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的一场擂台赛加后来对付那位长袍老人,让我消耗了大量的体力,以至于在当晚魏艳离开后没多久,我就直接躺在办公室一觉睡的天昏地暗,直到第二天醒来时,已经是上午十点了,我看了下手机,发现有王明珠给我留下来的两条短信,说是老家有亲戚过来找她,得去陪一下,所以就先走了,但她还不忘提醒我,醒来后要记得吃饭。

  这个傻丫头还真是会体贴人,估摸着她昨晚上肯定也守了我一晚上。

  在胡乱洗了把脸后,我也给她回了条短信,允许她今晚可以不用来上班,另外我也跟她说了,如果她家的那些亲戚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可以随时跟我说,只不过在短信发出去后,却没有等到她的回复,于是我便给王阳打了个电话过去,本想找他一块吃饭,结果这小子说已经回家睡大觉去了,懒得起来,就很不讲义气的把我晾在了一边。

  最后,我给那位秦兴打了个电话过去,让他直接来夜总会这边找我。

  想起前两天这位已过不惑之年的中年人,一晚上就把老九辛辛苦苦培养起来的势力给杀的七零八落,我就很庆幸自己找对了一个帮手,虽说之前我就知道这人不简单,但也着实没想到他一出手就如此的果断,估计那个老九到死都不敢相信自己会死的那般窝囊。

  只不过我目前跟他还缺少沟通和接触,所以也很难了解他具体的为人。

  所以我也想着,接下来可以多跟他多交流交流,至少要让我确定他这人是否可靠。

  等了大概二十分钟,他才姗姗来迟,开了辆黑色的奥迪A6,在夜总会楼下见到我时,他跟我解释了一句,说路过高架桥的时候有点堵车,所以来晚了,当然我也没在意,直接就上了他开来的这奥迪,按照他的说法,这辆车是以前萧阳的座驾,现在就给他开了。

  这样也好,总比我那辆二手的丰田陆巡要好,最起码这辆车坐着要舒服多了。

  只不过在上了车后,我也并没有着急说要去哪里,而是先跟他问了句,“昨晚让你收拾那老家伙的尸体,都处理好了吧,现场可千万别留下什么痕迹,否则会带来很大麻烦的。”

  原名叫秦兴的他沉声回道:“都处理好了,这点事我还是能办妥的。”

  我点了点头,又问了句,“那个孙阳那边有找人盯着吗?”

  他转头很牵强的跟我挤出个笑容,又回道:“放心,找人盯着的,我手底下的那几个兄弟都是我以前跟着萧阳的时候,我亲自培养出来的,他们不但很靠谱,而且一个个都还很机灵,让他们去盯着一个孙阳,那绝对是绰绰有余的,有消息他们会随时告诉我。”

  面对着他那张笑起来很僵硬的脸庞,我故意跟他打趣了句,“不会笑以后就别笑了,省的你自己难受,我看着也难受,另外从今天开始,你就跟在我身边吧,以后老老实实给我当个司机,虽说这有点太埋没了你的能力,但我想了想,你现在也就只适合这个位置。”

  这次他果真不再笑了,而是很沉重的跟我点了点头,回道:“我明白。”

  我眯眼盯着他,没好气问道:“你明白什么啊?难不成你还能猜到我在想什么?”

  他稍稍犹豫了会,便回道:“毕竟你认识我时间也不长,对我不太了解,那自然也就没那么信任我,你让我跟在你身边,一方面是为了防备,一方面也是在试探我的衷心。”

  我哈哈笑道:“果然是个聪明人,看来萧阳那家伙是小看你了啊!”

  #z最新。章m节n上'酷匠。网T☆0_。

  他没有妄自菲薄,但也没有自我膨胀的说了句,“我只是拿钱办事而已。”

  我轻笑声,又好奇问了句,“萧阳私底下养了个女人,这事你应该知道吧?”

  一听到我这话,他似乎愣了下,然后才跟我回道:“这事我知道,而且我也是唯一知道这个事情的人,不瞒你说,我也见过那个女人很多次了,当初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每次出去玩,都是我在开车,萧阳其实很喜欢那个女人,经常会买各种礼物送给她,有时候是他亲自送过去,有时候也会委托我送过去,但说句实话,那个女人确实也不错,就连对我这个常年板着副脸的人,她也总是笑脸相向,更主要是她每次自己下厨给萧阳煮什么好吃东西的时候,也总不会少了我的那一份,只是很可惜,她再也见不到萧阳了。“

  我转头望向窗外,心里突然有一丝愧疚,想起上次见到那女人,她告诉我自己怀孕的消息后,我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该怎么办,留个是个祸害,但要杀了她,我肯定也做不到。

  而就在我正沉思的时候,秦兴突然又跟我说了句,“老板,有些话我本不该说的,但既然说到这里了,我还是想恳求你一句,无论如何,请放过那个女人,毕竟她是无辜的。”

  我深呼吸口气,也并没有跟他表态,而是直接说了句,“走,带我去找那个女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