天武快速的离去,直到出了魔风城三十里,速度才放慢了点下来。

  “父亲大伯,武儿不孝,害的你们蒙受如此的奇耻大辱,武儿真的该死。”傅天武跪了下去,眼泪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傅子阳拉了拉傅天武,才将他拉了起来:“武儿,这次不全是你的错,实在是那个魔烈欺人太盛。还好,武儿你吉人自有天相,刚才若不是那位洛小姐及时出现解围,恐怕...对了武儿,你可认识那位洛小姐?”

  傅天武摇了摇头道:“武儿基本少出去,确实未曾与那位洛小姐谋面。不过今日之恩,武儿一定铭记在心,他日必定当涌泉相报。”

  傅子阳点了点头:“既然不认识,那就是那位洛小姐的心里仁厚善良吧,也算是武儿你的造化福泽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只希望武儿你日后,能有些好运吧。武儿你要记住,忍字当头。没有足够的实力,就千万不要去做傻事。强者为尊,肉弱强食,这样的事情,慢慢你都会经历的。心中再多的仇恨,也只有当你有了足够的实力,才能够去发泄出来。我们受点侮辱没关系,只要武儿你没事就好。”

  “是啊武儿,没有实力,我们只能向魔风堡低头。大丈夫能屈能伸,低头不一定就是懦弱。实力,才是决定一切的力量。”傅子泰也是点头道。

  傅天武点了点头:“武儿明白,放心吧父亲大伯,我以后再也不会冲动鲁莽行事的。”傅天武心中,一遍遍的发誓,今日的一切,都会让魔风堡和慕容家十辈百倍的偿还。

  实力,自己要尽快的提升实力。

  “好了,我们先赶回去吧,别让家人们等的太急了。”傅子阳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