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小妮子就爱脸红,脸皮这么薄,怎么成大事!

  中午剩下的两节课,我都没怎么听,一中午都在想,怎么去抓奸!

  关键是我不知道那个小混混是谁啊,更不知道李燕那蹄子平时跟小混混在哪里鬼混!

  如果知道了,这事情就好办了!

  “飞飞,野驴子,走!吃饭去”冬瓜在后排站着大喊。

  田野站起来伸了伸懒腰,揉了揉眼:“吃饭,不是还有两节课吗?”

  我和冬瓜一听,懒得搭理他,这牲口就他妈爱睡觉。

  记得有一次,晚自习我两个故意没叫他,这货一直睡到第二天。

  醒了还在那咋呼,他出现幻觉了,非说自己进了盗梦空间,这个煞货!

  就在我出门的时候,瞥见了一个人影!

  对了,就是她了!

  一个坐在教室里安静学习的女生进入到我的眼帘。

  她叫田雨涵,我们班上学习最好的女生,也是我们班所有男生意淫的小白羊。

  田雨涵性格温柔,与封林这种动不动就掐人的泼妇还有李娜那种蹄子完全不同。

  说话声音柔柔的,笑起来有一个浅浅的小酒窝。

  总而言之一句话,田雨涵是我浪费卫生纸的最大元凶。

  田雨涵因为家离的李燕爷爷家挺近,所以除了李燕出去鬼混的时候,吃饭回家都是他们两个一块。

  就连上厕所尿尿的生物钟都是同步的,所以我认为,田雨涵肯定知道李燕的姘头是谁!

  这就是我的突破口了!

  “飞飞,你看个毛啊,走啦!”田野拽了我一下。

  冬瓜也是顺着我的目光看去,鄙夷的说了一句:“你这癞蛤蟆就别惦记了,也就哥配得上!”

  “煞货!”我骂了一句。

  看到李燕花枝招展屁股一扭一扭的走向田雨涵拍了一下田雨涵的屁股说:“涵涵,走啦,我饿死啦,吃饭去!”

  看得我心里一颤一颤的,啥时候我也能摸到啊。

  田雨涵白了李燕一眼:“燕燕,你在占我便宜,我就不理你了啊。”

  “好啦好啦,我错了,涵涵大人原谅我呗。”

  说着拉着田雨涵的小手,两人有说有笑的出门口了。

  路过我身边的时候,李燕还不屑的瞅了我一眼,发出一个不懈的鼻音,哼。

  “煞货娘们”冬瓜田野我异口同声的说。

  “走啦,别理那个煞货娘们,去吃饭!”冬瓜喊了一句。

  我们三个人往学校外面的小馆子走去,三个人第一周最有钱,第二周冬瓜还有钱,第三周冬瓜骗家里钱,第四周就各种方便面了!

  学校一般是封闭式管理,不过那时候老跟张浩洋他们一块,看门的那几个保安也都认识了。

  一来二去的塞几包烟,见面了也挺热情,更不会管我们。

  “哥,忙着呢!”到校门口,看到保安再拦着那些出去买饭的学生,我喊道。

  “哟,飞飞,这是又有钱了啊”一个保安笑道。

  我摸了摸头不好意思:“这不是才月初嘛,那绝壁有钱,走,一块整点啊!”

  顺手丢给保安一支玉溪,从冬瓜那刚顺的那一包。

  保安接过呵呵一笑:“得了吧,整到月底没钱了,又来蹭我饭,快滚蛋吧,我忙着呢,少折腾点,下午还上课不是。”

  “那好,张哥,我们走了啊”然后大摇大摆的出了校门。

  门口就一个小饭店,名字叫海兴饭店,冬瓜一进门就咋呼开了:“老板,豪华配置!”

  老板也是个熟人,看到冬瓜嘿嘿一笑:“周雨东,你小子又有钱了!”

  “我周雨东啥时没钱了啊”冬瓜不满的反驳。

  在这里吃饭,有钱的时候就是豪华配置,四菜一汤,再然后标准配置,两个菜十个馒头,再然后就是饿不死配置了,一汤十个馒头…

  北方夏天热的不行,田野从冰柜里拿过六瓶青啤,用牙一咬动作相当熟练而且潇洒。

  不一会菜就齐了。

  我举起酒瓶子对着冬瓜和田野喊:“来兄弟们,走一个!”

  冬瓜和田野拿起酒瓶子往嘴里灌的时候,我趁机将一个酱猪蹄抓了起来咬了一口。

  “麻痹的,飞飞,我就知道你这比不厚道,一共两个猪蹄子你就抢了一个!”田野一看我下手了对我破口大骂。

  我懒得理他,你骂你的我吃我的,我又不掉肉。

  冬瓜趁田野骂的功夫,把另一个抢了去了。

  田野当即不愿意了,扑了上去,两个一阵闹腾。

  0看正J%版i章节‘H上AE酷匠Q0网

  我瞅了他两一眼骂了一句:“土鳖!”

  正在我们吃饭的工夫,几个社会上的小青年走了过来,头发花花绿绿的。

  “呦呵,这是冯爷吗?”为首的一个看到我笑呵呵的说道。

  我看了他一眼,这人我认识,绰号叫毛哥,在三中这一片的混子,整天就是偷鸡摸狗的勾当。

  我瞧不起他,没啥出息。

  “别这么说,毛哥,爷这个称呼担当不起。”

  “呵呵,小比孩子,还有点数啊,最近哥手头紧,借哥点钱花花,等哥有钱了立马还你!”

  毛哥大大咧咧的坐下,伸手拿起一瓶啤酒咬开就喝。

  咕嘟咕嘟灌下半瓶子,后拿起筷子夹了一口菜说:“小比孩子们,生活条件不错嘛!”

  我没说话,我们这边三个人,对面四五个打起来肯定吃亏,再说我也不喜欢打架。

  田野一听不高兴了:“煞货蛋子,你骂谁”

  田野一骂完,毛哥后面的小弟们,就炸糊起来了。

  “你麻的,敢骂毛哥,你不想活了啊!”

  毛哥笑了笑:“小比孩子,我不跟你计较,冲你骂我这一句,自己扇自己,再给我五百,这事就算了!”

  我一听五百可不是少数,我一个月才六百生活费。

  急忙说:“毛哥,你大人大量,我们真没钱。”

  “没钱,没钱在这里霍霍啊,冯飞我看在谢晓东份上,我不跟你计较,你要是不给钱,别怪我不给谢晓东面子了!”

  “给!我给,毛哥是吧,我给”冬瓜也看出来对面是故意来找茬的。

  只是势单力薄只能认怂。

  可是有不认怂的!

  “我给你吗啊!”田野果然不负野驴子的称号。

  抓起身边的啤酒瓶对着毛哥的脑袋敲了下去!

  哐当一声,啤酒瓶碎裂当场,毛哥痛呼一声,鲜血顺着脑门淌下来!

  我一看田野动手了,虽然没打过几次架,但也看过张浩洋他们打架。

  也是拿起酒瓶子对着毛哥身后的狗腿子丢了过去。

  大喊一声:“跑!”

  我和田野立马朝着学校门口奔了过去。我从小被狗追,早就锻炼了一身本事,长跑不敢说,短跑可是连狗都追不上的!

  田野也不差,紧随身后。跑了半天回头一看,冬瓜那个二货一身肥膘正在被几个小混混放在地上踹呢!

  冬瓜发出一阵阵惨呼,田野一看这情景,二话没说倒头冲了回去!

  我捡起地上一块石头也是嗷嗷叫着往回跑。

  田野冲到人群当中一脚踹翻一个小混子,然后对着一个小混子开始猛打!

  毛哥捂着头蹲在地上在那里喊:“给劳资逮住他们,麻的劳资弄死他们!”

  我举起手中的石头,对着一个正在踹冬瓜的家伙背上砸去。

  想砸脑袋的来,想了想万一砸死了,我得去坐牢,以后怎么给张三戴绿帽子!

  那个混子被我砸的一个趔趄,我刚想对着另一个混子打的时候。

  被田野踹到的混子爬了起来,对着我的脑袋就是一拳。

  一下我就感觉头晕脑胀,眼冒金星,麻的打我鼻子!

  我呜呜呀呀的冲上去跟他撕扯在一起,你打我一拳我给你一拳!

  结果,还是寡不敌众!

  我、冬瓜还有田野,三人被那群混混围在中间,像皮球一样踹来踹去!

  冬瓜被打的时间最长,现在连疼都喊不出来了!

  田野和我两人趴在冬瓜身上,尽量不让他再受伤!

  毛哥也站起来加入到对我们的围殴当中,我感觉浑身没有一个地方不疼。

  有种要死的感觉!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响起来了:“你们住手!在不住手我要报警了!”

  是张哥的声音,那群混混听到张哥的话后住了手!

  毛哥临走的时候骂骂咧咧的说道:“麻的,你们给劳资等着,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