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风城,魔风堡地下一间幽冷阴森的天牢,弥漫着冰寒之气,如是九幽一般。

  “蓬!”

  X酷hD匠83网O永…久免费看}R小5@说&

  一个有些白嫩的拳头愤怒的砸在了天牢的墙壁之上,发出了一声沉闷的震响声。这足足相当于三牛之力的一拳,竟然连墙壁上的一丝灰尘都没有打下。魔风堡的天牢,还真是名不虚传。

  “哼,慕容紫,你竟然敢如此的陷害我,害的我落得这等地步。不就是不小心看到了你在湖里洗澡,你竟然要如此的来报复我,还要将我傅家拉下水,你好狠的手段。此仇不报,我就不叫傅天武。”傅天武紧紧的握着拳头,目光变得无比的坚定锐利,一脸的刚毅如是岩石雕刻的一般。虽然看起来不过十七八的模样,但是给人的沉稳感,却是不弱于一些中年之人。特别是那双闪烁着锋芒的眸子,此时却也有几分异样的深邃感。

  而这份心性在一个十七八少年身上出现,到是极为的少见。

  愤怒过后,傅天武也马上冷静了下来,他知道此刻自己最需要的就是冷静,一味的愤怒只会让自己失去了理智。扫了扫这四周冰冷幽黑的墙壁,比铜墙铁壁都还要牢固,以自己不过通经三阶的实力,根本连皮毛都破不开。更何况,魔风堡守卫森严的地下天牢,又岂是自己一个通经三阶的武者所能够逃的出去的?

  被魔风堡打入了天牢的人,没有几个能活着出去的,这个传闻早就让魔风城的人有些闻风丧胆。

  坐着等死,从来不是傅天武的性格。哪怕有万分之一的机会,他都会一搏。

  “我打伤了魔风堡的少主魔烈,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即使是他先出手要伤我,我无奈还手。但强者为尊,魔风堡这次绝对不会轻易的放过我。想要我命,我傅天武又何曾向命运低过头?只是怕...父亲他们,会为了我...”一想到这次的事情会连累到整个傅家,傅天武心中的怒虎就禁不住的汹涌了起来。他一个人,即使是面对巨无霸存在的魔风堡,又有何惧?但是傅家,却是经不起魔风堡的摧残。

  “强者为尊,魔风城你魔风堡就是至高无上的尊者,你可以轻易的撑控他人的生死,操生杀大权。魔风堡,这次我傅家要是有什么损失,我傅天武发誓,总有一天,要你们十倍百倍的偿还。”傅天武暗暗发誓。

  不对...

  傅天武心中忽然一懔,目光顿时变得锐利了起来。

  怎么会这么巧?

  傅天武的脑海之中,隐约闪过了一些念头,这事情好像有点蹊跷。

  “我那天在外面练功回来,路过后山的狼牙湖,却正好看见慕容紫在湖中洗澡,然后便结下了这个怨恨。昨天我来魔风城采购,无意中遇上了魔烈,然后慕容紫也随即出现了。然后...她为了报复我就开始挑拨离间魔烈,魔烈生性好色,经不住慕容紫的诱惑,就想要教训我。不对...一开始我的脾气我还能够控制的住,可是后来跟魔烈战斗了起来,心中的战意就在燃烧了,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战意,这才失手之下将魔烈打伤。难道说,这其中还有什么阴谋?”傅天武努力的回想着这次的事件始末,总是觉得哪里不对劲。

  “如果这一切都是巧合的话,那是不是有点太巧了点?我那一刻为什么会有莫名的热血沸腾,控制不住自己的战意?一打起来,心中就有无限的战意在燃烧?还有...她慕容紫又怎么会到我傅家后山的狼牙湖来洗澡?难道...对了,我曾听父亲说过,有一种很历害的药,吃后可以让人变得有些狂燥嗜血好战,难道...我昨天被人下药了?”

  “看来,我的确是被人下药了。不然,以我的心性,不可能克制不住自己,最多会是跟魔烈切磋一二,又怎么会真的伤到他呢?如是这样的话,那一切就都好解释了。慕容紫那天是故意去后山的狼牙湖洗澡,故意让我跟她结下这个梁子,也让昨天的事情变得顺理成章了。让我误以为,她只是在为了报复我。那药是什么时候对我下的?莫非,我们傅家还有奸细?如果一切真是这样,那肯定不是慕容紫一人所为,而是慕容家所为。慕容家这次处心积虑的要除掉我,恐怕是为了一步步对傅我傅家。恐怕父亲他们,现在还在为我的事情操心,这个情况还不知情。不行,我一定要想办法出去,一定要通知父亲他们小心行事,千万别着了慕容家的道。”傅天武心中有些急切。

  慕容家,果然是好手段。

  “蓬...”

  傅天武愤怒的一拳打在了墙上,前所未有的愤怒如是火山爆发一般的喷涌了出来。这一拳是愤尽而出,也是震的傅天武整只手臂都麻木了,鲜血从墙壁上流淌了下来。鲜血一直流淌,直接渗入了地下的岩石之中,隐约有一团光芒一闪而没,甚是诡异,当然这一切傅天武并没有看到。

  正在这时,一阵脚步声传了过来,傅天武的目光顿时变得幽冷的向门口看了过去。

  “父亲,大伯!”傅天武一声惊呼,没想到来人竟是自己的父亲和大伯。才不过一天不见,父亲和大伯脸上却是显得沧桑憔悴了许多,看着父亲头上多出的几根白丝,傅天武心中都不由的一酸。

  一名魔风堡的护卫走了过来,打开了铁门,看了傅天武一眼,才冷漠的丢下了一句话:“快点把人带走吧。”说完,就直接离开了。

  傅天武噗通一声跪了下去:“父亲,大伯,武儿不孝,给我们傅家惹麻烦了。”傅天武心里知道,魔风堡这次肯放自己,肯定是父亲他们向魔风堡傅出了极大的代价。一想到这里,傅天武心中不由的一酸,心中的信念也是变得更加的坚定了起来。

  变强,只有拳头才能夺回一切。

  傅天武的父亲傅子阳年模四十,高挑而有些消瘦,脸上也是无比的刚毅。不过此时,却是一个慈爱的父亲,将傅天武扶了起来,眼里闪出了一丝晶莹,声音变得有些沙哑道:“武儿,是父亲无能,让你受苦了。”

  傅天武的大伯傅子泰,一张国字脸到是少了几分刚毅多了几分和蔼,他轻叹了口气道:“武儿,大伯知道你的性格,你一向都很懂事。这次的事情,虽然有些鲁莽了,不过就当是一次深刻的教训吧。有时候,一个忍字,还是很重要的。魔风堡,是我们傅家无法企及的巨无霸,他们想要灭我们傅家,根本就不会费多大的力。”

  傅天武鼻子一酸,咬了咬牙道:“父亲大伯,我知道,这次是武儿行事太冲动了。父亲,魔风堡提出了什么条件,才答应放过我的?”

  傅子阳眼里闪过了一抹隐晦的光芒,道:“这件事都过去了,过去了就不要再提了。武儿,年轻犯错不要紧,最重要的是从中吸取经验教训。如果这次的教训能换来你的成长,那傅出再多父亲也觉得值了。好了,先回去再说,再不回去你娘亲和爷爷三叔他们都要急死了。”

  见父亲不肯说,傅天武也没有继续追问。心中暗暗决定,这笔账自己总有一天要亲手系数讨回来。

  正在这时,忽然一团白芒从地下乍出,一闪而没。

  “嗯。”傅子阳和傅子泰的目光同时一挑,皱眉向傅天武的身上看了过去,傅天武也是一楞,问道:“父亲大伯,怎么了?我的身体没事,魔风堡的人没有对我怎么样,只是受了点皮肉伤而已。”

  傅子阳和傅子泰来到了傅天武的身后,仔细的检查了起来他的后背,傅天武也是一阵莫名其妙,父亲和大伯这是怎么了?

  “大哥,你刚才也看到了?”傅子阳脸上有几分疑色的看着傅子泰。

  傅子泰脸色也同样有几分疑色,眼里闪过了几抹光芒道:“奇怪,并没有什么东西,难道是我们都看花眼了?”

  “是啊,我也在奇怪,并没有什么东西,或许是我们想太多了吧,只是一道普通的光芒吧。武儿,你有没有感觉到身体有什么异样?”傅子阳道。

  傅天武认真的感受了一下,摇了摇头道:“没有啊父亲,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哦,刚才我好像隐约看到一缕光芒从地上射入了你身上,所以这才过来看看。可能,是外面的反光吧。算了,既然没有什么事情的话,那我们就快点回去吧。”傅子阳道。

  傅天武忍不住的看了眼地上,这个空荡荡的天牢里还能有什么东西?应该只是外面射进来的光芒被墙壁反射了而已。不过心中,却是有些说不出的感觉,刚才好像有什么东西钻进了自己身体一般,但是奇怪的是现在又什么都感觉不到。这件事情,傅天武也没有多想,三人快速的离开了这个阴森冰冷的地下天牢。

  重见天日,感受着阳光,呼息着外面的新鲜空气。到是让傅天武有一丝劫后余生的唏嘘感,魔风堡撑控着以魔风城为中心的方圆近两百里范围,一共有六个大镇,数十个小镇以及数百的村落。而在魔风城,魔风堡显然就是绝对的霸主地位,可以操控这方圆近两百里之内的一切生杀大权。傅家虽然是距离魔风城往南五十里左右六大镇中紫阳镇四大家族之一,不过跟魔风堡比起来,那就不值得一提了。就算是整个魔风城所有势力联合起来,怕都不会是魔风堡的对手。光是魔风堡堡主通脉境的实力,就可以藐视一切。

  而傅天武打伤的,又是魔风堡的少堡主魔烈,身份何等的尊贵。敢将魔风堡少保主打伤,没有死也算是万幸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