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在“菊花残”医院里,一阵响亮清脆的哭声如轰雷般爆发而出,医院里顿时议论声一片。

  “这是谁家的孩子啊?哭得这么响”!“可谓是,响彻云霄、震耳欲聋啊”!没错,这就是老子——步遥略带激动地来到世界上!

  刚来到世上,我便开始吃奶玩乐,整日在母亲怀中睡了吃,吃了睡。直到弟弟的出生,作为哥哥的我要从我温暖的“宝座”上爬了下来,我不免有些伤心。那一年我三岁。

  但看着一脸疲惫的母亲,我急忙从医生护士们的身影里钻了过去,问:“妈,我的弟弟呢?”母亲缓缓仰起苍白的脸,“小遥啊,你弟弟只是睡着了而已。”说罢,她的眼角竟流出泪水,当场累晕了过去。

  也许母亲只是生下弟弟的时候太累了而已。

  我看着用毛巾被裹起来的弟弟,刚想摸摸他热乎乎的脸蛋,谁知我的手一碰却像触了电一般,收了回来,他的脸是那么地冰凉,跟我截然不同。

  我的弟弟,他怎么了?

  当父亲冒冒失失地推门而进,又抱着弟弟冲了出去,“爸爸,我的弟弟为什么脸会凉凉的”他只是冷着脸说了句“小孩子别多管闲事!”

  而在我七岁那年,时事隔四年,那一天的情景仍然不断地浮现心头。

  弟弟,去哪了?

  但四年里,我却频频祸事上身。譬如,有时放学回家时,路过的路段将会重复两三次。在半夜起来上厕所时,余光扫到镜子,本是黑乎乎的一片,却感觉到镜片中矗立着一个身影,转身一看,却什么也没有。。。我忽然觉得自己有些神经质,但也阻挡不了我寻找弟弟的踪影。

  但就在这一天,如此平凡的一天。父母商量了一会儿,脸色严肃地对我说:“小遥,有些事瞒了你,也是该跟你说了,毕竟纸包不住火。你的弟弟,刚出生便去世了。”我听了这句话,眼角涌出了一滴滴晶莹的泪珠,“为什么我弟弟会死?为什么不能像我一样平安地出生?为什么?”我刹那间如一头倔强的小牛,用头顶着父亲的胸口,大声地吼出来。

  “哭吧,孩子。只有哭才能发泄你心里的痛。”母亲安慰道。

  在那一刻,我知道,任我怎么哭都无法挽回我亲爱的弟弟。我转身回了房间,“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在半夜,我趴在床头,仰望着浩瀚无际的星空。那明亮的月亮,如果没有星星的衬托,如何璀璨夺目?就如我和弟弟之间,失去了弟弟,我的人生将变得寂寞,变得枯燥。

  思绪万千,今夜注定无眠。

  次日,本来是快乐的新的一天,往常我都背着背包活泼地去上学,今日却垂头丧气怂拉着脑袋慢慢地走去学校。熬过老师喋喋不休地讲课的一天,终于到了我日盼盼、夜盼盼的放学了。

  我走过马路,却发现还在原地。我知道,老事情又发生了。

  走了三四遍,还是无法到达对面。可以说是原地踏步。我心急如焚,如果我不准时回到家,父母一定会担心的!就在急得团团转时,我的头撞到了一个人。

  酷匠-"网i“唯~l一正版+t,lQ其他.M都!x是盗.版

  “麻的,你个小兔崽子有没有长眼睛啊?”

  这人怒气冲冲,我上下打量了一番。一身电影里英叔道士的服装,俗气的屎黄色长舌帽下是一对贼眉鼠眼,刘海遮住了小部分眼睛,背后的长发黑白交错,身上骚味十足,手中举着一面锦旗,上面写着“马全仙”。

  “马全仙?”我当场我勒个去,别人半仙就算了,你特么还全仙,肿么不在天上飞来飞去啊?

  “对,偶就是大名鼎鼎、家喻户晓、远近闻名滴马全仙!”他吹嘘着,一脸奸笑起来,脸上挂着菊花般的笑容,还露出了发黄的牙齿。。。“算你识相,”当他用手甩开刘海时,看了看我,突然娇躯一阵。

  “你的眼睛!是阴阳眼啊!是谁把你的眼睛的特殊功能封印起来了?”他一激动,不标准的外乡语言倒是标准了许多。

  说罢,他伸手往那里的位置摸去,也不知怎么的掏出一张符,口中念念有道:“巴拉拉小魔仙。。。不对,封印隐能,破!”在破的一声,口水喷了我一脸,我的额头顿时出现了一道黑线。。。

  但下一刻我不得不惊讶万分,我看到了很多。。。鬼?!年仅七岁的我差点吓尿了出来。“这,这是啥玩意儿”?“哈哈哈,你个小屁孩还不知道阴阳眼的作用吧?可以看见鬼哟”~~。他语气变慢,存心是想吓唬我。

  “阴阳眼是什么?”我刨根问底地问。

  他一本正经地说:“阴阳眼是民间信仰中的一种通灵的特异功能,代表能看见鬼魂等灵异物体,而其他人却看不见的超自然现象。阴阳眼这项能力从未通过科学检验。然而,仍然有不少人相信阴阳眼的存在。在民间信仰中,阴阳眼可以是先天的,也可以是因好奇而后天施法开的。”

  “哦。那我的阴阳眼是先天的喽?肯定是我妈为了从小不让我看到这些恐怖的东西才让人封印起来的!可是,我怕鬼啊。你那么厉害,教教我呗。”我的小眼睛里闪过一丝恳求之意。

  “罢了罢了,我就破例收了你这个徒弟吧。我本名叫马鸟人,你就叫我马师父吧。”

  “鸟人大叔。。。”我喃喃道。

  “随你怎么叫,我可是灰常大方滴哟。”他抠了抠鼻屎,一个兰花指一丢。我差点晕死过去,这鼻屎还特么很准地扔在了我的头上。。。

  回到家,我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上面记着的是鸟人大叔(我师父)的地址:蛋蛋花园38号街38栋2号房。额,蛋蛋?38?2?我顿时无语起来。

  坐在房间的椅上,我没有像往常一样立刻写起作业来,而是心中暗想:我以后就要学会抓鬼了,这些想想都可怕的东西,我一定会一个一个地消灭你们!

  我嘴角浮现一丝微笑,今天拜师拜对了。我这些年来的诡异事件师父一定会帮我搞定的,我以后也可以帮助别人。想着想着,我从书包里取出作业本,翻开了一页,写了起来。门外则是响起了父母的悄悄话,“这孩子,这么爱学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帝者修铭说:

PS:小帝帝新书,多多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