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约过了三十分钟吧,安小婷的扣扣,又有响了起来,我一看是张柳发的,我就更激动了,消息上她说,李医生我到医院了,您现在还有空么?

  我赶紧回她说,有空,有空,快点来吧,接着我就又把地址给她,生怕她找错咯。

  她说了嗯嗯,已经上楼了。

  听她说已经上楼了,我赶忙整理一下发型,想着在这么个极品女人面前,得让自己保持最佳形象啊!

  接着,我就一本正经的坐在安小婷的座椅上,等着她来。

  没多久,门就被推开了,一个很特殊带有磁性的女性声音响了起来:“李医生,您在吗?”

  我一抬头,瞬间就瞪大了眼睛!

  她穿着黑色低胸装,那事业线深的差点亮瞎了我的狗眼,下身搭配着黑丝高跟和小短裙,那薄薄的丝袜套在了让人喷血的大腿,小腿直的像是杆一样,标准的大长腿啊,我最喜欢的就是大长腿啊。

  不怕你们说我贱,我当时直接就想跪舔啊!也明白她为啥这么高傲,让男屌丝跪舔了,人家有这个资本啊!

  她可能见我不回她话,就问我:“请问李医生在吗?”

  估计她见我是个小屁孩,觉得我不是医生吧。

  这时,我才反过神来,偷偷往她事业线那里瞄了两眼,我想着得做个医生样子才行啊,不然她不让我检查,我不就白激动了,接着我故作正经的说:“咳咳,我就是李医生,你就是张柳吧!”

  “你...你,李医生!”张柳明显的很惊讶,在她眼里妇科医生大部分是男的不说,最起码年龄也应该不小吧,哪有我这种小屁孩。

  “恩,我就是李医生!”我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然后指了指旁边的椅子说:“请坐!”

  别看我老实,其实我也挺能装的,我这么一装,张柳就信的七七八八了,接着她就坐在椅子上,给我讲起了她的病情了。

  她说她从上个月就发现胸挺疼的,有点胀痛,她问我是不是ru房肿块。

  她这症状,一说就能知道是啥病,可我要是直接给她说了,那还检查个毛,于是我就故作深思的摸了摸下吧说,这个呀,光听症状是不行滴,得检查检查才行啊!”

  “不检查可以么?”她明显的有点不情愿,她不情愿也正常,哪个女人愿意在陌生男人面前脱衣服让人家检查呀,而且她还是一个高傲,让屌丝跪舔的女人,她可能就更不情愿了。

  “不检查,又怎么能看出病来了,要知道关乎于胸的病,你们女人一定要重视啊!一个看不好,可能得要做切除手术的!”我危言耸听的说。

  她一听,就有点害怕了,不过还是有点不情愿,她说,那,那还有没有其他的方法呀?”

  我摇了摇头说没有了,为了让她愿意,我就又装着一本正经的说:“张女士,你要记住,在这医院里面只有医生和病人,在这看病之中,没有什么私密部位之说,有的只有器官之说,你那里啊,其实和手啊,脚没有什么区别。”

  我知道我这么做,有点坏,还有点无耻,但我真的无法抗拒,她脱衣服给我检查的诱惑啊!!!

  她听我这么说,低头想了会儿,似乎在做思想斗争,她也许想到,来这里会被人检查,但绝对没有想到会是一个小她好几岁的男人给她检查,过了小半会儿,她才同意,她说,在哪检查啊?”

  听她这么一问,我就知道她愿意了,心跳瞬间就加速了,我努力让自己看着不激动的说:“去检查室里!”

  我指了指旁边的检查室,张柳顺着我指的地方,看了看,说,好吧!

  酷…@匠网m永、久、9免费;看小pc说

  “那你跟我来一下吧!”我起身像检查室走去,她见我起身,也就跟着起身,她这么一起身我傻眼了,我瞬间就矮了许多,尼玛,她穿着高跟鞋比我还高半头!

  她这么高,我心里就更想检查她的身体了,哪个男人不希望征服一个比自己高的女人,哪个男人不想和比自己高的女人发生点啥?

  接着,我就心跳加速的带着她进了检查室里面。

  像她这种胸部出现问题的,一般得需要钼靶机来检查,到了检查室里面,我看了看她那深深的事业线,我只觉得嗓子眼有点发干,我咽了咽口水,才觉得好过了点,我迫不及待的说:“把衣服脱了吧,然后躺在钼靶机的机台上,我好给你固定住胸,然后给你拍片子!”

  也许是在一个相对隐秘的环境中时,张柳也就没有那么多忌讳了,她倒是显得比刚才洒脱多了,她轻轻点了点头,就开始脱她的衣服。

  见她脱衣服,我的心跳再次加速起来,我为了保持医生的良好形象,就没有直接看她那里,而是装着调仪器,眼神余角偷偷的瞟着她。

  她脱衣服很麻利,一下子就将她的低胸装给脱了下来,这时我才发现,她没有穿罩罩,可真够狂野的,出门竟然不带罩罩!

  她脱完低胸装,那,那啥,就全部露了出来,我虽然摸过陈蓉蓉的,也见过她的,但陈蓉蓉那里有点小啊,远远没有她来的汹涌啊,我的眼睛瞬间就瞪直了。

  张柳似乎感觉到我炽热的眼神,她略微尴尬的说:“李医生,可以给我检查了么?”

  “哦,检,检查,躺检查台上吧,这样方便检查!”被她这么一问,我脸色一囧,赶忙说,“嗯!”

  张柳虽然觉得尴尬吧,但也是大大方方的躺在了检查台上面。

  我咽了咽口水,也走到了台上旁边,检查胸时,要用上面专用的板子,讲她那挤压固定好,然后才能拍片。

  我给她固定好之后,我真特么的想去摸摸。

  不过,我可没有那胆子,就忍着心中悸动,操作着钼靶机给她那,拍着片子。

  大约过了十分钟,我才给她拍好片子,其实吧,只要拍个四张就可以了,但我贱,为了多看点,就拍了这么长时间。

  张柳见我拍好片子,竟也不急着穿衣服了,就问我她到底得了什么病,我看着她那汹涌波涛,搞得我可不淡定了,真想一把扑上去,摸她一顿,也明白了,女人任何东西只要没有了第一次,就不在乎什么了。

  我虽然不淡定,但俺是医生得给她说说她得了什么病,依照拍的片子上面的症状来看,她得是轻度的ru腺增生,一般是因为女性内分比失调,或者是精神压力比较大导致而成的,她这种轻度的,并不严重回去贴几帖回阳玉龙膏基本上就能解决问题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