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斌本以为这两人是要去后操场的小树林打野战呢,可是跟过去一看,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高三五个班全在操场上集合,大讲台上还站着王副校长和各班的班主任,段宇和张小美急三火四的插进班里。

  孙斌站在楼头拐角处多了个心眼,没有立刻出去。

  副校长站在大讲台上正讲话呢,“对于学校纪律,我们三令五申的给大家讲过。你们都是高三的学生了,属于成年人了。要明白一个道理,有些玩笑开得过火,那就是耍流氓。”

  擦!

  孙斌咧了咧嘴,这听着怎么像是在说他呢。

  副校长继续说:“昨晚高三五班发生了一起耍流氓事件,一名叫孙斌的同学,将一块镜子放在同桌女同学的椅子下面,这种行为极其恶劣。”

  孙斌差点气吐血了,还真是说他呢。

  副校长后面的话就更气人了,他说,“这个耍流氓的学生,昨晚还和同班看不惯他行为的同学发生了争执,结果跑到校外掉进下水道里。我们学校出钱送他去医院看病了,学校是发扬了仁道精神,但这种学生是不能不严肃处理的。”

  孙斌这回真是忍无可忍了,自己成了反面典型也就算了,现在还要处理他。

  孙斌从拐角处走了出来,大步向讲台走去。副校长一开始没看到他,还在那阵阵有词的讲话呢,孙斌已经快步走上大讲台。

  上了讲台后,孙斌突然大声说道:“校长,我就是你说的那个耍流氓的学生。不过我今天要在这当着所有同学的面说明这个情况,我没耍流氓,你身为副校长,在没查清事实真相前,当着所有高三同学这么诋毁我,你还有良知吗?!”

  哗!

  操场上的学生们都听得清清楚楚,孙斌这句质问铿锵有力,不但把这个副校长给问住了,讲台上的几个班主任都师也都愣了。

  孙斌说出这翻话后,自己也没想到自己能有这么大的勇气,可能是得到了暧昧宝典给的技能后,让他多少有了些底气吧。

  副校长愣了一下,然后看着孙斌头上还没有解掉的纱布,冷笑一声道:“孙斌同学,你是叫孙斌吧?你敢说你同桌椅子低下的镜子不是你放的?”

  其实在副校长冷笑的时候,孙斌就害怕了,毕竟他的本性还是有点怂。可是现在操场上数百学生看着他呢,他觉得自己必须硬气点,而且关键时刻他的班主任这时候说话了。

  “王校长,我也觉得这件事根本没查清楚。”这位班主任是一个三十四五岁的女老师,属于风韵尤存的少妇,说话的声音也挺绵软的。

  可就是这么绵软的声音,却像给孙斌加了把勇气一样,孙斌抢着说道:“昨天晚自习,段宇拿着那个圆镜子让我放在张小美的椅子下面。我害怕段宇,只能接过来了,但我是扣着放的,请问这算耍流氓吗?”

  哗!

  操场上的同学们又是一片哗然。

  这个王副校长脸色有点冷了,孙斌觉得这个校长似乎并不想查清楚事情真相,就是要给他按个流氓的罪名似的。

  副校长说:“你有证据吗?没证据的事你乱说,那可是诬蔑同学啊!”

  这位王副校长不问镜子到底是不是扣着放的,先要表示孙斌是诬蔑段宇,这就更耐人寻味了。

  孙斌可能是因为精神力现在特别强的原因,反应也特别快,他跟着说道:“那个镜子上有我、段宇、张小美三个人的指纹。你送警察局去查一下,不就清楚了。指纹能说明问题吧?”

  这下王副校长一下子无言以对了。

  孙斌继续发问,“如果王校长,你现在在大讲台上把衣服和裤子脱了,我可不可以说你是当众对几个女老师耍流氓吗?我这人有点迷信,我妈告诉过我,如果我被冤枉了,只要诚心向天启求,老天就会还我公道的,这就叫天理。”

  哗!

  孙斌这个比喻把下面的学生们都逗笑了,可王校长脸都气青了,他指着孙斌道:“你这个比喻太不现实了吧?我可能在这个地方随便脱衣服吗?我堂堂一个校长,我……”

  王校长话还没说完呢,身上的衣服唰的一下掉在了地上。现在天气比较热,王副校长上身只穿了个半袖的衬衫,这上衣一掉他就光着膀子了。

  说实话,孙斌在使用美人出羞这项技能之前,他还担心这玩意不好使呢!

  可是真没想到,这种能力这么神奇,他集中精力一想,王校长就美人出羞了。使用这个技能唯一的副作用就是,孙斌感觉脑袋晕了一下,但只是一下,说明精神力被抽走了一点。

  趁这个机会,孙斌开始煽情了,大声的说道:“看到了吧,这世上是有天理的,王校长当众脱衣服了。”

  刚才讲话批判孙斌流氓行为时还很牛的这位副校长,瞬间就石化了,足足呆立了三秒钟才反应过来,迅速低头把衣服捡了起来,红着老脸退后好几步。

  他这会看向孙斌的目光充满了恐惧,然后指着孙斌道:“孙斌,是你捣的鬼吧?你……”

  “王校长,我如果能在你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扒你的衣服,我还会用那么低劣的方法耍流氓吗?”孙斌这回老得意了,他这个五班典型的怂包,第一次有了种咸鱼翻身的感觉。

  这番话一说出来,不但驳了副校长怀疑孙斌扒他衣服的嫌疑,同时也把他昨晚耍流氓的事给解了一半。

  孙斌继续说:“看着像是巧合,也许这就是天意,我一句玩笑话,可你真的脱衣服了,上天都在为我证明清白啊!”

  这个王副校长今天算是颜面大失,完全怨到了孙斌的头上,他重新套上衣服退到离孙斌五米开外道:“我是搞教育出身的,不信歪门邪道的事。”

  孙斌得意的摆了摆手,这是他念了三年高中以来头一次这么装,第一次装还挺紧张的,“就算你不信这是天意,也许你真是无心之举,可我说你是当众故意脱脱衣服,说你是暴露狂,你能认同吗?”

  讲台上的几个班主任都不吱声,刚才王副校长突然衣服掉了,让这几个老师也挺迷惑的,这个事真不科学。操场上的学生们也沸腾了,议论声此起彼伏的。

  王副校长气呼呼的吼道:“孙斌,如果我在掉回衣服,我就相信老天替你证明清白,可是能吗?”

  孙斌耸了耸肩膀,道:“那得问上天,我这人信命、信天,所以我相信老天会给我公道。”

  话音刚落,王校长立马抱胸,像是要把衣服抓住。可是,这回他掉的不是衣服,而是裤子,最可恨的是,由于一时紧张,在他裤子掉地的刹那,他还放了个屁。

  酷匠网@唯一正P版*,7其他AP都是=盗4x版$)

  擦,人们都说响屁不臭、臭屁不响,可这个王副校长放的屁是又响又臭。

  讲台上的几个班主任老师可都是女老师,当时羞得都捂着脸转回身。孙斌更是用双手在脸上扇风,“真臭啊,你堂堂一个校长……唉!”

  臭气熏天啊!孙斌扇着风跑出老远,然后对着讲台下的学生们喊:“大家都看到了吧,老天都证明我是清白的。”

  王副校长气得一翻白眼,当场晕过去了。

  当天九中就传开了一个新鲜的话题,高三五班一个同学被副校长诬毁耍流氓,结果老天替这个同学证明清白,副校长当众做了回暴露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