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电光球炸开,王兵的身形瞬间淹没在紫色光芒之中。

  那电光球的威力大得连地面都在颤抖,王兵死了吗?

  “王兵!”关静怡尖叫失声,却无法靠近。

  所有人齐刷刷地望了过去,光芒渐渐散去,王兵是否已经变成了渣?

  “嗯?”关静怡一愣,那熟悉的身形还站在那里,身后的武怀义也都好好的,王兵并没有死。

  为什么没死?当然是因为旺财最后时刻没有对他下手,终究是下不了手啊!

  旺财刚才确实是下手了,可就在最后关头他改变了电光球的方向,电光球贴着王兵的脸飞了过去,砸在了王兵身后的地面上,把地面都给轰得出现了一道百米长的巨大裂缝,那威力如果击中的话绝对让王兵粉身碎骨,但他终究捡回了一条命。

  这一把,是王兵赌赢了!

  他赌的就是旺财对他下不了手!

  刚才那一下王兵真的差点以为自己输了,他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旺财……”

  “别叫我!”旺财怒吼着打断了王兵的话,“我今天不杀他,但是……”

  什么?难道放武怀义一马还有条件?

  “从现在开始,我和你,恩……断……义……绝!”

  当他一字一顿的说出‘恩断义绝’四个字的时候,就如同一把重锤狠狠地砸在了王兵的心头上。

  “嘶!”说罢,旺财将一块长袍撕了下来,“从今往后,你我的关系有如此袍,再无相欠!”

  割袍断义,以此斩断和王兵之间的关系,是因为旺财真的寒了心。

  他想报仇,可是他又对王兵下不了手,但他欠王兵的真的太多太多,王兵不仅救过他,还帮他创建了‘悟空族’,甚至如果没有王兵,他都不可能得到传承而成为‘穷奇族’族长,这一切都是王兵对他的恩情。

  而这所有的恩情如今全都用来抵武怀义的一条命!

  “旺财……”王兵心里很不好受。

  “下次再见面时我们就是敌人,我绝对不会再手下留情!”旺财先后瞪了王兵和武怀义一眼,“现在带着他马上给我滚,别让我再见到你们!”

  说完背过身去,显得是那样的冷酷无情,但事情弄到这个地步是谁的责任又是谁的问题呢?已经无法细说。

  “谢谢!”面对这样的局面,王兵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这一声感谢包含了千言万语,也意味着他和旺财的关系从此走到尽头。

  旺财对此没有半点反应,他已心灰意冷,王兵背起武怀义,单手搂住关静怡,作势就要飞天而走。

  “不许走!”然而东方毅和‘混沌族’的人却没打算放王兵他们走的意思,旺财的问题解决了,武怀义和东方毅的恩怨呢?

  “他让你们走,我没同意!”东方毅冷声说道。

  “轰!”

  话刚说完,一道闪电从天而降,不偏不倚地落在了东方毅的面前,把所有‘混沌族’的族人都吓了一大跳,而胆敢做出这种举动的,自然就是‘穷奇族’族长皇甫少卿。

  “多管闲事者,死!”

  他竟然在袒护王兵?

  不,他是不想违背了刚刚说出的话,他说要放王兵和武怀义一马,就要放王兵和武怀义一马,哪怕是东方毅和几十万‘混沌族’的族人也不得违抗。

  “你……”东方毅义愤填膺,要不是他重伤在身,又怎么会忌惮旺财?

  可现在的旺财当真强势到不行,东方毅真的要逼得他大开杀戒吗?

  “走!”见‘混沌族’的人有所犹豫,王兵带着一份忐忑飞天而起。

  东方毅和‘混沌族’的人都蠢蠢欲动,但明显看得出来他们都忌惮旺财,不然他们当中那么多飞行类的‘魇世界’生物,王兵不可能逃走。

  最终,几十万‘混沌族’的族人眼睁睁地看着王兵带着武怀义和关静怡慢慢飞上高空,直至化作黑点消失在了天的尽头,却从未有人敢动弹一下。

  旺财由始至终没有回头看王兵一眼,而王兵临走的时候却又多看了他一眼,大家心照不宣的是,正如旺财所说,此次一别并非永别,但下次再见面时就不再是兄弟,而是敌人了。

  “族长,真的就这样放他们走吗?”族人问。

  东方毅闻言,看了旺财一眼,说道:“你身为‘魇世界’的人,却公然袒护人类……”

  旺财瞪了他一眼,说道:“你们不是一直商量着要进攻‘人类’世界吗?”

  这句话什么意思?

  进攻‘人类’世界?

  旺财要进攻‘苍穹’?

  这不正是王兵之前一直在担心的问题吗?

  他担心的就是万一某天旺财真的率领‘穷奇族’的人进攻‘苍穹’,那他和旺财将会怎么办?

  此前王兵曾经以为旺财不会那样做,但现如今他和旺财已经恩断义绝,旺财还会有所顾忌吗?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我只说这一次放过他,不会再有下次!”顿了顿,旺财问道:“你为什么那么恨他?”

  “他害死了我夫人……”

  “所以我们现在有个共同的敌人,东方毅,好好养伤,终有一天你会为你妻子报仇,而我也将为我父亲报仇!”

  这也就是为什么旺财说下次和王兵见面会变成敌人的原因。

  他只答应这一次放过武怀义,那是为了还王兵的恩情,但下一次呢?

  当四大族群的人率领大军进攻‘苍穹’时,当王兵和旺财再次见面时,兄弟情已经不再,立场也变得不同。

  另一边。

  王兵拖着武怀义父女飞上高空,可飞得并不快,因为他伤得并不轻。

  “噗!”说着就吐了一口血,把关静怡给吓了一跳。

  “王兵!”

  “我没事,我们必须快点走!”

  看着王兵那痛苦的样子,关静怡除了帮他擦掉嘴角的血也不知道做什么才好。

  “我们连累你了,王兵!”武怀义有气无力说道。

  “别说这些了,大叔,这次能捡回一条命就算不错了,我们要快点才行,我怕我撑不了多久了!”

  “我们要去哪里?”关静怡问。

  “找防护能量的缺口回‘苍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