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馨颖蹲在空无一人的小巷子里面伤心的哭泣着,她忽然发现自己好像一直都在用自己的目光对待别人,但是他却没有想到别人很可能不喜欢她太过自我。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平静的声音出现在小巷子里面:“你怎么就哭了?难道你这个大小姐也害怕一个人?”

  苏馨颖泪眼朦胧的抬起头,马上就看到了许默有些戏谑的笑容,这样的小笑容非常的前奏,就好像是一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旁观者。

  “你……你……怎么……没有走?”苏馨颖哽咽的问道。

  许默平静的说道:“我可以跑,但是某些人跑不快,必须留下来等着!”

  一边说着,许默就一边走到了苏馨颖的身前,随后弯下腰说道:“到我背上来,至于刚才我占你便宜这件事,你也打了我一巴掌,现在应该扯平了吧?”

  苏馨颖慢慢的趴在许默的背上,但是却用手臂挡在许默的背上,防止自己的胸脯碰到许默的脊背,不然还是很容易被占便宜的。即使是这样,苏馨颖还是感觉到心里一阵的难受。

  回想起之前被扔下的感觉,苏馨颖就想哭,但是当许默出现的时候,她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她没有依靠的时候,已经在考虑是不是应该回家了,毕竟一个人在外面闲逛的时候,很可能遇到昨天晚上遇到的危险。

  可是,就这样一个人回去,绝对会被爸妈训斥的,一个人离家出走,随后只能无奈回家,这样的经历让人感觉到没有一点面子,最重要的是她感觉到自己做出了恩将仇报的事情。

  幸好,就在这个时候,许默回来了,不仅没有责怪她,而且还关心的背着她,受到了这样的对待,苏馨颖立刻就感觉到心中一片温暖,这样的感觉非常奇妙。但是,只要想到了许默还有女朋友的事情的时候,苏馨颖马上就会告诫自己:"他已经有女朋友了,我只是暂时借住在他家!"

  想到了这些,苏馨颖只能按耐住心中隐约的悸动。

  **

  深夜的时候,由于何姐有事去做,所以许默只能一个人离开。

  分开的时候,许默隐约间听到何姐打电话的时候怒骂:"你这个吸血鬼,是不是不把我的血洗干净你是不会放过我?我告诉你,老娘不是好欺负的!"

  听到了这些话,许默只能耸耸肩,虽然他也很想帮忙,但是这些话听着就是何姐的家务事,他现在不过是一个外人,根本就没有资格管这些事情。

  于是,许默一个人向着家的方向走了过去,一边走着,一边思考着今天遇到的小混混们,他们连周围的环境都不清楚,但是却偏偏找上了自己,这样的事情存在蹊跷,说不定有人故意安排。

  深夜的时候走在路上,这样的感觉非常的差,因为月黑风高的夜晚总是有很多见不得人的东西在活动,有的见不得人,有的根本就不能被别人看见。

  忽然间,许默发现自己正在走的路有点奇怪,月亮从天空中照射下来,街上一半沐浴着银白色的月光,另外一半则是隐匿在黑暗之中。许默仔细的想了想,忽然想起了关于阴阳路的说法,有的街道有一半常年不能见光,所以有了阴阳的区别!

  活人只能走在阳路的部分,要是走了阴路的话,他就会见鬼,而鬼魂只能走阴路,走了阳路的话,马上就会灰飞烟灭!

  许默看了看自己脚下的一半明亮一般黑暗的道路,随后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他本来就看得到鬼魂,这样说来,阴阳路对于他的限制几乎就没有了,于是他便走在阴路和阳路之间。

  许默忽然想起了之前看到的三毛的《说给自己听》,于是他不禁自言自语的念了出来:“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一半……”

  许默不知道的事情是,就在他身后的不远处小巷子里面,七个今天才遇到的小混混正在看着他,他们的眼中还有浓浓的恨意,就是因为今天任务的失败,所以老板毫不犹豫的取消了他们这个月的休假,而且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去做。

  “老大,你说他一个人在神神鬼鬼的念叨什么呢?”黄毛身边的小弟虎人问了出来,他们听不清许默在一个人背诵现代诗,但是他们却感觉到许默刚才的行为非常的奇怪,明明之前好不好的走着,但是忽然就停顿了一下,紧接着就走在道路中央!

  “说不定是在唱歌给自己壮胆呢!”黄毛淡淡的说道,随后挥了挥手,“跟上去,老板已经有吩咐了,好好的招待一下这个兄弟,最好告诫他不要对大小姐有什么不轨的心思”

  就在这个时候,许默听到了身后传来一声呼唤:“小默!你现在过得怎么样?”

  许默的脚步忽然就停住了,这个声音实在是太像自己的母亲的声音了,是那么的温柔,那么的让人舒心。但是许默却不敢回头看一眼,因为他的理智告诉他,妈妈已经死了,她不可能活着,那么身后的呼唤绝对是鬼魂发出来的。

  “不能回头!死也不能回头!”许默在心里暗自说道。

  随后,许默继续向前走去,不在理会身后的呼唤,走在夜路的时候,最忌讳的就是听到身后有呼唤自己名字的声音,因为听到的声音很可能就是鬼魂发出来的,只要转身,那么肩膀上的灯就会有一盏熄灭,如果应答,那么另外一盏灯也会熄灭,这样一来,鬼魂就会缠在身上!

  许默一直在想着身后的鬼魂的事情,所以根本就没有想到身后还有一群不怀好意的人在跟踪,他们也在逐渐接近许默,只要抓住许默,那么到时候绝对会痛打一顿,今天得到的屈辱一定要加倍奉还。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其中一个小混混忽然听到了身后的呼唤,“小烈,你在这里干什么?”

  听到了这个呼唤的声音,这个叫做小烈的混混马上就回答道:“我在揍人呢!妈,你怎么来了?”

  说了这句话的时候,不仅仅是在小烈身边的混混们呆住了,就连小烈本人也呆住了,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忽然回答了这样一句话,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简直就没有经过大脑的思考。

  酷O匠4d网永e久q$免~费E看@小◎说

  小烈回头看了一眼,却发现身后一个人都没有,有的只是一片漆黑!

  “你小子干嘛呢?”黄毛带着手下的几个小弟正准备抓住许默的时候,忽然听到身边的同伴发出这样的声音,之间前方的许默回头看了一眼,马上就跑远了,打草惊蛇这种事情居然发生在他的队友身上!

  叫做小烈的混混呆呆的说道:“老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我刚才隐约间听到我妈在叫我,所以我就回应了一句,没想到居然把这小子吓跑了!”

  “老大,我们要不要追上去?”旁边的一个小弟对着黄毛建议道。

  黄毛瞥了这个小弟一眼,郁闷的说道:“你是不是傻!你对于这里的地形有他熟悉吗?今天他带着一个人跑得都比你快,现在他一人,你还想抓住他?”

  边上的混混们纷纷开始埋怨小烈:“你真是让我们太失望了,打草惊蛇这种事情居然发生在你的身上!”

  黄毛怒喝道:“别吵了,都闭嘴,这一次就说没有蹲到他,老板不会怪我们的,给我把嘴巴放严一点!”

  旁边的小混混们都不敢说说话了,他们知道老大真的生气了,至于老大吩咐的事情,绝对要做到,因为他们知道老大不会做错什么事情。

  “老大,听说黑老虎昨天晚上被打折两条腿,是不是真的?”旁边的一个小混混想要把沉重的话题转移开,于是连忙开口说出最近的新闻。

  黄毛看了看身边的小弟,淡淡的说道:“这件事是真的,而且在今天早上的时候,他的双手都被一起打断了!要不是他在求饶,就连他的第五肢也要一样打断!”

  “难道黑老虎惹上什么不该招惹的人了?听说他很能打的!”小混混们的兴趣马上就出现了。

  黄毛看了看身边的小弟,淡淡的说道:“当然惹上不该惹的人了,就是我们大小姐!昨天晚上王哥他们跟着大小姐离家出走的时候暗中保护她,没想到跟丢了,第二天的时候查出来黑老虎想要非礼大小姐,于是当时就找到医院里面,直接就打断了他的双手!”

  “惹上了大小姐,这个黑老虎也是够倒霉的!”小混混们纷纷开始了议论,但是他们不知道的却是,昨天晚上打断了黑老虎两条腿的人就是许默,但是这件事却被黄毛刻意的隐瞒起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不知一切说:

感谢支持

《轮回洪荒纪》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