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先生,能让我看一下东西了吗?”酒过三巡,姚一菲再次提出请求。

  范金文笑了笑,不急不慢问道:“姚博士要那东西做什么?”

  “救人!”姚一菲脱口而出。

  “什么人?”

  “我父亲跟我的老师!”

  “哦?他们怎么了?”

  “得了重病,需要‘转生血’才能治好!”姚一菲如是一说,原来她跟范金文并不是早就认识,而是刚刚认识,之所以会认识范金文,全都是因为‘转生血’,事情得从姚一菲回到家之后开始说起。

  当时接到母亲的电话,得知父亲生病后姚一菲便回到了家,到家一看果然父亲卧榻不起,并且整个人都已经呈现出病入膏肓的病恹状态,他是知道姚一菲回家的,可是他连话都说不了。

  虽然痛恨这个令自己失去妹妹的父亲,可看到父亲病成那样,旁边母亲又泣不成声终日以泪洗面,姚一菲也是于心不忍,便决定想办法将父亲治好。

  于是想尽办法联系上了自己认识的最好的医生给父亲会诊,发现父亲的病比想象中的还要严重,医生明确表明父亲的病以目前的医术无法治愈,除非姚一菲能弄到一种名叫‘转生血’的药物。

  ‘转生血’,又是‘转生血’,虽然父亲的病和老师格里芬的病不一样,但二人的情况都需要‘转生血’才能治好。

  ‘转生血’可是极其珍贵的药物,处于有价无市的状态,此前为了治格里芬的病姚一菲废了不少周折都没找到,现在让她上哪儿去找?

  她当然不会由着父亲和自己的授业恩师就此病倒,只要找到‘转生血’就可以挽救两条人命,所以姚一菲又一次踏上了寻找‘转生血’之旅。

  她第一时间就想到了王兵,并第一时间跟王兵联系,然而当时王兵早已不在‘苍穹’,她联系了无数次都没联系上,最后只能靠自己。

  她又去到了‘古巴拉星域’,想着找上次没找到的‘黑市’的人,跟他们购买‘转生血’。

  ‘黑市’的人最后倒是找到了,可让姚一菲绝望的是他们的‘转生血’早已卖完了,这让姚一菲十分的失望,一番打听才知道原来早在数月前‘黑市’上的‘转生血’就都已经卖完了,‘黑市’上已经没有‘转生血’在流通。

  没有‘转生血’,你让姚一菲怎么回去救父亲和老师?

  于是她又辗转到了别的很多地方打听‘转生血’的消息,就这样跑了足足有两个月的时间,但凡听闻某个地方有‘转生血’的消息她就跑过去,可结果都让她失望而归。

  希望似乎越来越渺茫了,姚一菲也开始绝望!

  但是天无绝人之路,就在一个星期前,当她去到某个星球打听‘转生血’下落的时候,有个‘黑市’商人主动跟她搭讪,并告知她自己有‘转生血’的线索。

  这可把姚一菲给高兴坏了,她用了十万‘星域币’换来了情报,而情报显示,一个名叫‘范金文’的人手上有‘转生血’,这个‘黑市’商人还给姚一菲提供了范金文的联系方式,跟着姚一菲就联系到了范金文,并在电话中确认了范金文手上有‘转生血’的消息。

  找了这么久终于找到‘转生血’,姚一菲迫不及待地就想要把‘转生血’拿到手,于是便和范金文约好了在这个星球碰面。

  所以这是姚一菲第一次跟范金文见面,为的就是范金文手上的‘转生血’,无论范金文开出多高的价钱她都要把‘转生血’拿下。

  而范金文手上为什么会有‘转生血’呢?

  别忘了他爹范岳修可是‘亚考兰星域’的‘大将军’,而范岳修同时也是郝星洲幕后的老板,当初不就是范岳修把旺财交给郝星洲的吗?

  在王兵从郝星洲手上救走旺财之前,范岳修自己就储备了一些‘转生血’,旺财被人劫走的事情让范岳修暴跳如雷,奈何想尽了办法都无法找到旺财,所以手头上储备的‘转生血’就成了范岳修仅有的‘转生血’。

  在数量有限的情况下,为了赚取到更多的利润,范岳修漫天加价,以往如果一毫升‘转生血’能够卖到一亿‘星域币’,那么现在就能买到五个亿甚至更多。

  虽然价格比以前翻了很多倍,可‘转生血’依然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毕竟‘苍穹’里并不缺乏有钱人,而有钱人不在乎钱,他们在乎的是自己的身体,所以光靠着手中储备的‘转生血’就让范岳修在短短数月的时间里赚到了数目无法想象的金钱。

  范金文的‘转生血’就是从他老爸那里弄来的。

  “是吗?那可真是个不幸的消息!”范金文说道。

  “所以我十分需要‘转生血’,费尽了周折才找到你的,范先生!”

  “这么难还能找到我,姚博士这份毅力让人感动!”

  “那现在能让我看一下‘转生血’了吗?”姚一菲十分的迫不及待,她见到范金文后就直奔主题了,可范金文却一直在扯开话题,感觉是在拖延时间。

  范金文不急,可姚一菲急啊,父亲和格里芬的病不能再耽搁下去了。

  “别急嘛,姚博士,久仰姚博士大名,我特意从家里带了一瓶珍藏多年的好酒过来,先喝两杯再慢慢谈也不迟,来人,给姚博士倒酒!”

  “酒就不要喝了吧,范先生……”姚一菲哪有心情喝酒啊?

  “姚博士这可不是待客之道哦!”范金文冷面一笑,硬生生地让姚一菲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这家伙分明是故意在拖延时间,姚一菲算是看出来了,可她能怎么办呢?

  ‘转生血’在范金文手上,非但不能得罪他,还必须尽力的讨好他,不然他一个不高兴那姚一菲可就没机会弄到‘转生血’了。

  “好吧!”姚一菲乖乖地点了头,她只能是强颜欢笑了。

  “给姚博士倒酒,姚博士,我敬你一杯,请!”

  这家伙究竟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