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头有点着急,但是却不敢忤逆我哥:“听见没有,过来跪下!”

  身后的那几个学生,听到光头的话后,老老实实的过来跪下。

  “飞飞,过来,他们怎么打的你,你就怎么还回来!给他们个回礼。”东哥慢条斯理的说。

  虽然我一直受东哥庇护,但是我还真没动手打过人,虽然我心里很气愤,但是看到他们跪在那里我又于心不忍了。

  东哥看我不动手,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忍让是一时的,懦弱可就是一辈子了。”

  东哥的话还萦绕我的耳边,东哥给我撑腰的画面还浮现在眼前。

  可是现在东哥已经不在我身边了,以后我只能靠我自己了。

  脸上的疼痛,让我感觉更为的屈辱。

  我咬着牙不让自己的眼泪流出来。

  “吆喝,咬着牙还想打我呢?你个废物,没你哥你就是个废物!”

  骂完我就感觉肚子被狠狠的踹了一脚,我弯腰抱着肚子,然后又感觉背上被砸了一肘。

  然后摔倒在地上,眼前发黑,抱着头窝在地上,任他们几个人对我一顿猛踹。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只觉着浑身都疼。

  “给劳资小心点,你再敢给我招惹李燕试试,她是我张三的女人,你再敢惹她,劳资废了你!”

  我拖着浑身疼的身子走回教室,我同桌郦林一看我这副凄惨模样。

  立马扯起嗓门咋呼:“飞飞,你咋了?你被谁打了?”

  我看了郦林一眼,摇了摇头,回到座位上不说话,因为我有一个大哥罩着,所以每次有人来我们班找人“借钱”的时候。

  我都会帮忙拦下,我也不喜欢惹是生非和打架,所以我在我们班人缘不错。

  郦林咋呼了一声后,班里人都知道了,纷纷过来安慰我,说是安慰,其实是八卦还差不多,学生业余生活太少,对于这种真人pk秀,是极为热衷。

  不过被人打这么丢脸的事,我当然不会和他们说,就趴在那里装睡,其实我是再想办法怎么报复张三!

  一会儿,英语老师走了进来,他们也都散去了,英语老师是个三十多岁的少妇,长相不赖,丰乳肥臀。

  按以前英语课,我是绝对不会趴着睡觉的,绝壁会是一副认真学习的模样,光明正大的偷窥英语老师胸前的那一大丰满。

  这也是为什么我别的课成绩还不错,只有英语课成绩差的原因了。

  我正趴在桌上,想怎么报复刘铭的时候,同桌郦林用肘碰了碰我。

  我没搭理她,然后耳边忽然感觉到一阵热气。

  “冯飞,你怎么了?”

  我一听知道他不是关心我只是八卦,我太了解我的同桌了,不耐烦的回了一句:“关你屁事啊!”

  说完就感觉腰上被人使劲一扭,疼的我呲牙咧嘴。

  “我关心你,还给我甩脸子,不识好人心!”

  “我他妈求你别关心了,再关心劳资就残废了。”

  我没好气的说。

  “嘿嘿,我给你揉揉,我就是好奇嘛,你到底惹谁了?”

  感觉到腰上被一个小手来回抚摸,我身上舒服了不少,就连对张三都没那么恨了,要是每次被打一顿都有女生帮我按摩也不错。

  我一边贱贱的想到,一边骂着自己没出息。

  “初三的张三!”

  “你怎么会惹到他啊,听说他可是初三部的老大,你没事干嘛惹他啊?”郦林趴在我耳边小声的说道,弄得我耳朵痒痒的。

  “我怎么知道我惹他了,他说我招惹李燕…”一说李燕,我立马清醒了,抬起头向李燕看去。

  李燕是我们班有名的美女,也是有名的婊子,不知道被几个人睡过了。

  她家不是我们市里的,父母不在身边,她跟她爷爷奶奶一起住。

  在我看向李燕的时候,李燕正好也抬头看到我,看到我的一瞬间李燕眼神中面露不屑,鄙视的白了我一眼,一脸蔑视!

  李燕跟过不少男人,看谁混得好她就跟谁在一起,以前她知道我哥是谢晓东时,曾经写情书给我,说希望做我女朋友!

  那时候我才初一,知道女朋友是个毛,虽然偶尔替东哥偷几回霜霜姐的小内内,但是本质上还没被谢晓东带坏。

  酷T^匠网唯Q一8q正版,~l其他“都W☆是Yx盗_+版》

  所以我果断的以“学业未成,何以家为”为由拒绝了李燕。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张三说我招惹李燕了。原来是这一茬!

  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这么阴险,事情过了一年了还记着呢,看她的表情我就知道,一定是她知道了我哥走了的消息后,对刘铭说我招惹她的!

  不然我跟张三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他怎么会来打我!

  看着李燕,一个大胆的年头在我脑海中萌生:“哼哼,张三李燕,你们给劳资等着!”

  我终于想到了一个计划报复李燕和张三两个人,想到计划后我心里一阵兴奋,连身上的疼痛都忘了。

  下课铃声响了,我又开始后悔起来,浪费了一节课,不是因为心疼学习,是因为心疼少看了英语少妇一节课。

  郦林还在我耳边嘀咕,我懒得在和她说话。郦林长得挺不错其实,用张浩洋的话说就是,脸不错胸不小,晚上不用关灯也干的下去。

  跟张浩洋那几头在一起一年,我的女性生理哪方面的知识水平直线上升,再也不是初一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白。

  下课后,我把浑身脏兮兮的外套脱下来,丢给郦林。

  “美女,帮我拿去厕所洗一下,找个地方挂起来!”

  郦林一听不乐意了“凭什么啊?”

  说着还伸手在我胳膊上掐了一道红印子,疼得我又是一阵呲牙:“凭你哥我给你买好吃的去!”

  一听有好吃的,郦林两眼冒光,屁颠屁颠拿起我的外套就出去了。

  我坐在座位上摸着红了的胳膊骂了一句,这娘们。

  “飞飞冬瓜,走着!”一听我就知道野狗子憋不住了。

  冬瓜和野狗子是我舍友,在十班与我关系最好的两个牲口。

  冬瓜叫周雨东,标准富二代,野狗子叫田野。

  我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对着那两个牲口说:“不行了,得出去冒个烟压压惊!”

  “飞飞,被打的好惨啊,活该啊,谁他妈叫你自己逞能的,不带我们去的”

  “你大爷,我怎么知道张三那个比叫我出去,是给我上课啊,劳资跟他无冤无仇的”我骂道冬瓜丢给我一支烟,“我去,玉溪,你又偷你劳资的烟了吧,叫你劳资逮住弄死你这个瘪犊子!”

  “我他妈的不是为了你们,不愿抽还给我,你大爷!”

  我怎么可能还给他,抓起打火机点上,抽了一口舒坦。

  “飞飞,你想怎么办?就咽了?东哥当兵了,要不咱去找洋哥?”田野问我。

  我听了田野的话,摇了摇头:“东哥走的时候对我说了一句话,我不在了你要靠自己了,要是到了实在撑不下去的时候,就去找张浩洋,小洋子欠我一份情,不过还是得靠你自己啊!”

  “我不想找洋哥,我想自己解决!”我把烟屁股一扔,对着冬瓜伸过手去。

  冬瓜一脸肉疼:“你这个牲口,老子偷得就剩三包了!”

  我没搭理他,顺手将他手里的半包抢了过来,丫的!还有三包,昨天还说就这一包了,牲口!

  我抢过来,顺手又给田野扔过去了一支,田野点上。周雨东大叫:“你他妈的倒是也分我一支啊”

  我白了他一眼没搭理,冬瓜骂骂咧咧的拿出一包新的,还没拆封被田野抢去了。

  田野人高马大,冬瓜两个也不见得抢过田野,气的冬瓜大骂:“拟吗的野狗子,老子弄死你!”

  田野装没听见的自顾自的把烟装起来对我说:“要不,咱今天晚上堵他去,劳资不信他没落单的时候,给他上一顿课。”

  冬瓜听到田野的话后也很兴奋:“对,弄个麻袋往头上一套,弄他个比”

  我摇了摇头说:“打了他,他又不傻肯定知道是咱下黑手,到最后还不是被他弄,他的狗多,劳资就两个狗,怎么斗!”

  田野听了还一副深以为然的模样:“这也是!”

  倒是冬瓜听了我的话,将烟屁股一扔:“你大爷,冯飞你骂谁是狗?”

  田野还一副疑惑的模样:“冬瓜,飞飞骂张三,你急个蛋啊”

  听到田野的话,冬瓜骂了一句:“煞货!”

  然后田野暴怒,跟冬瓜开始拼命。

  我吐了一口烟圈:“两个煞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悲伤——小谢说:

累死了,我是小谢。如有不足。请大家提出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