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过了一会,李燕给我回复了一句。

  “我是冯飞!”我也不打算偷偷摸摸得了,反正咱把柄在手。

  “是你啊,你有事?没事别来烦老娘。”李燕不客气的回了一句。

  “没事,想找你聊聊”我施展出江湖失传已久的欲擒故纵大法。

  “聊聊,你配吗?你算个毛啊。老娘没兴趣陪一个废物聊天。”

  李燕直接对我开始辱骂起来。

  我心里冷笑,哼哼,看你能牛笔到什么时候。到时候劳资玩不死你!

  我回了一条:“你骂吧,你骂的越狠劳资就越爽!”

  不一会李燕发回来:“原来你是受虐狂啊,窝囊废,臭垃圾!”

  我一看不对啊,怎么我成了受虐狂了?!

  然后一看,我擦,语文老师我对不起你:“你他吗的才是受虐狂,跪着给人舔!劳资意思是,你骂的越狠,劳资玩起你来就越爽!”

  “臭傻帽,还想玩老娘,凭你也配!就算给三哥舔,老娘也愿意!你就算给老娘跪舔,老娘都不要,滚,臭男人!”

  “不只是给张三舔吧!还有个叫什么许的吧,舔的也不少吧!”

  “冯飞,你什么意思,我警告你不要乱说!你再乱说,我叫三哥收拾你!”

  看到李燕的信息,我笑了,这女人明显是害怕了!

  如果叫张三知道李燕背着他给他戴了绿帽子!

  李燕就别想在这个学校安生的过了!

  “收拾我?呵呵,收拾我之前张三怎么收拾你吧!贱婊子!找人打劳资,你就应该知道有这么一天!”

  “冯飞,你以为你说的话,三哥会信吗?你算什么!你有证据吗?”

  “证据吗,我有!今天晚上就算了,我累了,明天晚上八点,乖乖的去友谊订好房间等着我!我给你看些好东西!”

  东哥说了:“一天撸一次,意思意思就得了,撸多了,肿!”

  所以,我决定明天再好好和李燕玩玩!

  李燕看到我叫她去友谊旅馆,就知道我什么想法了,友谊旅馆就是北斗星网吧那片的旅馆。

  “臭垃圾,你想干什么?我不会去的!”

  酷X)匠{网…正(z版=首`发NX

  看到李燕回的信息,我知道没证据她是不会相信的。

  我通过qq把一张李燕骑在许安身上的照片发了过去。

  然后问:“来不来,随便你!我可不确信,这照片会不会流到张三手上,或者在校园里贴的满大街都是!”

  我发照片过去后,过了许久李燕才回了一条信息:“你到底想怎么样?”

  “明天晚上八点,友谊,开好房间!我会叫你知道我想怎么样的!”

  收到李燕说知道了的信息后,我感觉全身舒坦。

  掏出一支烟点上,深吸了一口。

  “张三你打我,就别怪老子给你戴绿帽子了!干不了你劳资玩你马子也一样!”

  我往宿舍走去。

  回到宿舍,跟冬瓜和田野呲了会牛笔,就睡了。

  今天确实有点累又有点激动。

  第二天早早的起床,洗刷了一番。然后拿起手机给田雨涵打了过去。

  男人追女人不就得死皮赖脸,死乞白赖的!

  田雨涵接了柔柔的说了一声:“你起的好早啊?”

  我说:“没办法,早起的鸟儿才有虫吃,你这肉嘟嘟的虫都起床了,我起晚了吃谁去呀”

  田雨涵笑嘻嘻的说:“少贫,你才是虫。”

  我说:“你这话错了,我虽然有毛毛虫,但是每天早晨都会变成龙的。”

  “什么毛毛虫,我最讨厌毛毛虫了!”田雨涵说道。

  这小妮子挺单纯的,要是郦林,早就开骂我是流氓了。

  我也不好意思在解释了,说了一句“你现在讨厌,将来就不讨厌了!涵涵领导,吃饭去昂?”

  “讨厌我可不是领导,那个我才刚起床,还没换衣服,洗脸刷牙呢。”

  “你是我的领导啊,没事,我等着你。不用打扮的太好看了,不然我会受不了的。”

  田雨涵嗯了一声,然后挂了电话。

  “呦呵,飞飞,这是跟那个小娘皮打电话呢,又勾搭上良家了?冬瓜在一旁不阴不阳的说道。

  我上去踢了他一脚:“滚蛋,这是哥的初恋,初恋你懂不懂。”

  “到底是谁啊?”冬瓜问,田野还睡的跟死猪似的,宿舍另一个人不知道去哪了,玩不到一块,也懒得搭理他。

  “田雨涵,哥们昨天跟她表白了。”

  “去你大爷,冯飞,你不厚道,背着我就下手了,那是我的真爱啊!”

  “真爱你个毛线,滚”

  我和冬瓜正骂着,田雨涵的电话打来了。

  “瞧见没,老子的春天要来了”

  我嘚瑟的拿着手机对着冬瓜炫耀,气得他差点把牙膏吞了来跟我拼命。

  “喂,领导大人,走着?”

  田雨涵咯咯笑了一会:“嗯,你到我们宿舍底下等我吧。”

  我屁颠屁颠往田雨涵宿舍楼下走,孙大海骂骂咧咧的从我对面走了过来。

  我看到她的一瞬间,他也看到我了。

  恶狠狠的盯着我,没说什么,直接走了。

  吓老子一跳!

  田雨涵在楼下等着我呢,看到我笑嘻嘻的对我招了一下手。

  郦林今天穿了个脱鞋就出来了,白莹莹的小脚趾晶莹剔透,哈欠连天的。

  说:“你两个甜蜜就得了,拉我来当电灯泡干什么?”

  田雨涵笑了一下挽着封林的胳膊:“你不去,我可不敢跟他这个流氓出去。”

  我知道田雨涵已经从郦林那知道了毛毛中的准确含义了。

  郦林翻了我一眼:“他敢,他要是对你流氓,你把他毛毛虫切了就是!”

  这个悍妇!一句话把田雨涵羞得满脸通红,而第一次发现郦林竟然没脸红。

  这个爱脸红的小丫头片子,啥时候转性了?

  早饭吃的很简单,小笼包外加小米粥。

  吃完饭,我问今天领导有什么安排啊,田雨涵说期末考试了,要回去复习。

  郦林连搭理我都没有搭理,跟掉了魂似的。

  田雨涵就问我要不要去教室,我想了想还是算了,教室复习的人不少,去教室也一样。

  我打了个电话叫着冬瓜和田野,我们三个就去网吧了。

  三个人很同步躲到角落里,一个玩真实女友一个玩电车痴汉,一个玩尾行!

  很明显玩电车的变态除了冬瓜还能有谁。

  田野对我们英语老师幻想到不行,登上游戏就选择了那个英语老师。

  像我这样正直的孩子,肯定不喜欢玩那种没挑战性的,我喜欢有挑战性的。

  尾行正是我的最爱。

  三个人在角落里嗨的不行,不知不觉我们身后聚集了一大群人,这个说前面有狗你得蹲下,那个说你得用点头摇头就不能玩了!

  还有更变态的差点没对着屏幕开始撸。

  更让我惊奇的是,其中竟然有一个黑丝御姐,抽着烟掐着腰对着冬瓜的脑袋在敲。

  “你傻帽啊,你得让他爽,你们男人光想自己爽,你得让女人爽了,才能进行下一步!”

  我一听,这绝壁,真理啊!

  冬瓜在黑丝御姐的教导下,唯唯诺诺,大气都不敢喘。

  最后黑丝御姐直接坐在冬瓜大腿上,开始亲自动手玩。

  我看了一眼一脸享受的冬瓜,鄙视的骂了一句!”

  一天都是在网吧度过,我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了。

  忍了一天应该能够满足李燕那个女人了。

  我站起身,对着田野和冬瓜喊了一句:“晚上我不回宿舍了,不用管我,我走了昂?”

  冬瓜还问了一句“你干嘛去?”

  他身边的黑丝女拍了一下他脑门“你傻比啊,还能干啥去,肯定出去啪啪啪了!”

  冬瓜哦了一声,田野也站起身来说:“冬瓜,走咱也回去吧?”

  冬瓜说:“哦”

  黑丝女当即不乐意了:“哦个屁,你有老娘了,你今晚回去干嘛?不用老娘陪你?”

  冬瓜一听,兴奋的差点直接弄了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