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惜雅死了,因为她的死,没有族人来质问东方毅的所作所为,东方毅和一双儿女沉浸在伤痛之中,就连‘传承大典’也被迫中止。

  东方毅守在妻子的墓碑前,一坐就是两天,他一句话都没有说,就那样呆呆地坐在那里,他对东方惜雅是真爱,东方惜雅的死对他来说打击太大太大。

  “夫人,为什么你至死都还在护着他?”东方毅终于开了口,“对不起,我无法答应你,是他害死了你,我一定要他偿命!”

  说完抖擞了精神,东方毅终于振作了起来,因为他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思儿、恩儿,跟我去‘禁地’!”

  半响后,‘混沌族’‘禁地’里光柱冲天而起,当‘混沌族’的族人被动静吸引过来的时候东方华思已经进化成了人形,不止如此,连东方华恩也都完成了进化。

  是的,东方毅的两个女儿都通过传承进化成了人形,东方华思传承了‘混沌族’先祖的力量,实力比肩东方毅,而东方华恩则差了一些。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混沌族’一下子多出了两个顶尖高手,而这正是东方毅所期待的。

  “我要闭关疗伤,我闭关的这段时间族里的事情全部由思儿做主!”

  东方毅闭关去了,因为他要为即将到来的‘大事’做准备,没人知道‘大事’什么时候会发生,但肯定不会让东方毅等太久,因为除了他,别的族群也早已等不下去,关键是‘苍穹’边境的防护能量此时正处于崩溃的边缘。

  “呼!”‘苍穹’边境,王兵、关静怡和武怀义从防护能量中飞了出来,带着武怀义父女,而自己身上又遭受重创,王兵几乎力竭,从防护能量飞出来时他就已经脱力,二话没说将两只飞行类‘魇世界’生物从‘映龙环’里放了出来,将三人接住。

  “不要怕,他们是我的人!”王兵连忙对关静怡说道,说罢又弄出了一艘宇宙飞船来,待得三人都进了飞船才将‘魇世界’生物收回去。

  “王兵,王兵!”前脚刚踏进宇宙飞船王兵就晕了过去。

  “他没事,只是力竭晕过去了而已!”武怀义简单查看了一下后说道,“这次真是多亏了他,不然我们都得死在那边,噗!”说着他自己也吐了一口血。

  “老爸!”

  “我要马上调息养伤,先找个地方躲起来!”

  王兵和武怀义,一个晕倒,一个重伤,关静怡一下子乱了阵脚。

  但她也知道武怀义让她找地方躲起来的原因,回到‘苍穹’并不意味着已经真正的安全,‘苍穹’里他们同样还有一个厉害的敌人在,那便是‘镇山域’的‘域主’武镇山。

  但不管再怎么危险,之前一直都是王兵和武怀义在拼命保护着她,现在他们两个都没有战斗能力,也轮到关静怡保护他们了。

  想及此处,关静怡驾驶着宇宙飞船飞回了‘苍穹’,她需要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再做打算。

  为了不让武镇山的人发现自己的行踪,也为了不牵连到其他人,关静怡不敢跟任何人联系。

  两天后,王兵终于醒了过来。

  “你醒了?”映入眼帘的是关静怡那美丽的脸庞。

  “这是什么地方?”

  “‘霍夫星’,‘苍穹’边境一颗很小的星球……”

  从关静怡口中得知他们已经安全‘着陆’,在这不起眼的小星球上住了下来,星球上人很少,也没人认识王兵他们。

  “你的伤怎么样了?”关静怡关切问道。

  “不碍事,过几天就好,你老爸呢?”

  “他在隔壁,他伤得很重,这么些天一直都不见好转!”

  说话时可以明显看出关静怡脸上写着淡淡的愁容。

  “关于你母亲的事情……”

  “不用说了,我全都知道,我老爸已经都告诉我了,我真傻,长这么大才知道自己的老爸原来是大名鼎鼎的‘武怀义’!”她自嘲地笑了起来。

  “你老爸有他的苦衷!”

  “我知道,我不怪他,怪只怪我自己没用,帮不了他的忙!”

  “你能平安无恙他就很满足了!”

  “是啊!”说着默默地底下了头,情绪有点低落,王兵知道她肯定想起了东方惜雅的事情。

  虽然她和东方惜雅没什么交集,可命运弄人,刚刚和生母相见,一回头就变成永别,这种心情上的落差一般人是体会不到的。

  “需要的话,肩膀可以借你用一下!”王兵说道。

  关静怡一愣,“不用,我没事!”

  “在我面前不用硬撑!”

  “我只是……感觉有点……”说着她眼眶慢慢地红了起来。

  王兵见状,轻轻将她拥入怀中,关静怡先是一愣,下意识的有点想挣脱,可内心又似乎不愿挣脱,她从未被人这样拥抱过,有种很温暖又很安全的感觉。

  于是抱着抱着,内心那仅有的一丝不适和抗拒慢慢的放下,窝在王兵的怀里不受控制地哭了起来。

  王兵轻抚着她的背什么都没说,以前不熟悉关静怡的时候觉得她是个不近人情挺冷酷的人,熟悉了之后才发现她其实是个十分感性的人。

  所以王兵只是静静地让关静怡宣泄着内心的情绪,虽然没有时间让她和东方惜雅沉淀感情,但看着和自己血脉相连的人死在面前,她肯定会伤心,毕竟那是永别。

  良久,关静怡的心情慢慢的平静了下来,反倒有点不好意思,抬起头时,刚好和王兵四目相对,脸上泪痕未干,却又莫名地泛起了羞红神色,二人就这样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时间仿佛静止了下来。

  末了王兵举起手,轻柔地擦掉了关静怡脸上的泪痕,眼神和动作是那样的温柔,这一瞬间关静怡有点迷失了,这要放在以前,她早就一巴掌呼过去了。

  就这样二人又陷入了长时间的对视,看着看着二人的脸越靠越紧,越靠越紧。

  “扑通扑通!”关静怡心跳加速,虽然她以前就被王兵强吻过,可当时她完全没有防备,而现在王兵这是要主动亲她,对于完全没有经验的她来说不知所措,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才好。

  看到关静怡全身僵硬的样子王兵笑了起来,“你要是太紧张的话……”

  “我……没有!”关静怡这个女汉子难得也有娇羞的时候。

  “王兵醒了没有?”本以为事情会继续下去,可话刚说完武怀义突然毫无征兆地就推开门走了进来,当场撞见王兵和关静怡抱在一起。

  “对不起,我忘记敲门了,你们继续,继续!”尴尬一笑他退了出去,可王兵和关静怡的一腔‘热情’却也早已被吓退了回去。

  “你进来吧,大叔!”

  “完事了?”武怀义说道。

  “你说什么呢,老爸?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情说笑?”关静怡娇嗔。

  听到这话,武怀义脸上的笑容立刻就收敛了起来。

  “对不起老爸,我不是那个意思!”

  “没事,我知道惜雅的事情你心里也很难受,是老爸对不起你,老爸不应该瞒着你的,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她都已经死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老爸心里就是不甘心!”

  “其实雅夫人嫁给东方毅是有苦衷的,当年如果她不答应嫁给东方毅,你和静怡都会被杀死……”王兵将实情告诉了武怀义。

  “雅夫人是为了保全你和静怡,才委屈自己嫁给了东方毅,她一直以为不会再有机会跟你见面,所以最后才接受了东方毅,并不是她对你无情无义!”

  “哎,事已至此我还能说什么?只是苦了我闺女儿!”

  “雅夫人虽然走了,但我会照顾静怡的!”

  之后王兵又跟武怀义说了很多,知道武怀义被武镇山关了半年的事情,也知道了武怀义中了‘九窍断魂丹’的毒的事情。

  “之前我没受伤的时候,还勉强能够压制‘九窍断魂丹’的毒性,现在毒已经侵入了我的五脏六腑,我一时半会儿怕是好不了!”

  “‘九窍断魂丹’有没有解药?”王兵本身可是得到了欧阳老头的真传,对于各种毒那是了如指掌,可惜那仅限于地球上,‘九窍断魂丹’他听都没听过,就算想帮武怀义解毒也要先弄清楚是什么样的毒。

  “没有,‘九窍断魂丹’是‘苍穹’最厉害的毒药,中者无解!”

  “那要是一直解不了会怎么样?”关静怡担忧问道。

  “‘九窍断魂丹’并不是会致人性命的毒药,它的主要作用是压制‘星辰师’的实力,如果一直解不了的话,不至于会死,但时间一长我的‘星级’会下降!”

  武怀义说得轻松,可最强‘星辰之主’‘星级’下降了他还是最强‘星辰之主’吗?到时候连‘星辰之主’都算不上了吧?

  “呼!”就在王兵和武怀义说着话的时候,一个人影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屋外,定睛一看,竟是个蒙面人,准确的说,是王兵之前见过的那个蒙面人——阿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