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张大年回我说,绝对没有看错,虽然我只是看了背影,但我确定那女人就是陈蓉蓉!”

  我的心头猛的一沉,张大年这么确定,难道他真的在宾馆看到了陈蓉蓉去宾馆了?

  我立马就摇头否定了,我相信陈蓉蓉,相信我和她之间的感情!那天晚上的海誓山盟,怎么可能这么不值钱?

  然后我就给张大年说,女生背影都差不多呀,陈蓉蓉刚才还和她父母在一起呢,那人不会是她的,你肯定是看错了。

  张大年听我这么一说,就回我说,哦,那我可能看错了!

  和张大年说完,我就下了扣扣睡觉去了。

  第二天还不到五点,老爹就把我叫了起来,扔给了我五十块钱,说是吃饭的钱,让我赶紧去妇科医院,他就先走了!

  酷匠…a网/o首L%发

  我揉了揉眼睛,有些无语的说,老爹你不带我去医院啊?”

  老爹听了我这话,瞥了我一眼说:“我哪有时间带你去啊,我得去旅游去,为了这次旅游,我可是求了你妈妈好几个月了!”

  我听了又是一阵无语了,开始说什么出差,原来是去旅游啊,不过我爸爸妈妈离婚之后关系一直都不是很好,现在老妈能答应和他一起旅游,说明关系有些进展了,我心里也高兴,就不给我老爹计较什么了,就说,老爹,那你就去吧,你可要把我老妈哄高兴点啊!”

  “嘿嘿,你也不看看你老爹我是谁?哄你妈高兴那都是小菜,这次我能让你妈妈给我复婚!”老爹弄了弄梳的给牛舔似的头,很流弊的说。

  我白了他一眼,说祝老爹成功,我老爹这话说不了不知道多少回了,我等了七八年了,也没有见他成功过。

  他说了声,小子,等老子胜利归来吧!!!接着拿着行李箱扭头就走了,不过刚出了我屋门,他往后一退,扭过头,笑眯眯的说:“嘿嘿,小子,去了医院给女人看病,可是有特殊福利哟!”

  “什么特殊福利啊?”我忽然来了精神。

  “嘿嘿,去妇科医院的美女不少啊,她们看病,嘿嘿,你懂得?”老爹猥琐的一笑,也不回答我,扭头就离开了。

  我回味想着老爹说的话,忽然心中一动,我拍了拍自个脑袋,心想,自个真是傻x啊,这特殊福利还用问吗?

  当然是女人脱了衣服,让自己检查了!

  我的心跳猛然间,就加速了,再一想老爹刚才说,去看妇科的“美女”不少,我心里就更加的激动了。

  虽然我觉得这样想有点对不起陈蓉蓉,但只是摸摸,看看,不会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而且面对美女脱衣服给你检查的这种福利,你说说,是个正常男人会拒绝吗?

  再说啦,我今天就是个堂堂正正的妇科医生,在医生眼里只有器官之说,没有什么私chu,特殊部位。

  想到这里,我就再也没有睡意了,赶紧洗脸刷牙,精心打扮了一番,到了七点我吃了点东西,就匆匆的离开了家。

  我老爹所在的医院是县里最有名的妇科医院,离我家有五六个街区,倒也不是很远,骑着电动车十五分钟就到了。

  到了妇科医院门口,我赶紧把车子停在了车棚,我是真特么的贱,来到医院,根本就没有立马去我老爹那里,而是打量起来,这来来回回走动的女病人。

  这来来回回走的女病人,除了几个怀孕的大肚婆之后,都长得还不错啊,还过去了一位穿着职业装,烫着大波浪的女人,虽然只看到了背影,那凹凸有致的身姿也够让男人流鼻血,而且她过去的方向,好像是去妇科的,看到这里我的精神就来了。

  这妇科医院,分为产科和妇科,产科是生孩子的,而那妇科就是给女人看病的。

  我寻思着,她去妇科就有可能找我看病啊,我老爹可是这妇科医院里面最有名的,大多数女人来这里,都会找他看病的。

  这才大早上的就出现了,这么诱人的女人,那要是一整天,还得了啊!

  想着一会儿可能有漂亮女人在我面前脱了,我心里不禁激动了,砰砰直跳起来,这比小时候偷看女人洗澡感觉还要激动,刺激!

  因为这是明目张胆的看啊,还是人家求你滴!

  我也觉得老爹这工作就是好啊,福利杠杠滴,以后一定得来接他的班,当个妇科医生啊!

  接着,我也就不在周围看了,迫不及待的赶向老爹那里,我老爹过去也带我来过几回,地方我也熟悉。

  不过,再去老爹办公室之前,还得去主任室,找我老爹的上司,刘主任,给她说一声我来的事。

  很快,我就到了地方,那老刘是个四十多岁的老女人,名叫刘雅丽,离异好多年了,头发烫着波浪卷,脸上擦了厚厚的粉底,就知道她对于啪啪啪极其的渴望,不然这么老了,还打扮的这么妖艳干吗?

  她见了我,原本还拉着的脸,瞬间就笑成了菊花,脸上也有了神采说:“小辉,你来了啊!”

  我点了点说,刘姨,我来了!

  我说完这话,本想问问那个实习生的事,谁知这老女人说完话,就把办公室的门给关了,两眼神采奕奕的只盯着我看,也不说话,我看到这,心里嘎登一下,难道这女人饥渴的,连我这种小屁孩,她也想?

  忽然,我的脑袋一个激灵,想到了八年前,我不小心掉到了,医院外面的下水道里,正好她在医院,老爹就让她给我去洗澡,结果啊,洗澡的时候,她看见我的小弟弟,就盯着看个不停,还眼神痴迷的说,小家伙年龄不大,这鸟挺大的。

  我还记得被她邪恶给摸了,老说,鸟大了好啊,这鸟好啊!

  那会儿不懂事,她摸着我还觉得挺爽的,也就一直让她摸着,她一直说鸟好,我还觉得她夸我呢!

  想到这,我再次心里咯噔了一下,那会儿我这么小,她都摸我那里,别说我现在这么大,她能不想吗?

  而且看着她忽然神采奕奕的眼神,傻子都知道,她想了!!!

  我暗自悔恨啊,咋来之前怎么没有想起来这档子事,要是提前想到这事,我还真不会来这里了,不过现在都来了,想走也走不了啊!

  看着她那神采飞扬的老脸一直盯着我看,而且视线还下移了,竟然盯着我裤裆那里看了!

  被她盯着我浑身发毛啊,我是来这里给美女们治病的,第一次是要给陈蓉蓉的,可不是被这个老女人给夺了去chu啊。

  我赶紧对着她说:“刘姨啊,我爸爸的办公室在哪啊,听说他换办公室了?”

  其实我爸爸没有换办公室,我这么说,只是不想让她这么继续看下去,我还真怕这老女人把我扑倒,要了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