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这位自称我父亲朋友的女人走出病房后,我独自躺在病床上,莫名的有些失落,尤其是想到刚才做过的那一场梦,我心里更是觉得有些恐慌,虽然我到现在都还没想起梦境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姑姑消失在我眼前,就好像是现实中发生的,这让我有些手足无措。

  我恨不得现在就给姑姑打个电话过去,可是犹豫了许久,却始终没鼓起勇气。

  直到病房门被推开,这次走进来的不是别人,而是我正想要找的王阳,他手里提着两份外卖,在见到我醒来后,他很激动的跑过来,笑着道:“哥你忠于醒了啊,感觉还好吧?”

  我点了点头,“还行,怎么就你一个人啊?潘建中呢?”

  王阳微笑回道:“潘经理在会所那边,是我没让他过来,对了,那个……”

  他话没说完,我就打断了他,没好气道:“你是说那个叫夏静怡的女人吧?她刚走不久,是我让她走的,你小子也真是的,让一个陌生女人在这陪着我,就不怕人家对我做点什么?”

  王阳嘿嘿笑了笑,“哥你想多了,人家可是你父亲的朋友,不会乱来的。”

  我皱眉问了句,“他跟你说是我父亲的朋友,你就相信了啊?”

  王阳理解跟我解释道:“一开始我也不信,但后来我给小金鱼打电话求证过。”

  听他这么一说,那看来确实没必要怀疑什么了,可我还是叹了叹气,说道:“对咱们现在来讲,有一个小金鱼就足够了,也没必要再去巴结我父亲其他的那些什么朋友,更何况我们背后还有杨成华,还有那位虽然不经常露面,但在关键时候也会帮助咱们的高书记,短时间内,有这几个人在杭州给咱们提供帮助,我觉得也足够了,再多的话,也许就是累赘了。”

  王阳愣了下,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好,我明白了!”

  他边说着,边拿出那两份外卖,“你肚子饿了吧,吃点东西。”

  事实上我现在也没什么胃口,但既然王阳已经买来了,我还是坚持爬起来准备吃一点,而在边吃的时候,我又连忙跟他问了句,“那天我昏过去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欧阳国呢?”

  一听到我提起欧阳国,王阳突然低下头,似乎很怕我责备的回道:“对不起哥,是我让你失望了,我没能抓住欧阳国,当时那王八蛋可能也猜到他那个保镖会死在你手里,所以他提前就准备好了要撤退,最主要是掩护他撤退的那帮手下都有枪,这给我们造成了很大的困难,结果就是我眼睁睁看着那老家伙跑了,潘建中目前正在查找他的下落,但现在为止还没消息。”

  我叹了叹气,说道:“也没关系,那老家伙只要还在杭州,那迟早有一天他还会出现的,更何况这次他在我手里吃了这么大的亏,我估计他也不会轻易罢休,咱们就等着吧!”

  王阳愣了下,似乎想起了什么,又跟我问了句,“那天小刘是怎么出现的?”

  我微笑回道:“小刘跟他那几位兄弟的出现,其实是我一早就安排好的。”

  王阳轻轻哦了声,“原来如此,那接下来咱们就啥都不做了?”

  我点了点头,“暂时就静观其变吧,看欧阳国要怎么出招。”

  其实我能猜到,欧阳国现在肯定已经气炸了,损了一个保镖不说,就他那个日赚桶金的格斗场恐怕短时间内也没法在营业了,这么大的损失发生在他身上,我想他多半都不会罢休的。

  没猜错的话,他现在应该就在琢磨着要怎么报复我。

  可我也不担心,我就怕他现在什么都不做。

  --------

  而与此同时,在病房外的走廊尽头,一位穿黑色皮夹克的男子正蹲在地上吃着外卖,此时正好是午饭时间,走廊上来来往往的人也不多,这男子吃完后,马上就不顾场合的点了根烟。

  他以为这个时候应该没人会过来让他把烟掐灭,可就在他刚把烟点燃,一抬头,就见到一位漂亮的女护士出现在他面前,女护士虽漂亮,但性格却极其泼辣,朝他大声道:“给我立即把烟给灭掉,我再一次跟你申明,这里可是医院,是禁止吸烟的地方,你怎么这么没素质?”

  女护士之所以说再一次跟他申明,是因为这男子从昨天晚上就来到了医院,而正好他两次偷偷吸烟都被这位女护士给逮住,本以为这大中午的,医院人员都去吃饭了,却没想到这烟才刚点着,又被这女护士给撞见,这让他很欲哭无泪,可最终他还是老老实实把烟给熄灭了。

  女护士或许是看他还比较听话,所以也没把他赶出去,但在离开的时候,她还不忘跟着男子提醒了一句,“如果再让我看到你偷偷吸烟的话,我就直接叫保安把你给轰出去。”

  男子笑呵呵点头,“放心,保证不再吸烟了!”

  等女护士慢慢走远后,男子瞧着她那婀娜多姿的制服背影,嘴里念叨了句,“看着还挺不错的啊,只是可惜,哥已经老了,要是再年轻几岁的话,我还非得把你给弄上床才行。”

  而就在他话音刚落,不远处的女护士突然停住了脚步,原因是有个中年男子把她给拦了下来,好像是在问什么,可因为隔着挺远,男子也并没有听到,但也不知道为何,他潜意识里觉得那位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中年男子似乎有些不对劲,甚至能从他身上感受到一股杀气。

  他慢慢朝前走过去,而刚好那位中年男子也朝他这边走了过来。

  两人正好来了个四目相对,并同时停下了脚步。

  男子瞬间明白了过来,他转头看了眼,发现前面一间病房就是陈锦住在里面,所以他第一时间就警惕了起来,他当然也猜到,面前的这位中年男子很可能就是冲着病房里陈锦来的。

  酷Nt匠网T唯》一$,正版,其他*都Oa是.a盗L版0@O

  而果然也不出他所料,中年男子动身后,迅速跑到陈锦的病房门口。

  但男子也瞬间动身,连忙跑过去拦在陈锦的病房门口。

  他眼神死死盯着近在咫尺的中年男子,说了句,“抱歉,你不能进去!”

  男子也不是别人,他是小金鱼特地派来保护陈锦的那位猎狗保镖。

  而眼前的中年男子,也正是程之锦身边那位叫老秦的保镖。

  这两人相撞,谁输谁赢,还真不好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