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素心许孙斌大举白旗投降道:“别,你可别,我可不想这大好的夜晚用来听这些无趣的问题。”

  “哈哈哈哈。”吴素被孙斌的话逗笑了……

  然后,两人陷入了沉默……

  “老师,你,你老公不在家吗?”孙斌率先打破沉默道。

  说起自家老公,吴素眼神中全是怨恨道:“那个死鬼啊,别说了,已经很久没有回来了,我这大旱已经很久了。”

  孙斌汗然,怪不得这结了婚的女人都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啊,自家老公不在,就想着找小情人来满足自家啊。

  “那你老公也真是的,家里放一个美娇妻,也真是放心,也不怕像我这样的有心人去采花。”孙斌嬉笑的话语逗笑了吴素。

  “你看,本来以为晚上会凉快的,谁知道晚上还是很热啊,你看把我热的。”说完,故意解开扣子,让孙斌去看。

  孙斌看到有尤物主动凑上来,不吃白不吃,就上前摸了一把,讶然道:“真是的,你怎么会那么热啊?”

  “这还不是等你等得,你这个小冤家,可是把我等的浑身难受啊。”吴素责怪的看着孙斌,反而让孙斌有些不好意思了。

  孙斌心下痒痒,看着同样难耐的吴素,两人彼此无言,只是无声的倒在了天台上面……

  很久很久之后,两人才停止……

  吴素心满意足的躺在孙斌怀里,道:“真好,好久没有享受这样了,好久没有过女人的生活了,孙斌,是你给了我希望。”

  \‘酷匠网¤`首发}

  孙斌搂着吴素,道:“也是你给了我不一样的体验,让我知道了你的不同,你真好。”

  孙斌发现暧昧宝典已经又增加五十的暧昧值了,现在自己只欠了一百的暧昧值,那么,很快的就可以清除完了,哦也。

  “以后,我可不可以随时找你?”吴素知道自己这样有些违背两人的规则了,但是就是还想要和孙斌在一起,不单单是为了自己的欲望。

  孙斌本来也没有打算只有这一次,还是想要以后更深入的了解,或许可以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便道:“谁说以后你不可以找我了,是要你想,你就可以随时找我,你开心了可以找我,你不开心了也可以找我,知道没有?”

  听着孙斌的话,吴素很高兴,看来孙斌对自己也很满意,要不然的话,不会允许自己再一次找她的。

  “还是你好,你知道副校长吧,整天猥琐的眼神去我们办公室,看到女老师更是像饿虎扑食一样,恨不得把人拆骨入腹,那样子,真是让人恶心。”吴素想到每次副校长看他们的眼神,都觉得恶心。

  孙斌看到吴素说起副校长了,就想到了白洁,旁敲侧击的说道:“副校长是对你们都是这样吗,那你们怎么不去告他,如果你们联合起来告他的话,说不定还可以把她拉下台。”

  “唉,都是给国家干活的,再说了,他的势力也很大,你知道王威吧,每年他收王威家的钱都是不计其数的,所以王威才可以这么嚣张,你说,我们几个手无缚鸡之力,怎么能够撼动大树呢?”孙斌说的,他们不是没有想过,但是,有些事情,想想就算了。

  孙斌想想也是,自己想得太简单了,就算现在自己拥有这些能力,只可以在学校逍遥,要是去了外面,被有心之人暗害,那么,自己就算是有十条命,也是躲不过的啊。

  当下不是有钱能使鬼推磨,而是有钱能使磨推鬼啊。

  “唉,你们也是不容易的,让副校长那个色鬼整天骚扰你们,你可别被她骚扰,要不然的话,我会心疼的。”孙斌心想,自己什么时候一定要整治副校长一番,丫丫的,自己看上的人怎么还可以让她污染呢。

  吴素听着孙斌的话,知道孙斌是在心疼自己,心里很满足。“是啊,副校长就是老色鬼,你知道那个白洁吧,副校长盯了很久了,还没有得手,我估计啊,现在正发火呢,毕竟白洁是我们学校最漂亮的老师啊。”

  我呸,就副校长那副猥琐的模样,放在大街上面也不会有人搭讪,长得跟车祸现场一样,我看就连他妈看了都想把他塞进去回炉重造一番。孙斌在听到副校长果然是对白洁有意思的时候,在心里恶狠狠的吐槽了一下。

  这不是新技能上手了吗,什么时候试验一下,那么,对象就是副校长吧,哈哈哈,想到这里,孙斌心情很好。

  “嗯,我知道,你自己小心点,别上当,别让他得手,要不然,我会心疼的,知道木有。”孙斌看着吴素,深情款款的说道。

  吴素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烧了高香了,所以这辈子老天才会赐一个孙斌给她,让她享受身为女人最大的快乐。

  “小冤家,我感觉啊,遇到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快乐。”吴素说的话让孙斌很满意。

  “是吧,怎么才感觉到呢,遇到我,让你这么快乐,你就是要感谢我的啊,以后,要好好的感谢我哦。”孙斌毫不谦虚的话语并没有让吴素反感,只是觉得孙斌很真诚,让人有安全感,想要忍不住的靠近。

  孙斌发现自从和吴素那个以后,吴素对自己明显的改变了,有时候的关心让孙斌感觉到像是母亲的关心一样,那感觉,还不错。

  学校的食堂熙熙攘攘,每天同学们没有看到蟑螂虫子之类的东西就抱怨:“看,又忘记荤菜了。”可想同学们经常在里面吃到某些东西。

  孙斌拨出米粒之中的石子,一阵嫌恶,但是没办法啊,只有学校的东西便宜一点,要是去外面吃的话,可是吃不起啊,何况自己身家贫寒啊。

  “呦,斌哥,这食堂大妈是对你有意思还是怎么着啊,我们的菜里面全是荤菜,像什么蟑螂啊,苍蝇啊,多不胜数,你怎么只有一颗石子啊,果然是我斌哥,就连待遇都和我们不同。”正在孙斌无奈之际,看到黄毛吊儿郎当的走到自己跟前,嬉笑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