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感觉我的头,就像裂开了一样,用手一摸全是血。

  血顺着额头躺下来,把我的眼挡住了。

  孙大海看我头破血流的模样,也是吓了一跳,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下手轻重。

  趁他一愣神的功夫,我举起拳头对着他的脸砸了下去。

  孙大海捂着鼻子痛哼了一声,我想上去踹他,但是我感觉一阵天旋地转。

  哐当自己又摔到地上,孙大海看打得我这样了指着我骂了一句:“小比崽子,以后离涵涵远点,否则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领着人走了。

  郦林看我摔在地上,扑了过来,一边哭一边问:“冯飞,你有没有事啊?”

  看着郦林白皙的脸上挂着一个通红的巴掌印,我心里一阵难受,眼泪就出来了。

  “林林,对不起,害你被打”

  郦林就一个劲的哭,冬瓜也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

  “冬瓜,我不是叫你别出来吗?”

  冬瓜摸了一把脑袋:“我要不出来,田野就该看不起我了。就算打不过他们,我也不想看你自己被打。”

  我眼睛一热,知道冬瓜胆子小,但是他拿我当兄弟。

  田雨涵同样急切地赶了过来关心地说:“快送医院啊。”

  我笑了笑:“屁大点伤,还上毛医院,一个棉棒就办了…”

  后面的事我就不知道了,醒了的时候就已经在一个病房里了。

  我感觉一阵脑袋疼,我一看田雨涵正坐在病床边安静的睡着。

  田雨涵趴在床上,脸上还有泪痕,明显哭过。

  我不禁心里感动,田雨涵竟然为我哭了,这顿打没白挨啊。

  田雨涵睡觉的样子也很迷人,好看的侧脸,长长的睫毛。

  我看的有点呆,想摸一下她的头发,却没想到我一动,田雨涵就醒了。

  看着我伸在半空那尴尬的手,田雨涵乖巧的伸出手把我的手捧住。

  我这是多饥渴,就是碰了一下手竟然还......!

  田雨涵趴着身子,一条膝盖跪在病床上,柔柔的对我说:“冯飞,你好些了吗?你吓死我了”

  “好多了,就是有点难受。”看着贴着我的田雨涵,我是真难受。

  “还头疼吗?要不要找医生过来?”田雨涵一听我说难受关切地说。

  我看着急切的田雨涵,光是笑不说话。

  半天后,田雨涵反应过来了“刚好一点就开始不正经,怪不得林林说你三中流氓一哥。”

  “郦林那丫头就喜欢乱说,对了,郦林呢?”

  “郦林昨天晚上想来陪床的,我让她回去了,田野那会刚回去睡觉了,昨晚他在这里呆了一晚上。”

  原来不是田雨涵昨晚在这里啊,不过看她样子昨晚估计也没休息好,不然不会趴这睡着了。

  我问学校后来怎么处理得,毕竟闹得住院了,学校不可能不知道。

  田雨涵说:“学校怕影响不好,所以给了孙大海一个留校察看的处分,让他出了你的住院费。”

  我哦了一声,早就猜到这个结果了。垃圾学校!

  脑袋还有点晕,田雨涵说:“你别乱动,医生说你脑震荡,以后注意调理。”

  我说:“没事,这点小伤,一个猪蹄子就办了”

  田雨涵笑道:“就知道吃。”

  然后低着头小声说:“对不起。”

  我说:“干嘛说对不起啊,是孙大海揍我的,我脑子又没坏,跟你有什么关系。”

  “如果不是我,他也不会打你的。”

  “是我喜欢你的,没事的,涵涵只要你跟我在一起,多少顿揍,我都能挨着。这比小时候遭狗咬差得多了。”

  田雨涵嗯了一声。

  后来我才知道,孙大海与田雨涵的哥哥关系挺好,所以孙大海跟田雨涵认识的挺早。

  孙大海一直追田雨涵,但是田雨涵没答应,而我则是撞到孙大海的枪口上了。

  “冯飞,你为什么喜欢我啊?”田雨涵拉着我的手笑嘻嘻的问。

  “长的漂亮,学习成绩好,拉出去撑场面,说,看着没,三中最漂亮的的一朵花,嘿,老子的!”

  “滚,少贫,你就是为了炫耀才喜欢我啊”

  “怎么可能啊,是真喜欢,真的,我每天想你能想一卷卫生纸。”

  “滚,不正经,流氓”田雨涵笑嘻嘻的说道。

  我是真喜欢田雨涵,就凭她第一次的旷课是为了我,我就喜欢。

  我和田雨涵聊得正欢的时候,冬瓜和田野以及郦林都来了,还有一个我没想到的是于萌萌也来了。

  田野说:“我说她没事吧,郦林你就不信,昨晚这货睡觉还不老实,嘴里唧唧歪歪的说梦话,念叨你来着。”

  郦林看起来神情很疲惫,看到我后神情松了一口气,看到田雨涵拉着我的手皱了下眉淡淡的说了一句:“好了吗?”

  我说“还没好,吃了冬瓜带给我的猪蹄我就好了。”

  “哎呀我草,你属狗的啊,在医院里还能闻到猪蹄的味。”

  说着把猪蹄子放到桌子上,“那老板卖我的时候,还说病人吃猪蹄子不好,我当时就说,别人吃了不好,就我兄弟那货,吃药都不见得比吃猪蹄子强。”

  我伸出大拇指,还是你了解我。

  “媳妇,来喂我”我对着田雨涵说道。

  田雨涵红了脸,倒是没有拒绝也没反驳,乖乖的站起身来。

  冬瓜和田野看得一愣一愣的:“我草,飞飞,这顿没白挨啊,一顿打换个媳妇,值了!”

  “那绝壁是,要换你来被砸成渣我媳妇也不跟。”

  “老子辛辛苦苦来看你,你就埋汰我呢。”

  田雨涵笑嘻嘻的看着我和冬瓜斗嘴。

  “嫂子,那老板说,病人伤着头,嘴巴咬不动,所以你别喂飞飞筋了,给他整点脚皮就成!”

  “我擦你大爷,冬瓜,你诚心恶心我呢!那叫猪皮,你大爷的。”

  听到我叫田雨涵媳妇的一瞬间,郦林似乎变了脸色,不过瞬间恢复。

  我也没注意,郦林身后的于萌萌怯生生的站了出来。

  “飞哥,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我问你这个,你会被打对不起。”

  看着俏生生的于萌萌我笑了笑“没事,你要是不问我,我就没被打,那我媳妇到现在还不答应我呢。”

  9g酷T匠ky网…唯U一{正版,DI其r-他w#都是盗W版{v

  于萌萌吐了吐吐舌头说:“那飞哥,你不怪我喽。”

  “怪你干嘛,我有那么小气吗,我得感谢你啊”

  “嘿嘿,飞哥啥时候摆桌请姐妹们吃饭啊,我们可是娘家人。”

  “小事,这事随时都能办了!”我回了一句。

  一伙人聊了会,快到下午上课了。

  我对田雨涵说:“我没事了,你先回去上课吧,不然fmvp没了,你还不得掐死我啊。”

  “少贫嘴”田雨涵想了一下:“那我先回去,你现在这里好好休息,我下午再来看你。”

  “好嘞,媳妇。嘴一个。”

  “滚!”

  郦林没怎么和我说话也走了。

  冬瓜走出去不一会,跑回来说。

  “飞飞,我知道少了这个不行,我就给你留三根!火放枕头下了,别被逮住了!”

  我一听,还是冬瓜最懂我,我真想抱着他亲一口。

  这时病房里就剩我自己了,空荡荡的。我挣扎着爬起身来,想去厕所偷着冒根烟。

  一个小护士看见了喊我:“厕所病房里有,你干嘛去?你不要乱动”说着急忙过来扶我。

  我没搭理他就走,那小护士急了,想拉我。

  “你再碰我一下,我喊非礼了!”

  小护士放开手干巴巴的看着我。

  我得意的说:“新来的?”

  小护士点点头还瞪着大眼珠子问我“你怎么知道的?”

  我神秘一笑,趁小护士还没反应过来,转身去了厕所。

  掏出一根烟,点上,舒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