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差不多了,下一节课要开始了,数学课秃顶老色男的课,迟到了会挨骂。

  把烟尾一扔,田野问“哲子,你到底怎么打算的?”

  “是李燕那个贱婢叫张三来打我的,我决定了,老子要给张三戴绿帽子!干不过他还干不过他马子吗?哈哈”

  “牲口!”田野和周雨东齐声骂道。

  “嘿嘿,到时候别忘了给兄弟看果照啊哈哈”冬瓜和田野贱兮兮的说“呸,畜生!”

  回到教室,还好没上课,郦林笑嘻嘻的看着我,然后伸出手。

  我掏了掏口袋最后咬了咬牙将从冬瓜那抢来的半包玉溪放到急林的小手上。

  “冯飞,你个王八蛋,姑奶奶我给你洗衣服,你拿这个哄姑奶奶啊”

  说着郦林将烟给我扔了垃圾堆里去了。

  我见状大喊:“冬瓜,你的军火叫人给你扔垃圾堆里了!”

  周雨东一听,嗷呜一声,冲向垃圾堆:“是哪个牲口干的?我要杀了他!”

  郦林一听小眼一瞪,小手一指:“周雨东你说谁?”

  “说的就是你这个泼妇”

  郦林冲上去了,两人开始拼命。

  我急忙跑到冬瓜的座位上,从桌洞里掏出一包没开封的玉溪装起来,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上去说:“好了冬瓜,好男不跟女斗,算了,叫人看笑话!”

  听了我的劝解,周雨东愤愤不平,小心翼翼的揣起那半包玉溪瞪了郦林一眼回去了。

  看到对手走了,郦林将火力转向我,趁我不备从背后扯住我的耳朵说:“亲爱的飞飞,什么叫好男不跟女斗啊?”

  耳朵的剧痛让我不得不放下男人的尊严:“我的小林林,我的意思是好女不跟狗斗,你听错了啊!”

  “哼,算你会说,饶你一条狗命!我的好吃的呢?”郦林狠狠扭了一把我的耳朵说道。

  “我买我买”很遗憾我没有尊崇老师的教导,威武不能屈我没有做到。

  “什么时候?”郦林瞪着眼珠子看我是不是又在骗她。

  ;8酷%匠Ey网c正◎版首Uu发so

  “明天,明天,不买我是狗!”

  秃顶老色男的课开始了,数学是我一直的强项,每次做题的时候,当郦林还在抓耳挠腮,扑闪着睫毛的冥思苦想的时候。

  我一边抠着鼻孔一边解出题,这也让郦林郁闷不已,每次大喊苍天不公。

  “哎,你有李燕的qq吗?”我轻声细语的问郦林。

  “谁叫哎啊?”郦林眼皮都没抬。

  “亲爱的小林林,你有李燕的qq吗?”

  “滚,少恶心吧唧的”郦林一边骂着我,一边拿出手机登上号把李燕的qq号给我记了下来。

  拿到手机号后,我迫不及待的掏出手机登上qq准备加上李燕那个浪蹄子。

  郦林斜着眼瞥了我一下,不屑的说:“你看上李燕了?”

  “关你屁事啊”然后就感觉腰上一阵生疼。

  “冯飞,我告诉你啊,李燕可不好惹的,她男朋友是初三的张三,还听说在校外面还和一个小混混纠缠不清,小心又被上课”

  我一听:“啥?李燕那个蹄子和校外面的小混混也有一腿?”

  听我这么问,郦林以为我怂了,得意的拿着鼻孔对着我,不过对她的鼻孔我没兴趣,趁她仰头的时候,我迅速拉开她脖领看了一眼。

  淡淡的说了一句:“粉红…”

  “冯飞,你个王八蛋!”然后腰上又是一阵生疼。

  在我和郦林打情骂俏的时候,被秃顶老色男看到了。

  秃顶老色男粉笔头直接朝我脑门扔了过来,笑话!

  就凭我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文能发浪当骚客,武能扛“枪”走天涯的本事岂能被一个小小的粉笔头打中?

  将手中课本一抬,粉笔头划了一道美丽的弧线正中旁边不注意的封林的尖下巴上,然后顺着脖颈咕噜噜滑了下去。

  郦林猝不及防,发出一声惊呼。

  “冯飞,你和郦林两个人上课不听,在叽叽咕咕什么呢!还有冯飞你刚才是什么动作?竟然偷窥?!”秃顶老色男义正言辞。

  “王老师,我没有偷窥啊,是郦林刚才说有一个毛毛虫不小心掉到她身上了,她胆子小不敢拿,叫我看一下的,不信你问郦林?!”我当然也是义正言辞。

  郦林一听我的话,脸腾的红了,班上其他同学也是在疑惑的看着她。

  郦林站起来垂着脑袋蚊呐般嗯了一声。

  班上的其他同学,心照不宣,一个个发出YD的笑声,让郦林小脸变得更红。

  秃顶老色男推了一下眼镜:“哦?找毛毛虫吗?那你找到了吗!”

  我狠狠的点了点头,找到了:“好大的毛毛虫,还是粉色的!”

  一听我说粉色的,郦林脸红的仿佛滴出血来。

  秃顶老色男看样子,好像也想亲自来看看那“粉色的毛毛虫”,不过大庭广众之下,作为一个老师,最好只能说了一句:“坐下吧!上课两个人注意点。”

  我闻言乖乖坐下,郦林坐下的时候,狠狠的掐了我一把,疼得我眼泪都快出来了!、“冯飞,你个王八蛋在占我便宜,我就杀了你!”郦林气鼓鼓的说道。

  “有什么关系嘛,大不了我也让你看看我的毛毛虫哦,这次没骗你,我的毛毛虫还会自动伸缩哦!”我贱兮兮的说。

  “滚!叫李燕看去吧,你不是准备挂李燕吗!”(挂在我们这方言是,追的意思。)封林一边红着脸一边骂道。

  看郦林脸红的模样,我也不好在调戏了,省的恼了。

  我跟张浩洋那几个牲口,一年就学的没脸没皮了,可人家小闺女还要脸的。

  我准备继续加李燕,一看网名:雨中的花蕊。

  哎呦我擦,整的还挺文艺,不就是小木耳鲜嫩多汁吗!

  还整的这文艺,怎么也不如我的网名好大的毛毛虫,生动形象有内涵,一看就是文化人!

  叫雨中的黑木耳更形象一些,我心里嘀嘀咕咕的骂道。

  他妈的,还有问题:“你是我的——”

  当下想也没想你爹,错了!你老公,又错了!姘头!还他妈错了!

  最后我都疯狂了,吐着鲜血打上三个字:“优乐美!”

  竟然加上了,我擦,你大爷!

  我完全没有一副胜利的喜悦。

  不过当我准备和李燕聊的时候,我想到了!

  我要以什么身份和她聊呢,以自己真实身份,质问她!

  明天我就又会被张三打成猪头,这不行。

  以陌生人和她聊?好像也不行,我是要给张三戴绿帽子的人!

  如果到时候见面了,还是得露馅,有什么既能让她乖乖让我上,又不会让她告诉刘铭的法子呢?

  让她爱上我?啊呸,别说她会不会爱上我,我也没兴趣花费时间精力去挂她。

  有这时间还不如多掀几次小林林的衣领看小馒头呢!

  对了,我想起一个恶俗的方法,郦林那小妮子给我透漏了一个重要的情报。

  李燕在校外跟一个小混混厮混,这事张三肯定不知道,李燕那蹄子肯定也不敢让张三知道。

  我要替张三抓奸!

  然后大家应该都懂的,到时候李燕还不乖乖就擒,想怎么玩弄就怎么玩弄。

  光是想我那里的毛毛虫就兴奋的不行,现在是夏天,穿着短裤一下就起了帐篷。

  我微微向桌子前面趴着,掩盖我的尴尬。

  同桌郦林看到我的模样,轻轻问了我一句:“冯飞,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闻着郦林身上的香气,尼玛更兴奋了,我只好点点头,不舒服,这尼玛是太不舒服了!

  “要不要带你去看医务室?”郦林柔柔的说道。

  我只好摇摇头,这看医生没用,看小姐才有用,不过我可没好意思说。

  “没事,一会就好了”我抬起头对着封林露出一个笑容。

  “你那里不舒服?要不要我帮你揉揉?”

  平常和郦林闹习惯了,一般累了疼了就喊她:“小美妞,帮大爷揉揉”

  不过这一次,听到郦林说帮我揉揉,尼玛我做梦都想啊。

  “好啊好啊”我嬉皮笑脸回答。

  一看我这个贱样,郦林就察觉不对“哪里不舒服?”

  “毛毛虫!”

  “滚!去死!”郦林脸红的骂了一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悲伤——小谢说:

每天码字,手好痛。友友们,喜欢就追我一个吧。推荐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