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燕走了,我也累得不行,躺下就睡。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迷迷糊糊觉着有人坐在房间里。

  酷B匠k$网}正版v%首e*发O

  迷迷糊糊睁开眼,看到田雨涵坐在床下面削苹果。

  看到我醒了,田雨涵笑了笑:“飞飞,你醒了。”

  我说:“媳妇来了啊,怎么不叫醒我。”

  涵涵笑着看着我说:“看你睡得香就没吵你,我给你带了些水果,你看看要吃什么。”

  我说“想吃桃。”

  田雨涵听了皱了皱眉头,委屈的说:“我就买了苹果和香蕉,没买桃,怎么办啊?”

  “吃你的桃,嘿嘿”我贱笑。

  “去死,不正经。给你削了个苹果,你先吃吧。”涵涵红着脸说。

  “媳妇,真好,来嘴一个。”涵涵白了我一眼,自顾自拿小刀将苹果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

  然后拿了过来,我央求道:“媳妇,喂我吃。”

  涵涵撇着嘴哼了一声:“得寸进尺,我才不要喂。”

  我说:“媳妇我得了病。”

  涵涵吓了一跳,跑过来趴在我边上贴着我问:“啊?你哪里不舒服?得了什么病?”

  问着涵涵身上的香气,我闭着眼显得一脸决绝说:“得了一种你不喂我我就死的病。”

  然后睁开眼看到涵涵拍了我一下:“那你去死吧,哼”一边骂着我一边拿起一小块苹果喂我。

  日子真TM美好。

  涵涵看着我小声的说:“飞飞,回学校了,你别再喊我媳妇了。”

  我问:“为啥啊?你又反悔了啊,法律上课明确规定,单方面悔婚是要负刑事责任的。”

  涵涵咯咯直笑,笑了一会又一脸担忧的说:“我不是反悔了,我是怕孙大海又找你麻烦。”

  我不屑的说:“就凭他,要不是我打不过他,我一只手就把他办了。”

  “你还知道你打不过他啊?还吹呢”涵涵说。

  “也不是打不过他,那比一直仗着狗多势众,要是单挑我也不虚他,我是那种被人吓得连自己的媳妇都不敢认的怂包吗?我是吗?嗯?”

  涵涵说:“我就是不想你再被孙大海找麻烦。”

  我大大咧咧回了一句:“小事,大不了回学校见一次打一次。”

  “是你被打吧,还见一次打一次。”涵涵笑着我。

  “我就是说大不了见一次被他打一次,被打一次还能捡一个媳妇,不亏!”

  涵涵扭着我的胳膊说:“你还想捡几个媳妇啊?冯飞?”

  “媳妇,艾,我错了,我冯飞是那样的人吗?有你就够了,媳妇媳妇疼。”

  “真的?”

  “嗯,是真疼!”

  涵涵手又扭了上来,这温柔的小姑娘,怎么也会这招,唉,女人啊女人。

  “媳妇,真的有你就够了,真的,我再找其他人,我不是瞎了眼吗。”

  这还差不多,说着涵涵放了手。

  我盯着涵涵,心里感触:“艾我草,真拣着了,家里的祖坟这回肯定冒青烟了!”

  涵涵低着头,抓着我的手说:“我不想再看你被人打了,我害怕。”

  我笑了笑没说话,煞笔才愿意被人打呢!

  我不去招惹别人,可是别人来招惹我啊,有哪一次是我主动挑事的!

  我冯飞生在红旗下长在春风里,立志为祖国的繁荣昌盛做贡献,高举毛邓理论的伟大旗帜,为构建和谐社会,做到从不在乱七八糟网站上看H片的四有新人!

  我是那种挑事的人吗?

  我想了一下说:“涵涵,我喜欢你,我就不会让你受委屈,别人想来欺负我冯飞,尽管来好了!都是两个卵子一根棍,谁怕谁啊!弄不死他我也薅他一把几吧毛!”

  “你说的真难听”涵涵掐了一把我的手说。

  “放心没事的,你是我的谁也抢不走,我就是要拉着你的手逛遍三中,对那群觊觎你的王八蛋们知道,你田雨涵,被我冯飞承包了!”

  涵涵笑的花枝招展,说:“贫嘴,你还没过我的考核呢,谁要被你承包啊”

  “还有考核啊?”我问。

  “当然啦,不然不便宜你这个流氓了啊”田雨涵笑嘻嘻的说。

  “考核有几关啊?难吗?”

  田雨涵看着我一脸郁闷说:“怎么了?要知难而退了?”

  “谁退谁谁TM是孙子,我是想说太简单了,没挑战性!”

  “那好第一件事,我不喜欢我男朋友抽烟。”涵涵说了一句,然后一脸笑意的看着我。

  “很简单吧?”涵涵捏着我的手说。

  我笑了笑:“这算事吗?这点事,我现在就给你办了!”

  说着我拿起枕头下的火机扔到垃圾筐里了。

  “第二件事,我不准你骗我,我不喜欢人家骗我,你要是骗我也可以,你得确信我这辈子都不会发现。”田雨涵看着我的眼睛一脸认真地说我说:“这算事吗?你去三中打听打听,我冯飞骗过谁。还有吗?”

  涵涵摇了摇头说:“现在没了,以后再有随时补充”

  看了下时间晚自习快开始了。

  涵涵对我说:“飞飞,要上课了,我先回去了,晚上我不来了,不然回不去宿舍的,别忘了给我打电话。”

  我本来想说,回不去宿舍出去开间房的,想了想,涵涵不是那么随便的女生,还是没说。

  然后我起身,送涵涵出门。

  走到门口,小护士看见我了,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我生怕她把李燕的事说出来,故意装看不见她。

  涵涵对我招了招手:“回去吧,好好休息。明天再来。”

  我苦着脸说:“媳妇,你要走了,也不亲我一下道别吗?”

  涵涵看着我,一脸犹豫,最后鼓起勇气跑了过来,凑近我,在我脸上点了一下。

  然后红着脸跑了。

  这生活太TM幸福了。

  看到涵涵走了,我还意犹未尽,小护士凑了过来。

  笑嘻嘻的说:“小家伙,你家是不是很有钱啊?”

  我说“咋了?”

  小护士说:“要家里没钱,怎么有这么多小姑娘喜欢啊,一个女朋友一个小媳妇,一个比一个漂亮。”

  我鄙视了小护士一眼说:“这叫魅力,你懂啥!”

  “切,还魅力,姐姐可比你大多了”小护士翻了我一眼说。

  “比我大,我不信,要不拿出来比比?”我YD的说。

  小护士疑惑的看着我说:“比什么?”

  我说:“当然比毛毛了!比毛毛虫你也没有啊!比毛毛看谁的粗看谁的长”

  小护士一下羞红了脸,我笑呵呵的说了一句:“不会是没长吧,还是个极品白虎来着。”

  小护士红着脸骂了我一句:“滚,小流氓!”

  回到病房,看了一下涵涵给我带的东西,除了水果之外,竟然还有一个保温桶,看着像刚买的。

  我打开一看,上面有一个炖的猪蹄子,乐了!

  “这媳妇,真知道疼人。”然后下面有一些小米粥。

  我洗了把手,开始吃起饭来。

  本来想抽根烟来着,但是觉着自己答应了涵涵的事,自己必须要做到。说戒烟那必须戒!

  正吃着,房门被打开了,我一看进来五六个人。

  进来的这几个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袒露的胸膛上全部纹着身,一看就不是普通的混混。

  其他人身上都是纹着一个狼头,领头的一个二十五六的青年看到我后,大大咧咧的走了过来。

  身后的一个小弟,立马把屋子的一个凳子搬过来,青年坐下。

  我一看青年胸膛上竟然纹着一条青龙,缠在身上,龙头在胸膛中间,露出狰狞的面目!

  大人物,我一看这些人的作风,我就知道这些绝不是普通的小混混。

  从前东哥给我讲过,纹身是有讲究的,比如关公,龙,虎,观音这些不是随便的人敢纹的。

  不是说迷信的手法镇不住什么的,东哥对我说的是,地位!

  这些都是道上地位的象征,东哥对我说,曾经有一个混子,手底下四五十人,不知道天高地厚,胸膛上纹了一个关公,整天招摇。

  过了没一周,尸体从市里面的挡龙河里捞出来了,身上被砍了二十多刀。

  所以当我看着眼前这个胸膛上纹了一条青龙的青年时,我吓了一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悲伤——小谢说:

  终于到了第十五章。大家晚安,明天依然五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