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武怀义再一次被旺财击飞,他已经把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可奈何穷弩之末根本抵挡不住旺财疯狂的攻击,一次又一次地被击飞出去,身上的伤一次又一次的加重。

  “轰!”话刚说完他被旺财一脚从高空中踢了下来,重重地砸进了地面中。

  “噗!”他倒在大坑里,全身是血,挣扎了半天都没能爬起来。

  最强‘星辰之主’已经无力再战,这个时候哪怕一个普通的‘魇世界’生物都能轻而易举地要了他的命。

  他抹掉了嘴角的血,看着慢慢降落并悬浮在他头顶上的旺财,眼神里没有畏惧,只有不甘。

  他为什么要杀皇甫元正?

  那不是他所愿,纯粹就是一场意外。

  半年前皇甫元正被皇甫亮嫁祸后被众人打伤,之后逃走,他当时甚至都没来得及通知家人,是想着自己逃走之后至少不会连累家人。

  之后他一路被追杀,跑了好久才终于把追杀他的人给甩掉,可那时候他已经受了重伤。

  他知道皇甫亮一定不会放过他,一定派人到处找他,所以他便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疗伤。

  足足用了三四个月的时间养好了伤,之后多番打听得知皇甫济成已经成为族长,而自己的家人也已经被驱逐出了族里,但没人知道他们去了什么地方。

  接下来的两个月皇甫元正一直在为了找家人而到处奔波,很遗憾的是,他并不知道家人早在数月前就已经遭到了皇甫济成的埋伏,妻子已死,儿子下落不明。

  然后时间到了不久前,他听闻了一个名叫‘悟空族’的新兴部落强势崛起,并且正在招兵买马,于是心想着家人会不会跑到‘悟空族’去了呢?

  为了一探究竟皇甫元正动身前往‘悟空族’,如果他当时去到‘悟空族’就能跟儿子团聚,然而命运却跟他开了个玩笑。

  半路上他遇到了一个人类,也就是武怀义!

  ‘魇世界’生物和‘人类’是天敌,一看到‘人类’皇甫元正就坐不住了,在根本就没弄清楚对手虚实的情况下他竟主动地向武怀义发起了攻击。

  是的,是皇甫元正主动攻击武怀义的,当时武怀义正在为不知道去哪里找关静怡而苦恼,心情本来就欠佳,突然冒出一只‘魇世界’生物来袭击他,他又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于是在战斗开始之后皇甫元正才意识到自己踢到了铁板,可这个时候他想后悔已经来不及,想逃也逃不掉,结果大家都知道,皇甫元正被武怀义轻松击杀,当时旺财正好要带着皇甫济成回‘穷奇族’,结果好巧不巧地看到了那一幕的发生。

  父母对于旺财来说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旺财那么渴望拥有力量就是为了证明给父母看他并非无能,而当他有了那个能力之后却亲眼看到父亲被杀,他对武怀义的恨可想而知,要不是当时旺财实力大打折扣而武怀义又无心恋战,那一天或许结果就不是武怀义全身而退。

  再之后就有了现在看到的一切,只是压根儿就没人想到,杀死皇甫元正的人竟是武怀义,而更没想到的是,皇甫元正是旺财的父亲,而武怀义则是王兵的未来岳父。

  “哧哧!”紫色闪电在旺财的手中凝聚并化作球状,那是旺财要对武怀义痛下杀手的信号。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就如同他会毫不犹豫地杀了皇甫济成父子一样,武怀义不死,他心中的仇恨之火就不会熄灭。

  “去死!”

  大叫着最后一击释出。

  “呼!”可就在旺财要出手的时候,王兵挡在了武怀义面前。

  “你干什么?”旺财阴沉着脸问道。

  “不要杀他!”王兵说道。

  “他杀了我父亲,你让我不要杀他?让开!”

  让开?可能吗?

  如果会让开王兵就不会挺身而出。

  “你父亲的死我很遗憾,但我不能让你杀他!”

  “你马上给我让开!”旺财怒吼道。

  王兵非但没有让开,还摊开了双手,一副要维护武怀义到底的架势。

  “王兵,你要为了这个人跟我作对吗?”旺财再次怒吼道。

  “他是我的岳父,我如果什么都不做由着他被你杀死,我以后要怎么面对他女儿?况且他还曾经救过我的命!”王兵说道。

  “那我呢?我是你兄弟,现在你兄弟的父亲被人杀了,你就这么对我?你有当我是兄弟吗?”旺财怒问。

  “我一直都当你是我兄弟!”

  “没有你这样当兄弟的,我再问你一次,让不让开?”

  “不让!”王兵态度坚决。

  “你非要逼我是吗?”

  “你想杀他,就先杀了我吧,旺财!”

  “以为我不敢吗?”

  “哧!”大叫着一道雷电就击在了王兵身上。

  “噗!”当场把王兵打得吐血倒飞了出去。

  “王兵!”关静怡吓了一跳,连忙跑过去将王兵扶了起来,却见王兵脸色苍白,看样子伤得挺重,但他一言不发,推开关静怡的手再一次走到了武怀义面前,并再次做出了摊开手护着武怀义的动作,以这样的举动来表明了他要护着武怀义到底的决心。

  旺财气炸了,他肯定没想到会阻止他替父亲报仇的人竟然是他的好兄弟。

  “不要逼我!”他发出了嘶哑的低吼,是因为他正在压着心中的愤怒。

  “想杀他,先杀了我!”王兵说道。

  旺财憋得满脸通红,手中电光球越来越大,积蓄的能量也越来越庞大,实际上刚才那一下他已经对王兵手下留情了,以他此时的实力,完全一击就能让王兵灰飞烟灭,但他没有那样做,是因为他心中终究是念在王兵和他的兄弟情。

  “我最后再问你一次,让不让开?”旺财再次发出了怒吼。

  “我最后再说一次,想杀他就先杀了我!”

  “好!”王兵的话让旺财彻底的寒了心,大叫着手中的电光球对着王兵就砸了过去。

  紫色庞大的电光球威力有多大毋庸置疑,紫色光芒扑面而来,王兵没有躲开,实际上他也躲不开。

  一边是对武怀义的情,一边是跟旺财的义,面对如此情义两难全的局面,难道王兵也只能以死明志吗?

  “轰!”