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曹先生竟然还是这位江姐的杀父仇人,也难怪她在知道我是谁后,会对我这么的客客气气,因为曹先生就是被我给干掉的,那也就相当于是我帮她报了杀父之仇,这对她来讲,可能会因为没有亲手杀掉仇人而感到遗憾,但她自己肯定也很清楚,像曹先生这种实力强大的对手,如果单凭她自己这点小势力想要报仇的话,那真不知道要等到何年马月了,所以她可能也会觉得很庆幸,尽管不是自己手刃仇人,但仇人终究是死了,那她当然也会为此感谢我。

  而对于我来讲,只要搞清楚了她如此客气接待我的原因,那接下来我当然就可以完全的信任她了,至少我不用怀疑她对我会有别的什么目的,于是我也坦诚的跟她说道:“很感谢江姐能这么客气,但我还是觉得江姐太看得起我了,因为干掉曹先生,那本就是我必须要做的一件事,所以也谈不上是为你做了什么,而且听你这么一说,我反倒有些抱歉,没能让你亲手杀掉自己的仇人,所以对你提出的要免费送我装备,我觉得没必要,咱们还是按照规矩来吧!”

  江姐举起茶杯,笑的很灿烂道:“你能干掉曹先生,这本身就是件很了不起的事情,所以不管怎么样,我觉得我都应该要敬佩你,咱们就以茶代酒,这一杯我敬你,我先干为敬了!”

  看着江姐举起了茶杯,我也连忙端起茶杯跟她象征性碰了下,一饮而尽。

  接下来自然就要开始谈正事了,但还没等我开口,江姐便起身跟我说了句,“在整个长三角范围内,我不敢说自己是最大的军火商,但在这座城市里,陈先生能找到我这里来,那绝对是找对地方了,我所有的货都是来自于国外,即便是被警方给查获,我保证他们也查不到货源的来路,当然更主要是我们的货很可靠,而且基本上能找到你想要的,陈先生肯定喜欢!”

  她边说着,又跟我邀请我,“陈先生,请跟我来,我带你去仓库挑选。”

  听她说的这么夸张,我心里虽然有些不太相信,但我还是有些小兴奋,于是我立即起身,先是跟着她走进了后面的那间房,本以为她所有的货应该都是藏在这间屋子里,但进去后却什么也没见着,这间屋子实际上就是间卧室,里面摆着张床,一面书柜,窗台处一张书桌。

  简简单单,简单到甚至有些简陋。

  可就在我正疑惑的时候,站在那面书柜前的江姐突然说让我转过身去,虽然我不知道她这是要干什么,但我还是老老实实转身了,接着我就听到些动静,直到江姐让我再次转过身。

  果然,让我惊讶的事情发生了,刚才的那面书柜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通道,但不知道能通往哪里,而江姐就站在通道口,微笑着跟我说道:“走吧,我带你去看些好东西。”

  我连忙走到她身边,往通道里面看了眼,才发现原来这是个楼道口,走进里面后,就能看到有梯子是通往楼下去的,我跟着江姐边下楼,也好奇的跟她问了句,“这地方设计的是不是有些多余了啊,我们刚才是在二楼,从这下去也只是到一楼而已,假如,我是说假如哪天真有警察来查到这里来了,那你们这仓库也不难找啊,而且他们在楼下就可以把整个都端了。”

  江姐很快跟我解释道:“这楼下是别人住的房子,而我这个仓库就在别人住的房子隔壁,并且占用的面积也不大,一般不仔细观察的话,根本就没人会发现这还有个封闭式的仓库,所以就算警察查到我楼上来了,只要不被他们发现暗道,那他们是绝不可能找到这间仓库的。”

  就在这时,我们也正好到达这间小仓库里。

  在江姐把灯打开后,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副让人震撼的场面,看来江姐并没有吹牛,因为这四面墙上确实挂满了许多的武器,基本上市面上能找到的家伙这里都有,我来来回回看了好几圈,都看的有些眼花缭乱了,最后我走到挂满狙击枪的那面墙前,顺手拿起了一把狙击枪。

  我很熟练的操作了下,并做了一个标准的瞄准动作。

  江姐似乎有些惊讶,跟我问了句,“你对狙击枪有研究?”

  我放在手里这把稍重的举起枪,然后又扛起了隔壁的一把,我边熟练的操作着,边跟她说道:“以前练过一段时间,所以对这玩意还算是比较了解,比如说我手上这把M200,纯正的美式装备,我们教练说这是一把综合性能很强的狙击枪,我们以前训练就是专门用的这把。”

  江姐笑了笑,“看来真是个行家,那也省得我再跟你介绍了,可我还是有些好奇,陈先生刚才说以前训练过一段时间,那请问你以前是在部队服役过吗?但部队里好像没这枪吧?”

  我愣了下,转头跟她回了句,“我没有在部队服役过!”

  “既然不在部队服役,那陈先生对枪械……”

  江姐似乎想要一直问下去,但还没等她把话说完,我就马上打断了她,“江姐,不该问的还是别问了,有些属于我自己的秘密,我也不可能会跟你说太多,还请能理解下。”

  我边说着,直接把这把M200拿到她面前,问了句,“就这把了,多少钱能买走?”

  b酷#匠H网、永*久免U费/k看kU小说D|0

  江姐神情一愣,很不敢置信道:“你……你买狙击步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