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竟然欠暧昧值办公室内,一个发呆的老师与一个发愣的女学生,就这么在办公室内站了半个多小时,还是手机铃声打破了这个诡异的场面。

  喂……

  白洁拿着手机,听到手机那头的声音,委屈的情绪便爆发了,要不是有学生在,她一定会哭出来的。

  说了几句话,白洁便挂了电话。

  |“有什么事儿吗?王思思同学。”

  “白老师,这是年级主任让我写的检查,他现在不在,我想请您转交一下。”

  白老师接过检查,随手放在了办公桌上,平静的说道:“好的,我替你转交一下。”

  “那白老师,我先走了啊。”

  医疗室外,王思思坐在椅子上发呆,呆萌的小脸上带着深深的哀伤。

  “小丫头,想谁呢?这么幽怨。”

  王思思抬起头,差点没惊喜的叫出声来。孙斌头上抱着纱布块,精神萎靡的站在王思思身前。

  “斌哥,你好些没?人家很担心你的。”

  王思思眼眶内又开始泛滥了,她嘟着嘴,低低的说道。

  si看@正Fr版))章1X节上Kw酷i匠网O

  孙斌伸手在王思思的鼻尖上刮过,淡淡的笑道:“就是点皮外伤,没啥大碍。”

  系统提示:宿主与非处女人暧昧,增加暧昧值5。不过宿主欠系统147个点,扣除5个点还欠系统142个点。

  孙斌听到这个消息,被气的身子晃悠了一下,差点没栽倒在地上,幸亏有王思思及时的搀扶了一下。

  “我没事了。”

  孙斌有气无力的对着王思思笑道。

  他刚刚用偷心听语术,已经知道了王思思心中所想以及刚刚被年级主任差点占到便宜的心事。

  孙斌晃了晃脑袋,小声的问道:“咱们晚上继续可以不?”

  “还做?不累吗?”

  王思思做完之后,累的一点也不想动,要不是孙斌出了些意外,她绝对好好休息睡一觉的。

  “喂……我是不是只有还清所欠系统的暧昧值,才能重新获取暧昧值?”

  “恭喜你答对了,不过没有奖励。你现在只有与女人深度暧昧才能尽快还清,而且半个月积攒200个暧昧值,这只能深度暧昧才能办到。当然也有比这个赚取的还快的方式。”

  “什么方式?”

  孙斌这会儿一心两用,一面与王思思聊着天,一边与系统说着话,他好似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般的询问道:“还有什么方式比深度暧昧还快?”

  “可以困绑,身份扮演,以及星星大乱斗等等吧,这些都可以快速增加暧昧值,不过宿主现在的身子经不起这样折腾,会有一定的风险。”

  靠,这样也行。

  这些只有小电影以及有色书籍里看到的场景,暧昧宝典竟然鼓励自己这么做。孙斌心里已经开始幻想起来,他咧着嘴笑着,莫名的牵动了头上的伤口,不禁痛的有些吃紧。

  “斌哥,你没事吧。”

  王思思看着孙斌莫名其妙的咧嘴直笑,从而有牵动伤口痛的脸蛋直抽搐。

  孙斌摆了摆手,颇为豪气的说道:“大丈夫流血不流泪,这点伤口算什么?小意思啦。”

  这时候,段宇带着脸蛋上青肿的伤势来到医疗室。他的身后,几个跟着他混的学生,也各个或多或少有点小伤势的。

  孙斌看着段宇过了过来,嘴角不禁扬起一丝嘲讽。

  看来那天对王威的挑拨成功了,敢把段宇打的没有一点脾气的这个学校只有王威能做到,段宇同样楞了一下,他看着孙斌头上包扎着的伤口,阴沉的脸上终于开出了一朵笑花。

  当段宇与刘斌错过身时,两人一同冷笑连连。彼此眼中的仇恨可不是学校能压制住的,只是他们自己有所顾忌而已。

  当段宇把幽怨仇恨的眼光盯向王思思时,孙斌终于开口了:“她是我的女人,你敢碰她一根汗毛,老子就废了你。”

  现在的孙斌可不同往日说话那么人轻言微,当他看着段宇说时,段宇不禁颤了一下身子。他是真的被孙斌打怕了。

  孙斌在王思思的搀扶下,去食堂吃东西去了。

  望着孙斌孤傲的背影,段宇握紧的拳头不由的松开了几分。

  “宇哥,刚刚看孙斌脸色那么差,而且又受重伤了。正好是教训他的好时光,宇哥你怎么放他走呀。”

  身后有个小弟,一脸不解的问道。自从孙斌掉进下水道之后,他就好似无敌于天下似得。现在学校里,所有混子都主动与孙斌拉关系讲交情,唯恐惹上这个半道上杀出的程咬金。

  “你懂个屁!现在几乎所有混子都与他有交情,要不你试试看?”段宇低声的鼓囊一句。

  那名小弟听后,缩了一下脖子,心里不由的有些惧怕起孙斌。

  孙斌刚坐下吃饭,一群痞里痞气的学生便围了过来。大家七嘴八舌的开始说起话来,弄得王思思再也不好意思与孙斌说话了。

  “斌哥,你的伤是咋回事。给兄弟们说说,兄弟们绝对二话不说帮斌哥说口恶气。”这名表现的大义凛然的混子说的话,瞬间获得了所有人的共鸣。

  “斌哥,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需不需要我帮忙,您一句话,我绝对给你办的漂漂亮亮的。”

  “斌哥,这是嫂子吧,长得真好看。斌哥你真有福分啊,小弟是拍马也赶不上了。”

  一群人叽叽喳喳的在那里捧着孙斌,四周吃饭的学生都悄然远离了这一片区域。

  “兄弟们,我孙斌可不是在学校里欺压学生的狗屁的官二代与富二代。但是谁要是想欺负我,也得看他有实力吗”

  “至于我头上的伤势,是我一不小心撞在了树上。擦破了点皮而已,所以大家不用担心我。”孙斌只得耐着性子解释起来,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这群混子不管在学校多么危害一方,但是一旦聚会、喝酒那是一个义字当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