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刚过凌晨时分,公园里再无半个人影。

  为了等待宇文姬的到来,我已经在这守了整整四个小时,本来都有些想放弃了,也觉得魏薇那女人可能不会帮我这么一个让她很为难的忙,可不曾想,就在我准备要走的时候,居然等来了宇文姬,那既然如此,我当然不能辜负魏薇的好心,当然也不能再让他活着走出去。

  “以前都是我算计别人,没想到今天居然也会被别人算计,而且这个人还是我爱慕了多年的一个女人,想想真是够讽刺的啊,我就不明白了,你到底是怎么说服魏薇帮你的?”

  宇文姬看起来倒也没半点慌张,反而还笑呵呵的跟我问了句。

  我冷眼盯着他,死死握紧手里的匕首,冷声回道:“很简单,因为我跟她说过,只要她愿意跟我在一起,我就能给她一辈子的幸福,然后这个傻女人就相信了我,所以当我跟她提出我想要你死的时候,她也没有任何犹豫就答应了要帮我这个忙,是不是觉得很戏剧性?”

  宇文姬笑着摇了摇头,“你当我傻子啊,她真有你说的那么好忽悠?”

  我很不屑回道:“你信不信是你的事,可你没法否认,是她把你骗到这里来的。”

  宇文姬终于笑不出来了,他几乎咬牙切齿的跟我说道:“那又怎么样?你觉得我今天来了,你就能让我死在这里吗?至于魏薇这个女人,等我这次回去,看老子怎么收拾她!”

  我呵呵一笑,“可惜啊,你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她了!”

  没等宇文姬回过神来,我握着手里的匕首,瞬间朝他奔了过去,并一刀朝他胸口捅去,宇文姬被我突如其来的主动出击,给打乱了方寸,他下意识往后退出两步,侥幸躲了过去。

  可很快,我又再次欺身而上,这次我直接反手一刀,刀锋由下往上,顺势划出一道弧线,这一刀要是被我得逞的话,那至少也得在他胸前划出一道几厘米的刀痕,只是没想到,我还是太低估了这王八蛋的势力,他竟然硬生生抓着我的手臂,以力拼力,愣是跟我较起了劲。

  更主要是,他这次还主动出击,右手握拳,瞬间朝我脑袋砸了过来。

  我来不及躲避,只能左手格挡,右手顺势往前一推,便把他给推了出去。

  宇文姬很快稳住身形,嘴角勾起个邪魅笑容,说了句,“还以为你多厉害呢!”

  他边说着,还晃了晃自己的脖子,又说了句,“接下来是不是也该轮到我出手了?”

  他话音刚落,便拖着身躯朝我奔袭而来,在离我只有两步远的时候,他猛地跳起来,身子前倾,一拳凶残的朝我那脑袋上砸下来,速度实在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我无法正面躲避,只能仓促间举起手臂,强势扛下了他的拳头,但紧接着而至的是他的左右拳,毫无预兆袭来。

  这一次却没能完全抗下,脖子处结结实实挨了他这一拳头。

  我踉跄着往旁边一退再退,等好不容易稳住身形后,没想到宇文姬又再次主动出击,这次依然是拳头先至,我才刚躲过去,紧接着他又来了个高鞭腿,朝我胸前横扫过来。

  每一招一式,看起来并不华丽,但却有着足够的快准狠。

  宇文姬的实力也确实是超出了我的想象,他可能没有像我一样经过系统的训练,但他的每一次出击,都是带着一股强烈的杀气,这只有经历过真正生死的人,才能拥有的杀气。

  很显然,他这身本事,是在多次的火拼中硬生生拼出来的。

  我再也不敢有半点轻视,所以当他又一次袭击而来时,我瞬间打击精神,迎面而上,这一次我更是使出了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方式,我没有去顾及他那重若千斤的拳头,而是在他拳头朝我袭击过来时,我右手握刀,以极为刁钻的下方式,往他腹部位置捅了过去。

  即便是挨了他这一拳,那至少也能一刀捅进他的要害。

  我算的很准,我也相信宇文姬肯定来不及反应。

  可结果还是失败了,这宇文姬居然比我还更不按常理出牌,他右手拳头先是硬生生停下,左手竟然毫无顾忌的一把抓住了锋利的匕首,他似乎不在意手掌开始流血,猛地一脚把我踹开。

  我有些震惊他居然比我还更狠,但到了这个地步,也容不得我再多想,于是没有任何的停歇,我又一次闪步欺身,这次依然是凶猛的一刀捅向他腹部,只不过被他给抓住手臂。

  他顺势一个勾拳朝我袭来,而刚好也让我抓住了他的拳头。

  一时间两人僵持不下,竟然开始比拼起了力气。

  可也仅仅过了不到五秒钟,我趁着他一个不注意,右手掌突然张开,本来被我死死抓住的匕首顺势往下掉落,但也就在同时,我左手放开他的拳头,迅速抓住了即将落地的匕首。

  宇文姬显然没想到我会来这么一招,他猛地皱眉,想要防备,只可惜已经晚了,因为我左手握刀,已经用力捅进了他的腹部,不仅如此,我还顺势握着刀在他肚子里转了两下。

  宇文姬睁大眼睛盯着我,嘴角开始流血。

  他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腹部,一只手抓住我的左手臂。

  面对着他那张逐渐变得狰狞起来的脸庞,我缓缓拔出刀,然后又是用力一刀再次捅进他腹部,以此反复了五次,我才凑到他耳朵边说了句,“这五刀是我替王阳还给你的。”

  宇文姬脸色慢慢变得铁青,他甚至来不及说一句话,就踉跄着缓缓道地。

  在确定他已经彻底没了呼吸后,我才终于松了口气,然后蹲下身子,一刀又一刀割下了他的双手,最后我也有些疲惫的坐着休息了会,看着身旁躺着的宇文姬这具尸体,我自言自语说了句,“你们捅了王阳五刀,那我至少得还你们十五刀才行,剩下的十刀也该轮到魏然和那个穿长袍的老家伙了!”

  许久后,我拿出手机给那位刘老八打了个电话过去。

  我只跟他说了一句,“宇文姬死了,你带人过来看看吧!”

  酷匠网+正Rx版PB首^S发:0G'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