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这奇葩保镖定是武侠片看多了。

  “请问王总在吗,我们是专程前来捉鬼的”。我有礼貌地问道。

  “捉鬼?捉你个大头鬼啊”!?奇葩保镖几乎怒吼道。

  “小遥啊,我们好像走错家了啊”。师父将头扭过一道。

  我当场老脸一红,说了声抱歉后,往王总他家走去。

  开门见山,进去后直接与王总谈了起来。王总想了想,说:“事情是这样的:我每天晚上都会稀里糊涂地走到我爸的灵位前,然后直接倒地而睡。这件事情挺诡异的。”

  “事隔多久?何时开始”?鸟人大叔问。

  更3q新K)最O快◇上f酷匠q网d5

  “就在两年前,过段时间后,就开始了”。王总说。

  话音刚落,师父出奇地没有从那里旁摸东西,而是在衣领里取出了五张阳符,贴在了王总的床头。说:“这些可以抵抗鬼物,并可以给予他们伤害和修为降低。我们今晚就藏在你房间的大衣柜里,到了时机,我们便会出来救你,捉住这个可恶的尸煞!”

  我的心里有一阵澎湃激荡!师父怎么一夜之间变这么多。想起老爹跟我说过的一句话,对呀,该认真的时候就要认真地去对待。

  好,万事俱备,尸煞,哥来完爆你!

  很快,夜幕降临,耀眼的星空又再次呈现眼前。

  吃过一顿饱饭后,我们师徒俩就刻不容缓地钻进衣柜里。

  但当我刚塞进去的时候,我心说大事不妙!

  转眼一看,师父又在抠骚脚了,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看什么看,没看过大叔啊”?他没好气地说话,伸手有力地把我捂着鼻子的手抓了过去,师父,你欺负未成年人,虐待啊!!!因为这只手还特么是刚刚被他抠过脚的。。。

  终于熬到十点了!王总的睡觉时间到了!这生不如死的两个小时终于结束了啊!

  我却没有因此而高兴,尸煞!这种连鸟人大叔都畏惧三分的鬼物,一定要时时刻刻警惕起来。

  王总上了豪华大床,本来正常人是卧着睡的,这货还是趴着的。在细小的缝缝里我看到了令人无语的一幕。大约过了两三刻钟,床上熟睡的王总开始不安分起来:他两手伸长,在床上滚了几个圈儿,然后歇斯底里地摔了下来,缓缓地迈动着双腿,向他逝去已久的老爹的灵堂前走去!

  鸟人瞬间冲出衣柜,暴怒大喝一声:“有妖气!(客串一下)何方妖孽,敢在我的眼皮底下放肆”!他猛地从怀里掏出两把剑,惯性地凭空燃烧阳符,在黑夜里如一朵耀眼夺目的火烧云,照亮了周围的一切!可我——一个拥有先天性阴阳眼的少年肿么到现在还是看不到尸煞的踪迹。

  “小遥,这天杀的尸煞上了王总的身,你当然看不出来”。

  师父将太极剑上的碎着星星火花的阳符往王总的肩上贴去,只听惨叫一声,一个半灵体半实体的尸煞弹了出来。仔细一看,还真是一个胡子掉渣的中年大叔。他怒眼一瞪,说:“你们为什么不让我杀了这个不孝子”?!

  不孝子?这个词让我心怦然一动。

  王总是个不孝子?没想到啊。。。师父继续问:“难道王总的不孝跟你有关?”

  尸煞大叔频频点头,道:“两年前,我们一家去河源游玩。便在一家叫“蛋疼哥旅馆”的旅馆里暂且休息几日。谁知道,我儿子在酒店里杀了人!事发当天,我本来只是路过他大门大敞的房间,看到了他用随身带着的小刀往服务员的的胸口捅了七八刀,口中还嘀咕道:‘麻的,你特么清理房间的时候竟然把哥的金戒指给丢了!你死的活该’!!!然后,他看到了门外愣住的我——唯一的目击者,竟然就把我一飞刀给杀了!冤有头,债有主。你们能帮我报这个仇吗”?

  他把恳求和萌萌哒的目光投了过来。。。呃,原来这大叔也爱卖萌啊。。。

  万万没想到啊,连这么语言纯洁的王总都会爆粗口啊,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师父斩钉截铁地说“好,这个忙我帮了!我们就把他告上法庭,管他有钱没有钱,我有个朋友可是顶级律师!定帮你完爆他。我先送你去投胎吧”。师父结了个响指,念道:“忘尘结界,来世转生,入!”

  尸煞大叔恋恋不舍地看着这个世界,含情脉脉地对我们一鸟,瞬间消失。

  这一鸟看得我鸡皮疙瘩都起了。。。我们也算是做了件好事。。。

  次日,离开王总家,我们取了高达十万的雇金(毕竟我们出名嘛。。。),正式光明正大地打了辆滴士,回了蛋蛋花园。“师父啊,你真的有个顶级律师的朋友啊!”

  鸟人大叔嘿嘿一笑,“有就好了啊。。。这叫缓兵之计嘛。。。”

  到了蛋蛋花园,终于可以惬意地坐在空调房里,抿着清茶一杯,舒适地大畅一口气了。。。只可惜,鸟人大叔打破了我的幻想:“年轻人啊,要省点电啊;茶为师也要喝啊;况且我家没沙发、没空调啊~~~”。

  骗谁呢,上次还特么有的啊。这老货定是藏了起来!我去。。。没办法,我也不好揭他老人家的老底吧。唉,真吝啬!

  一整下午,就闷在屋里聊天。

  “师父,接下来您有何打算?这件事该如何处理?”

  “小遥啊,师父觉定要掏钱去请一个牛一点的律师来帮忙,去告这个王总陷害两条人命,让他去监狱里爽爽”!师父略带庄严地说道。

  “可是,他有钱又有势,花点钱就可以将法院上头给打发了啊”。我问。

  “小遥啊,你忘了一种鬼物叫做惑妖了么”?师父满面笑容地说。

  哦,惑妖!就是那种可以让人产生幻觉的鬼物。原来如此啊!“那师父啊,你从哪去找惑妖啊”?他又往衣领里掏出了一面八卦镜,指了指,说:”这面八卦镜里封印着一只曾经被我降服的诱妖,这次正好可以派上用场,把主判官给诱了不就搞定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