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普车来到我们面前,拿出了一块黑色的令牌,对着我们摇了摇手,我们知道那是暗影的令牌,然后他摆了摆手示意我们上车,期间没有说任何话。而且,这个人还特意地带着一个黑色傀儡般的面具,身上的衣服也是一身黑。让人有种神秘感。刘阳心里的感觉就是酷。酷毙了,心里有种强烈的欲望想要加入暗影!

  那个司机示意我们进车坐下之后,没有说出任何的一句话,他专注着开着吉普车,很快就出了这一片森林,沿着一条公路干线直走而去。

  车上异常的安静,赵伟也没有说话。浅雪也更不用说了,一向没多上话的她,上了车就是摆着一副扑克脸蛋,虽然现在看上去她是个吸毒者。但却丝毫不影响浅雪那精致脸蛋散发的光环!我也只能憋着无聊,将脑袋看向窗外。

  吉普车一路顺畅,大约半个小时之后,终于来到了一处贫瘠之地,前面是一大片的池水,是一条大河汇聚而成的一个湖泊,湖泊后面长满了1米多高的芦苇。

  我们三人都很奇怪,怎么来到这样的一个地方。难道他们的窝巢在湖底下不成?那个暗影的人示意我们下车,同时手指指向了芦苇后面,意思好像告诉我们走进去!然后他便掉头就走了。

  赵伟向我走了过来,说道:“他只是送我们过来而已,其他的事情,都必须我们自己解决,走吧!”

  “切,谁不知道!”刘阳不屑地说道。穿过一片芦苇地之后,眼前突然一亮,根本就没想到。眼前居然真的是一个毒贩的窝巢。里面住着各种各样的人,最亮眼的就是马鹏旁边的一群娃娃兵!他们有的赌博有的吸毒,甚至有的在为毒品打架。

  里面其中一人,奋起脚扑向另外的一个人,死死地咬住了对方的脖子。另外一个被咬的在地上垂死挣扎。手脚使出所有的力气,疯狂地想要踢开压在自己身上,口里还咬着自己脖子的孩童!但是无论如何他的做法都是无用功。

  扑在他上面的孩童,嘴里死死地咬着他。他挣扎了一阵子,最后回天乏术,被生生地咬死了,那个男孩嘴里还叼着死去男孩的脖子肉,血色力气恐怖,伸出舌头舔了舔,他尝到了这种嗜血的味道。伸手将死去的男孩手里已经注射了一半的海洛因夺了过去。往自己的手臂上,一插。脸上满满的舒服!

  看到这里刘阳三人不由得心里一凉,这都是什么人啊?这么恐怖!刘阳从心坎上已经深深感到了畏惧。

  “好了,我们开始行动,我会尽量给你们提供更多的时间。”赵伟从里边缓了回来,对着刘阳两人说道。说完,刘阳也表示会意,跟浅雪两人装着一副是娃娃兵一样的神情姿态,从侧翼饶了过去,慢慢地混进了娃娃兵里头。

  在后面的赵伟看着他们两个小屁孩的背影,讽刺地笑了一声,然后转向另外的方向,如果刘阳还在场的话,恐怕连自己都不会去相信自己的眼睛。

  因为赵伟所走去的方向,站着两个人,一个跟刘阳一样10岁左右的年纪。但是却没有一点点的娃娃兵的样子,反而出现了一种尊贵的气息。而另外的一个,会让刘阳更加的震惊。他就是毒贩古斯曼,粗黑的脸蛋上留着大大的络腮胡,表情带着诡笑,让人看着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

  刘阳跟浅雪两人几乎一下子就跟这么一群的娃娃兵打成了一片,两人也是经过严格的训练,才被派来做这样的任务,所有的东西他们两个人都会。刘阳还跟几个娃娃兵玩起了生死极速。当然左轮枪里的子弹被刘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取掉了,也就是他们玩的是空枪。

  浅雪在一旁看着他们两个,即使两个是陌生面孔,但是这些娃娃兵都丝毫不觉得奇怪,这是因为每天这些娃娃兵可以说上的千变万化,早上是一批人,可能下午就是另外的一批人。这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事情。

  刘阳玩着玩着,突然冲另外的一个方向传开了一阵爆炸声,刘阳明白这是个信号的开始。

  爆炸声并没有断开,而是渐渐开始逼近,中央的房租里听到窝巢开始躁乱起来,一个50多岁的黑色络腮胡的男人带着几个人就出来了。手里的手枪不断地样天上轰,嘴里说着刘阳也听不清楚的话语。

  络腮胡男人对着后面的手下指了指,应该是在吩咐他们去管管他们。然后几个人就带着十几个伙计离开了中央屋,我跟浅雪都明白,机会来了。娃娃兵这边也同样开始发生了暴乱,一切似乎都很顺利。

  u看◎Q正{版7p章g节上D/酷匠\网

  我跟浅雪偷偷地摸进了中央的屋子,这是毒枭头目,古斯曼的房间,从资料上获取的信息显示,古斯曼的房间一向就只有他一个人住。也就是说刘阳跟浅雪的任务就是打晕古斯曼,然后偷取花名册之后就可以开溜。

  但是在刘阳跟浅雪后脚摸进去之后,发现屋里刚刚进来的古斯曼已经不见了踪影。而且就在屋子的最中央的地方停留这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一个保险箱,保险箱上贴着一张纸条。

  刘阳感觉不太对劲,看着纸条上的文字之后,整个人完全被僵住了,浅雪也脸色也开始出现两年前消失的惨白。

  纸条上潦草的字体依稀可以很清楚地看清字体的内容:“欢迎刘阳跟浅雪两位小朋友来参观我的游乐场!”

  我们两人已经意识到不妙,“快跑。”我连忙拉上浅雪的小手,想从门口逃出去,但是回头走了不到两步,门口便传来了一阵笑声。“怎么,刘阳跟浅雪两位小朋友是不是觉得我的这个游乐场不好玩呀?怎么这么快就想离开?”

  古斯曼带着一群人从门后走了进来,而且在他的身后,站着一个令刘阳咬牙切齿的男人,赵伟!

  刘阳跟浅雪两人眼睛死死地盯着赵伟,并没有去理会古斯曼的话,古斯曼看了看我们,表现出一种很不好意思的表情出来,有些自嘲地笑着,开口说道:“看来,我这个游乐场的主人,还没有一条狗好用。”

  “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也是逼迫无奈。”赵伟对着刘阳心里十分坦然自若地说道。这让刘阳气愤到,直接冲了过去,但是现在的刘阳只有10岁,就是一个小孩,能起的了多大的风波呢?瞬间被古斯曼的手下擒拿住。被他们绑在的木架上面。

  “赵伟,你这个狗贼,叛徒。”

  “哼,叛徒?不,你错了,我不是叛徒!如果我今天跟你们一起夺取花名册,我才算得上是叛徒!”

  “你说什么!”刘阳咬牙切齿,现在已经恨不得将赵伟撕成碎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无情老男人说:

感谢各位伙伴的支持,求推荐,求解封,求恶魔果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