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比,不是挺狂,现在怎么不拽了!再给爹拽我啊!干!”

  啪的一声,我的脸顿时火辣辣的,脑袋有点发晕,我知道这才是刚开始,更疼的还在后面!

  “拟吗的,小比,以前跟谢晓东的时候不是很嚣张,怎么不嚣张了?”另一个人接着踹了我一脚。

  顿时我感觉肚子里一阵反胃,身体的疼痛远不如精神上的屈辱。

  如果我哥还在,这几个家伙绝壁不敢来招惹我!

  可惜,我哥去当兵了!

  我哥叫谢晓东是我邻居家的哥哥,从小我就跟着他一起玩,我叫他哥,他当我是弟!

  我哥是个混子,在我们这一片很出名,打架不要命,绝对的狠人!不说在学校,就是在社会上也没几个混子敢惹我哥。

  所以在我哥的庇护下,也就没人敢招惹我,记得刚上初中的时候,初三的混子来找我借钱,说是借钱其实就是保护费!

  不借的后果,就是被打!

  当时才刚上初中不懂事,所以没借。然后被初三的混子叫到厕所,打的鼻青脸肿!

  回家被我哥看到了,那时候我哥已经辍学在社会上混,辍学的原因是因为一个女人,具体的我不知道,他没说我也没问。

  我哥看我被欺负,第二天就自自己一个人带着我,来到我学校替我出气。

  那时候我还担心我哥自己打不过他们那么多人,还叫我哥不要去,我哥那时候就笑了笑:“没想到,我谢晓东离开那里两年多,竟然有人敢跟我弟递爪子,飞飞你不用怕,就算我自己去,也没人敢给我递爪子!”

  我一路屁颠屁颠跟在我哥屁股后面,到了学校。

  那天正好是周一,学校升国旗,学校初一到初四两千多口子人正在操场集合。

  校领导还没到,我哥就大大咧咧拉着我往主席台上走了过去。

  这时候学校的几个保安和体育老师看到了,急忙过来拦。

  “谢晓东,你怎么回来了?你要干嘛?”其中一个长得很壮的体育老师明显认识我哥,急忙过来问。

  看他眼神明显对我哥有敌意,而几个保安却在后面唯唯诺诺的不敢上前。

  看到那几个保安在后面躲着不敢上前,那个体育老师骂道:“你们几个躲后面干啥,去给我拦住他!”

  我哥瞥了那几个保安一眼:“我走了两年,涨能耐了?我谢晓东站在这里,谁敢拦我一下?又想躺医院了?”

  听我哥说完,那几个保安明显脸色一变,我哥转头对那体育老师说:“刘老师,你是我的体育老师,我念你这点香火情,我今天来不闹事,我谢晓东想闹事,你也拦不住,我就想说几句话,说完我就走!”

  说完我哥给那个体育老师递过去一支烟,那老师接过去,我哥顺手给他点上。

  “你别闹事就行,你快点说,不然领导一会就来了,我也不好做!”

  我哥点了点头,拉着我就在数千人的注目下走向主席台。

  那是我第一次面对这么多人,数千人齐刷刷的看着我,我的腿都有点打哆嗦。

  我哥拿起校长座上的麦克风对着台下交头接耳议论纷纷的学生喊道:“我叫谢晓东,我不管你们认不认识我,我来这里就是一件事!”

  说着他把我一把拽到前面,对着台下的人继续喊道:“这个人,你们给我看清楚了,他叫冯飞,初一十班的学生,你们谁要是再去找他借一毛钱,再动他一根手指头,我谢晓东就断你一根手指头!”

  我哥一说完,台下一片哗然,我隐隐约约听到前排有人在说:“这个谢晓东是谁?怎么这么狂?”

  旁边有人立马说“谢晓东都不知道,这家伙是个狠人,咱三中以前的老大!当初为了和人抢女人,捅了一个家伙三刀,那家伙差点挂了,最后辍学了,现在在社会上也是混的吊炸天的人!”

  8更OJ新最快B{上H酷z匠●…网(}

  “我靠这个冯飞,这么幸运竟然是谢晓东的弟弟,要是谢晓东是我哥就好了,我看谁还敢欺负我!”

  我哥说完了扫了一圈台下:“张浩洋,魏明一,陈金!你们三个要是听着了,就给我来后山,听不见我就打断你们的腿!”

  张浩洋,魏明一,陈金都是初四的混子,可以说是三中有头有脸的混子,他们这种人当然不可能参加升旗典礼,所以在我哥一喊完,就跑出去好几个学生去通知他们了!

  “还有昨天打冯飞的那群比,我不管你们是谁,我给你们半个小时时间去后山,我懒得找你们,你们有胆子也可以试试不去!”

  说完,谢晓东把麦克风一扔,拉着我往后山走去。

  看着意气风发的东哥,我竟然也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这种感觉真好。

  以前只听我哥他自己吹嘘自己多牛多牛,我还不信,还反驳他你这么厉害,为什么每次都偷西瓜都叫我去引开狗,害我被狗咬!

  蒋振东就讪讪的说:“那不是为了锻炼你跑得快嘛”

  我很难想像这个小时候,带我偷烟抽偷酒喝,偷隔壁霜霜姐内裤的家伙,竟然现在会变得这么嚣张!

  我哥领着我来到后山,然后他一屁股坐在石头上抽出一根烟扔给我,然后自己拿出一跟点上,把火机扔过来说“飞飞,拿出手机给我记时,谁他吗来晚了,我弄死谁!”

  我听话的掏出我的诺基亚开始计时,刚过了十分钟。有一个身材高大的学生呼哧呼哧的跑了过来。

  看到我哥后急忙过来打招呼“哟,东哥今天怎么有时间回来啊,回来也不提前告诉弟弟一声,刚在网吧撸啊撸,听小弟们说,东哥回来了,这么大的事竟然不早告诉我,东哥拿我当外人了啊”

  我哥听了后笑了一笑,拍了拍身边的石头顺手扔了根烟笑着说:“小洋子,还是这么会说,过来坐,飞飞给你小洋哥点上,小洋子这是我弟弟飞飞,亲弟弟!”

  我听到话后,急忙打着火机,去给张浩洋点烟。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自己来!对了,东哥什么事竟然劳烦你亲自跑一趟啊?”张浩洋急忙摆手说。

  “没什么大事,来给几个不长眼的上上课!”

  “就这事,东哥还劳烦你亲自跑一趟吗,你一个电话,这事我就办了!”张浩洋摸了一把脑袋笑着说。

  正说着又跑过来一个学生,一身名牌一看就是有钱的主,身材倒是挺瘦削,长得挺帅气。

  看到我哥在和张浩洋聊天后,帅气的学生跑过来笑道:“好你个张浩洋,东哥回来了,你也不早告诉我害劳资差点掉沟里,可怜劳资的R6了!”

  张浩洋一听:“金狗子,劳资也是刚跑来的,你R6坏了,正好换台新的,旧的就给卖给劳资吧,看东哥的份上,给三百!哈哈”

  原来这个新来的帅气学生就是陈金啊,三中有名的款爷。

  “艹你大爷,三百,劳资车轮子都不值,给爹滚吧!”陈金对着张浩洋一顿猛骂。

  然后又恭恭敬敬的给我哥,点上一支软中华:“东哥,咱有时候没聚了吧,啥时候聚聚,我请客,咱去满天星整点。”

  “你小子还是那么败家,啥时候能给你爹省点,败家玩意!”东哥没答应也没拒绝笑骂了一句。

  “我爹挣了我不花谁替他花,叫我小娘那个女人花吗?”陈金嬉皮笑脸说道。

  这时候陆陆续续来了四五个人,其中几个人我记得,就是他们来找我借钱然后打得我。

  看到我一脸气愤的表情,东哥示意我别说话,静静地看着那些人。

  其中领头的一个光头,看到我哥,急忙走过来:“东哥,我真不知道…”

  东哥摆摆手:“我不想听原因,是哪个动手打我弟弟的给我过来,跪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悲伤——小谢说:

第一次写书,有点迷茫,如果大家有什么意见。那就麻烦大家提出来,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