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哥带领着一干狗腿子走了,剩下我们三个躺在地上。

  张哥走了过来蹲下:“飞飞,没事吧?”

  我笑了笑,感觉嘴角生疼:“张哥,谢了啊”

  张哥笑了下:“客气啥?还能动不?”

  田野这家伙真是野驴,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就准备走。

  我说:“干嘛去啊?”

  田野哼哧哼哧说了一声:“冬瓜都这样了,那猪蹄肯定没法吃了,不能浪费!”

  说着一屁股坐下,抱起冬瓜的猪蹄啃了起来。

  我一乐,又是一阵胸疼:“把我的猪蹄子给我留下昂,被打了半天,耗得体力有点大,我也饿了!”

  “看你这样,也没啥事了!飞飞,以后尽量别招惹他们,一群混子,惹了没完没了的!我回去了啊。”

  “张哥,我知道了,谢了啊”我费尽的从身下掏出那包玉溪扔给他。

  “皱了,别嫌弃啊,张哥”我喊道。

  “滚犊子吧,我走了啊”

  我也站起身来,一动浑身都疼。

  从冬瓜身上掏出钱包,拿出钱扔桌子上。把钱包又给冬瓜揣怀里。

  “哥,哎呦,你他妈是东西嘛,我都这样了!你们还一个抢我猪蹄子,一个叫我付钱啊!”

  我一听又乐了“磨叽个蛋,快起来,走啦!”

  “哥,我疼起不来!”

  吃饱喝足了的田野晃晃悠悠走了过来,一把把冬瓜抓了起来。

  “哎呦,我去泥马,野驴,轻点!”

  田野没搭理他,我和田野一人一边架着冬瓜往学校走去!

  “还上课吗”田野问。

  “上个毛!去医务室,疼死我了!”冬瓜咋呼。

  我掏出手机给郦林发了个短信:“大美妞,麻烦帮我和冬瓜田野请个假啊,谢了啊”

  一会郦林回了一条:“冯飞你们怎么了?去哪了?”

  这娘们又开始八卦了,我懒得搭理,把手机揣了起来。

  不得不说诺基亚确实牛笔,被踹了那么多下,愣是没一点事!

  不愧砖机之名。

  校医务室其实就是一个女医生,年龄二十岁到三十岁之间。

  穿着一身白大褂也掩盖不了她的骚气逼人。

  据说是一直被校领导扎针,才留在我们学校当校医。

  不然凭她给人扎针,十针九鼓的技术早就卷铺盖滚蛋了。

  我们一般生病也不会来找她的,谁tmd都还想多活几年呢。

  “蓓蓓老师,在吗!”

  “在,进来吧!”过了一会里面回到。

  本来房间里传来了一阵嬉笑声。可是在我们喊话后,笑声戛然而止,还夹杂着一句男人骂娘的声音。

  “有事吗”蓓蓓老师一双狐媚眼上下扫荡着我们三个,眼睛里尽是厌恶的神情。

  “老师,我们受伤了,你给拿点药吧。”

  “你们这群小孩,整天就知道打架惹事…”巴拉巴拉说了半天。

  然后丢给我们三个一包棉棒和一瓶药水,“自己回去擦,省的弄脏了这里”

  说完扭着腰,进了里面的房间。

  出了门,田野就开始大骂:“这个煞货娘们,不就是靠着让领导扎针上位的,这女人,等着劳资将来扎死你。”

  冬瓜也气得不行“对对,我跟你一块扎”

  这两个牲口,年纪不大就想着3P了,真tm贱。

  “飞飞,你说是不是?”冬瓜想征求我的同意。

  “是个毛线,你们才是针,劳资是铁杵懂吗!”

  “滚吧!去你大爷”

  三个人,在操场上胡乱擦了擦药。

  本来想出去上网的,反正都逃课了,但是一想怕被毛哥那几个比逮住,就算了!

  宿舍也不到时间回不去,想了半天没找着地,只好回教室。

  好容易钻厕所抽烟等到下午第一节课下了课,我们三个人垂头丧气的进了教室。

  毕竟现在凄惨的模样,让我们感觉有点抬不起头。

  坐回自己的座位,郦林那个傻娘们可能去厕所了,所以连调戏她逗乐子都不行,郁闷。

  剩下的两节课没怎么听,心里烦的不行。郦林回来看我郁闷也没招惹我。

  现在我心里要报复的人又多了一名,毛哥!

  下午放学,正准备走的时候。

  几个初四的赌到了教室门口,班里的人不知所措的看着他们。

  “从今天开始,初一十班的男生,每个人一周五十块钱交给我!我叫孙大海,不愿意的可以站出来。”

  孙大海,初三一班的老大,初三一班可以说是全校最乱的班级。

  在张浩洋那群家伙升入高中之后,初三一班就成了三中混子界的扛旗班。

  初三一班就是三中与外校争斗的脸面,虽说这个脸面是不光彩的那一面。

  全校每次的斗殴,群架与外校的战争都少不了初三一班的影子。

  所以当孙大海这个初三一班的老大亲自驾到我们班的时候,整个班都人心惶惶。

  更新最快上3酷rS匠网v

  在我的照顾下,我们班从初一到初二就没交过保护费了。

  班上所有人都在看着我,以往这种事都是由我摆平的,在他们的观念中这一次当然也不例外。

  但是我很确信自己的境地啊,谢晓东走了,张浩洋陈金他们走了,我在三中早就没了说话的余地。

  不过看着班上人,一脸希冀的看着我,我当然不能怂!

  “我去,大不了再被上次课!”我心里骂了一声。

  一咬牙,一跺脚,顶着熊猫眼霸气无比的站了起来!

  孙大海看到我站了起来,玩味的看着我:“冯飞?谢晓东的弟弟?”

  我呐呐的嗯了一声。

  “看在谢晓东的面上,你那份不用交了。”孙大海笑了笑。

  我面色尴尬的站着,不知道如何是好,我看的出来孙大海能够在这么多人面前容忍我的挑衅,已经很给我面子了!

  “那个,那个,海哥,其实…”我挠着头不知道如何说下去。

  孙大海说:“我知道你的意思,我知道你有两个兄弟冬瓜野驴是吧?他们的我也给你面子,不用交了!”

  说实话,到这地步我想退缩了,毕竟冬瓜和野驴才算我的兄弟,其他人顶多只是一个班。

  可是看着他们看我的眼神,我还是咬了咬牙。

  “海哥,我们,整个班能不能,能不能都不交”我感觉我自己的声音都有点打颤。

  “我去,冯飞,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给脸不接着是吧,给脸不要脸的玩意,想死是吧!”

  我话刚说完,海哥身后的一个学生就听不下去了,对我破口大骂!

  海哥摆了摆手:“冯飞,我知道谢晓东走了,孙浩洋他们罩着你,可是你要知道,就是孙浩洋也不会不给我面子,面子都是相互给的,你不给我面子,那也别怪我喽!”

  这话孙大海没说错,张浩洋初三的时候也一般不会找孙大海的麻烦,孙大海虽然那时候势力比不过张浩洋,但是也不怂!

  “海哥,我不是不给你面子,真的…”我话音未落,孙大海身后的一个比我高大不少的学生冲了出来,一脚踹我胸膛上。

  我感觉胸一阵沉闷,我擦他大爷啊,我找谁惹谁啊,我一天挨了三顿打!

  然后我就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桌子上。

  “飞飞”

  “冯飞!”

  几声惊呼喊起,郦林一脸急切的来跑到我身边关心的问:“你没事吧,冯飞?”

  我没来得及回答他,就听见一声大喊:“卧槽你们亲玛!”

  田野抽起一个凳子,对着其中一人照脑门砸了下去。

  那人急忙向后一躲,凳子生生的砸到那人左肩上,一下将那人砸倒!

  冬瓜虽然站都站不稳,也是冲了上去,对着一个人开始咬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我心里不知道什么滋味,这就是兄弟吗?

  我感觉眼睛有点模糊,模糊之中我看到,孙大海一脚把田野踹翻了,然后三四个人围着田野在打,冬瓜也是倒在地上!

  而班上其他人无动于衷的看着这一切,让我心寒,我是为了他们才跟孙大海起冲突。

  被打了,却无一人来帮忙!

  看到我田野已经头破血流了,在地上翻滚挣扎。

  我心里头冒出一团火焰,一把推开郦林,抄起一个凳子。

  向孙大海扑了过去:“孙大海,我去泥马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