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初,江山市——黄昏渐黯时,整个九中教学楼,只剩上高三的教室还亮着灯。

  晚自习时间,高三五班的班主任布置下一份往年的综合测试题给大家。孙斌坐在第四排靠窗的位置上,憋了十来分钟却只在右上角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看着密密麻麻的测试题,孙斌就跟看天书一样。他挠了挠脑袋,偷偷瞄了眼同桌的试题卷子,还小声说道:“小美,让我看看你的答案好吗?”

  孙斌的同桌叫张小美,是班里有名的小浪花,人长得很好看、还喜欢穿暴露的衣服,但学习成绩吗,比孙斌能强上一点,但也在学渣的范围之内。

  张小美平时就特看不起孙斌,因为孙斌不但学习成绩差,在学校里也是典型的软蛋。一看孙斌偷看她的卷子,张小美立马捂住双手,还扭头瞪了孙斌一眼。

  孙斌心虚的偏了下脑袋,不过目光却直往张小美的胸口瞄,这女孩虽然人品不咋地,但长得真不错。

  她的衣领的开口很深,看得孙斌直流口水。

  “有什么了不起的,看看都不行!”孙斌小声嘀咕一下,其实看同桌的胸比看她卷子更有吸引力。

  “傻!”张小美听到孙斌小声嘀咕,很不屑的回骂了一句,然后继续写手里的卷子。

  孙斌也不理会张小美骂他,其实他也不敢反击人家,他趴到书桌上偷偷往下边看,透过桌椅的缝隙,他的目光不停的在张小美一双雪白的大腿上瞄来瞄去。

  张小美下身只穿着一条多褶的小短裙,有时弯腰的动作过大都容易走光。孙斌学习不好,在学校混得还差,所以唯一的乐趣就是偷看张小美,偶尔还会幻想和张小美那啥。

  正当孙斌偷看暗自兴奋时,他感觉后边有人打了他一下。孙斌赶紧回过头,一看是坐在后排的段宇正在盯着他。

  孙斌当时心就一颤,段宇是五班的老大,听说他和张小美有事没事就一起上学校的天台。还有人偷着说过,段宇半夜还经常领张小美去学校后校场的小树林里干那种事。

  “他不会是发现我偷看张小美了吧,段宇会不会打我?”这是孙斌此时心里唯一的想法,他确实挺害怕的。

  哪知道段宇拿了一个小圆镜子递给他,然后朝张小美的屁股下边指了指。

  擦!孙斌当时就傻了,这个他当然明白,段宇是让他把小镜子放到张小美的椅子下面。学校的坐椅都是一条条木板并的,间隙还挺大,这要是下面放个镜子,肯定能看到张小美的裙下春光。

  孙斌别看有色心,可是色胆却很小,他不敢接段宇手里的镜子,可还不敢拒绝。

  段宇一瞪眼睛,拿笔在纸上写道:“别墨叽,赶紧把镜子放在小美下面,要不我放学打你。”

  孙斌这下更害怕了,只能不情愿的把镜子接了过去。

  他转回身,心里极度挣扎,这镜子是往下放还是不放?放的话,自己不成流氓了?这要是被发现了,不但得受处分,而且将来自己在同学们的眼中成啥人了?

  可是不放的话,段宇晚上放学肯定要打他的,这该怎么办?

  孙斌犹豫了半天,段宇在后面又捅了他后背一下。这下孙斌都要吓尿了,跟老师和学校纪律相比,孙斌还是更怕段宇。

  于是孙斌假装笔掉地下了,弯腰快速的把镜子放到了张小美的椅子下面。放完镜子后,他心跳得砰砰的,即不敢低头偷看了,也不敢回头看段宇。

  可过了一会,段宇又在后边打了孙斌两下,还推他的椅背。孙斌心里很乱,他这回都不敢回头了。

  好不容易挨到下课,孙斌交了白卷就往外跑。可是他跑得快,段宇在后面追得也快,刚出教学楼,段宇就把孙斌给追上了。

  啪!

  “你个小崽子,你耍我是不?”段宇抓着孙斌的脖领子,抬手就打了他个嘴巴。

  孙斌一下就被打愣了,他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挨打。

  段宇把孙斌拉到自己面前,几乎鼻子尖碰着鼻尖说道:“你个玩意,让你放个镜子你还反着放,你找死是不?”

  孙斌哭的心都有了,他真没注意自己放镜子时是正着放还是反着放的。

  段宇在教学楼前打孙斌,一下子就引来不少学生,高三学生的学习压力都挺大,偶尔看到点暴力事件就跟发泄一样,所以学生们特别喜欢围观这种事。

  孙斌感觉自己太窝囊了,他真想反过来抽段宇几个嘴巴,可是这股勇气就是提不起来。

  更让孙斌接受不了的是,张小美居然挤进来了,她一脸怒色朝孙斌一扬手,晃了晃手里的小圆镜子问孙斌,“这东西是你放我凳子下边的不?”

  哗!

  酷@匠:R网正版~首\发

  这下教学楼前面一下子就沸腾了,不少女生对孙斌指指点点,还有男生骂孙斌是牛(liu)氓,贱中之贱。

  段宇这会更来劲了,对着孙斌又是一个大耳光,啪的一声打得这叫响亮!

  “你个傻波,原来这镜子真是你放的,刚才晚自习我就看你往下边瞅,你个死牛(liu)氓……”

  啪!

  不等段宇把话说完,张小美扬起小手也打了孙斌一巴掌,然后指着孙斌的鼻子说道:“臭牛(liu)氓,看你那怂样吧,还敢惦记姐!”

  “我不是牛(liu)氓!”孙斌就算在怂,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这么羞辱也受不了了,他使劲挣开段宇抓他的手使劲吼道。

  “小崽子,你不是流氓你是啥,打他!”段宇看孙斌敢反抗,感觉自己丢了面子,扑上来就打孙斌。

  张小美还在后面叫好,“宇哥打他,宇哥最棒了!”

  段宇一伸手,五班不少跟他混的坏学生也伸手了,反正在他们眼里孙斌就是怂包,打他也就是开开心的事。

  “你们混蛋,别打我,我不是牛(liu)氓。”孙斌抱着脑袋,大声的辩解,可是没人听他说什么,反而打他的人打得更狠了。

  围观的人群也在声讨他,张小美的声音是叫得最响的,孙斌听到张小美在喊,“打流氓啊,不打白不打,死孙斌,你敢跟姐耍牛(liu)氓都不敢承认,这辈子都没女人跟你在一张床上!”

  孙斌被这句话彻底刺激到了,他突然站起了身子,对着段宇的脸就打了一拳。

  这一拳打得特别狠,段宇也没料到孙斌敢还手,被一拳打得脑袋都向后仰,鼻血都喷出来了。

  “你们听好了,我不是牛(liu)氓,那个镜子是段宇逼我放的,而且我是反着放的。”孙斌声嘶力竭的吼道,把打他的人瞬间震慑住了。

  紧接着孙斌转身冲出人群,朝着学校正门就跑。等他跑出了十多米段宇才反应过来,“敢打老子,兄弟们给我追。”

  段宇领着人在后面就追,堂堂五班老大被一个怂包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了一拳,他绝对咽不下这口气的。

  孙斌知道自己要被追上肯定得被打得很惨,所以玩命的跑。可是有时候人要倒霉的话,就是逃跑都逃不掉。

  校门外的一口下水井井盖不知道哪去了,孙斌跑得太急,瞬间失足掉进下水井里。而且在他摔落时,后脑勺磕在了一个椭圆形的硬物上,一下子就失去了知觉。

  孙斌虽然失去了知觉,但他的大脑中却闪现了抹红光,而后一个甜美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暧昧宝典系统初级功能启动,宿主为男性、年龄19岁、力量5、速度4、智力3、勇气2、精神力1、技能无,系统鉴定综合结果,蠢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风花雪月゛说:

唉,liu氓的liu,不能打,只能改成牛了,哈哈哈,牛氓也很给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