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变的强大!”我看着陈伦,一字一句的说。

  “李辉,你要变强也没有必要这样啊,你要知道我能当上这个高二的老大,也是因为群哥罩着啊,很多麻烦都是他帮我解决的!”陈伦劝说起来。

  “轮子,刚才你也说了,只要张大年肯定帮我,城北高中的老大,我唾手可得,这和群哥罩着你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你能当上高二的老大,很多原因在于你,敢打敢拼,而我呢?每次遇到困难呢?都是被张大年叫的人轻易化解了!也许那边老虎要找我麻烦,这边他就派了一个和群哥一样牛笔的,一口气就把老虎给灭了,这让我怎么变强?”我苦笑着说。

  “这.....”陈伦有点不知道说什么了。

  “轮子,我有时候很羡慕你,你敢打敢拼,让别人都畏惧与你,在班里可以说一不二,而我呢?别人都说我是我们班里老大,可这个老大是怎么当上的,还不是建立在群哥的威名之上,班里的人根本就没有一个人服我!说白了,就是因为张大年的存在!我想做你们这类人,像你,像群哥那样,而不是想做被你们保护的人!”我神情激动的说:“这次,就让我任性一回吧,轮子!”

  陈伦听了看了看我,没有说话,而是默默的点了点头,接着扭头向门口走去,将要出去时,扭过来头给我说:“李辉,中午放学,就看你的了!”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说:“瞧好吧,轮子!”

  等陈伦走后,我撒了泡尿,也离开了厕所,这会儿回到班,都快下课了,徐晓静见我回来的这么晚,脸色变得阴沉起来,还没有学生敢在上她的课时,迟到这么久,这分明就是在不给她面子!

  她冷冷的对我说:“李辉,你是不是不想读书了,现在才来上课?”

  听到这,我竟然很淡定的说:“老师,我拉肚子去厕所了,所以才来的这么晚,班长吴东升可以为我作证!”

  说着,我就看向了吴东升,这吴东升虽然背地里给我使坏,但表面上还装的给我是好兄弟一样,上次老虎来这里的时候,他还不是装着好人,帮我求情么?

  他既然装的给我是好兄弟一样,我为何不去利用利用呢?

  徐晓静本想发作,但听到吴东升时,脸色却是变得奇怪了起来,她扭头看向吴东升,问他,是这么回事么?

  吴东升没有想到我会这么说,但是他还得给我装成好兄弟,表面上也得帮帮我,他先是一愣,接着就点了点头,一本正经的说:“徐老师,李辉说的没有错,他刚才确实是拉肚子,去厕所了!我可以作证!”

  不知道是徐晓静傻,还是太信任吴东升了,听了吴东升的话,竟然信了,但她也没有给我好脸看:“好吧,李辉,你进来吧,记住以后要是拉肚子什么的,先给我请假!”

  我给吴东升点了点头,表示感谢,既然表面上都是好兄弟,这样的还是得装装样子。

  吴东升见我给他点头,也朝着我点了点头,那意思是不用谢我,我应该做的!

  我看着心里一阵冷笑,就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到了下课,我就把张大年叫了出来,去了教学楼后面,我和他的事,不能让别人知道,在班里说肯定会被别人听到的,所以就找了没有人的地方。

  张大年很奇怪,为什么我叫他来这里,还问我万一老虎现在突然出现咋办,咱们还是先回班了!

  我瞧着他那害怕额样子,我就给张大年说:“大年,你别装了,我知道一直帮我的人是你!”

  “呃.....李辉,你说的啥意思,我咋不明白啊?”张大年一副疑惑的样子。

  “大年,你在这样装下去,我可就生气了!”我真是奇怪,张大年为什么还装?

  张大年一听就急了,他说:“李辉,我装什么装啊,我真不明白你说的什么啊?”

  我真心无语了,我都那样说了,张大年还是不愿意承认,看来不说出点什么,他是不会承认了,接着我就给他说:”大年,卓群是你派过来帮我的吧!”

  说着,我就看向他,希望能看出来一丝破绽,可令我失望了,张大年又摆出非常疑惑的样子,他摸了摸我的头说:“李辉,你没有发烧吧,卓群那种大人物怎么可能是我派来的啊,当时你要是不给我说,我都不知道来的那人是卓群!”

  看着他那疑惑的样子,我就知道光说卓群是没有用的,然后我就把老虎上次找我事,孟南熏为什么来帮我的事,给他说了一遍,而且还把我和陈伦分析的也都给他说了一遍!

  张大年听得整个人就愣住了!

  我瞧的他那样子,以为他是被我识破的反应呢,就赶紧说:“大年,我说的这些都没有错吧,我真的很感激你能在我遇到危难的时候帮助我,可你没有必要瞒着我啊!”

  “呃....怪不得,原来是这样啊!”张大年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大年,你说什么原来是这样啊?”我有点奇怪。

  听我这么问,张大年摆出了一个要哭的脸色,他说:“怪不得,陈伦会请我吃饭啊,还说相见恨晚什么的,原来是把我当成在背后帮着你的那人了,我还真以为我张大年,有他陈伦看到上的地方呢!”

  说着,说着,张大年就要哭了。

  我有些无语了,就说,大年,都到这个份上了,你就别装了!

  “呜呜呜,李辉,我装什么装啊,我根本就不是你说的那人啊,我要是你说的那人,我为什么天天还胆小怕事啊,天天被人欺负啊!”张大年哭丧着脸说:“我也很想就是你说的那个人,我要真是那个人,我早就把欺负过我的人,揍过来一遍,哪里还憋到现在,以前你也不是没有被人欺负过,我如果是那人的话,你以前被人欺负我就帮你了啊,为什么还等到现在啊?”

  听到这里,我愣住了,张大年说的没有错啊,他如果真是那人的话,怎么可能还别人欺负,在低调也不可能被人欺负啊,而且我以前也被混混欺负过,他要是那人就应该早帮我了!

  最◎新章lB节上*:酷r匠0A网F

  难道我和陈伦都分析错了,张大年真的不是那人?

  可不是他是谁?

  “李辉,你刚才说的那人只有学校里面,才能第一时间知道你的事,让孟南熏赶过去,但你仔细想想啊,就算那人不再学校里,也可以第一时间知道你的事,从而帮你啊!”张大年说道。

  这让我就疑惑了,我说,他不在学校咋能知道啊?

  听我这么问,张大年脸上就浮现了一抹得意得神色,接着就拿出了手机在我面前晃了晃:“嘿嘿,你的分析能力没有我强了吧,我给你说说,那人不在学校里面,但他有可能安排咱们学校里面某个人关注着你啊,你有啥事,就给他汇报什么,只要打个电话不就OK了!”

  我听了眼前一亮,竟然把这茬给忘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泄大叔说: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